之所谓令人心向往之的文明社会

Angela
2017-11-26 14:34:03

看完《美丽新世界》这本反乌托邦小说,觉得这个缜密的故事,似乎昭示了人类社会的注定走向,甚至某些方面是令人向往的,这难道不是一件细思恐极的事?

阿道司·赫胥黎描绘了一个事先制定好一切规则的社会,一个几乎所有人各司其职各得其所的社会,一个不知何为痛苦的社会,一个“人人都属于别人”的社会。对这个虚构的未来,不用担心AI或机器人的统治,这是由人类构成的社会,人类的福祉是统治者,不,是管制官考虑的核心。

不同于《1984》或《使女的故事》,这个社会里没有资源匮乏和口是心非,人们不需要强迫自己说出违心的话和试图逃离,社会的管理者早已贴心的为这个社会的欢乐和稳定做好了准备。

“快乐与稳定”,这难道不是我们想要的么?

在管制下的社会,人的诞生不再是自然的结果即所谓爱情的结晶,而是按照不同的智能与身体素质需求,人类被分类为从阿尔法到艾普西隆的不同等级,从人工受精卵的阶段开始培养,低等级的人类胚胎还要经过波坎诺夫斯基程序,形成一卵多胎。所有受精卵被种植在猪腹膜上,从试管中转移到瓶中,进入社会功能预定室,用人造血液喂养,通过各种注入物保证其健康和成熟,在性别测试后通过激素控制繁殖力,进行身

...
显示全文

看完《美丽新世界》这本反乌托邦小说,觉得这个缜密的故事,似乎昭示了人类社会的注定走向,甚至某些方面是令人向往的,这难道不是一件细思恐极的事?

阿道司·赫胥黎描绘了一个事先制定好一切规则的社会,一个几乎所有人各司其职各得其所的社会,一个不知何为痛苦的社会,一个“人人都属于别人”的社会。对这个虚构的未来,不用担心AI或机器人的统治,这是由人类构成的社会,人类的福祉是统治者,不,是管制官考虑的核心。

不同于《1984》或《使女的故事》,这个社会里没有资源匮乏和口是心非,人们不需要强迫自己说出违心的话和试图逃离,社会的管理者早已贴心的为这个社会的欢乐和稳定做好了准备。

“快乐与稳定”,这难道不是我们想要的么?

在管制下的社会,人的诞生不再是自然的结果即所谓爱情的结晶,而是按照不同的智能与身体素质需求,人类被分类为从阿尔法到艾普西隆的不同等级,从人工受精卵的阶段开始培养,低等级的人类胚胎还要经过波坎诺夫斯基程序,形成一卵多胎。所有受精卵被种植在猪腹膜上,从试管中转移到瓶中,进入社会功能预定室,用人造血液喂养,通过各种注入物保证其健康和成熟,在性别测试后通过激素控制繁殖力,进行身份预设和制约,设定其未来的社会身份,比如预定要移民热带的人在培养过程中会将寒冷和X光造成的不适感结合在一起,使他们在感官上害怕寒冷,最低等的艾普西隆在培育期间会减少供氧,限制大脑发育,而加速生理发育,大量生产出低智能的劳动力。所有的胚胎在成熟时,那个来到世间的动作,并不叫做“出生”,而叫做“离瓶”。

真是非常精妙的设定,不过接下来的设定显然更加精彩。离瓶之后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要根据不同的属性进行“制约”,比如通过电击让他们把书籍、鲜花和痛苦联系在一起,产生“本能”的痛恨,通过睡眠教学法进行制约,让每个人潜移默化地接受自己的身份,和通过暗示区分等级观念,这些暗示如同封蜡,包裹孩童的心灵,成人的心灵,一辈子的心灵。

当小孩子稍微长大一点约七八岁的时候,他们开始开展性游戏,并视之为极为正常的行为。在他们成年后,顺理成章的按照设定好的角色在社会中进行自己的工作,保持完全开放的男女关系,绝不允许长期固定性伴侣的存在,而每个女性在成长过程中都接受过严格的马尔萨斯训练,可以通过熟练的避孕措施确保不会怀孕。不必再为爱情烦恼,因为已经没有这种感情,取而代之的是唾手可得的性。

所以,可以理解为何“父亲”“母亲”这样的字眼在这个社会变得不可思议。家庭这个概念已不复存在了。

在这个高度理想化的社会中,没有人会老去,他们青春永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大脑和内在极速衰竭,而躯体还保持着年轻的样子离开这个世界。同时,这个死亡的过程被作为“制约”的一部分,展示给孩子们,他们会得到蛋糕,让他们感到死亡和别离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

这个文明社会中也同样有娱乐,电磁高尔夫、合成音乐、感官电影,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是快乐的。那么这个社会就没有什么痛苦可言吗?恐怕是的,没有一克“索麻”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克。这种有麻醉性的,能够带来愉快幻觉的的药物,具备酒精的所有好处,没有它的任何缺点。当任何情况下对现实有困惑和烦恼,或对他人有不满的时候,索麻总能让人心满意足,半克索麻就是半天假期,当从假期回来的时候,就又安全的踏在日常劳动和娱乐的坚实土地上了。

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丝涟漪的是来自保留区的“野人”约翰,他的母亲琳达因为一次事故从这个文明的社会来到保留区,避孕失败的产物约翰对母亲来讲既是安慰也是莫大的羞辱。约翰在长大的过程中意外得到一本《莎士比亚》,视如珍宝。因为被文明社会前来的度假者发现,琳达和约翰作为研究对象被带回文明社会,琳达沉迷于过量索麻很快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约翰则意识到自己所抱持的观念,如对于美和艺术的爱慕、保持贞节、自然的情绪流露等,与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痛苦不堪的他,开始了对文明社会的反抗和逃离。

这本书倒数几章,“野人”约翰和管制官之间的辩论堪称经典。约翰看似慷慨激昂,大谈自由、平等、思想,实则毫不占据优势,而管制官则举出了将所有人都打造成阿尔法进行地区实验出现的惨剧,并引经据典的告诉约翰,宗教原本就是抚慰人类痛苦的存在,当一个社会没有痛苦的时候,宗教的存在也失去了意义。而一切可能威胁到稳定的东西,比如艺术、莎士比亚、哲学、科技,都是危险的。

管制官的雄辩充满令人痛苦的说服力,到底一个富足和舒适的社会是人们所需要的,还是一个动荡而需要英雄和激情的社会是人们渴求的?我想我会投票给前者。但一个极度稳定的社会,一个冲突消弭于无形的社会,一个集体利益绝对高于个人利益的社会,个人除了被支配,还能如何容身呢?

在这样的文明社会里,你不会见到暴力,从不会忍受饥饿和等待,你永远年轻享受活力到最后一刻,没有亲情的捆绑,不必为爱情神伤。人被剥夺了痛苦的权利,因为那是一种落后,与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年轻时的管制官怀疑过这些,因此几乎遭到流放,而他通过放弃研究科学的机会,被培养成了管制官。他在这个过程中意识到要维护所谓社会的稳定与欢乐,就势必要让少数人为多数人做决定,剥夺这个社会中大多数人思考的能力。正是普遍的快乐,让轮子转起来,而爱和真理,对此毫无帮助。

书读到这里,我感觉无力反驳,消灭饥饿和衰老不正是我们人类渴望的吗?触目所及范围内那些完全不能理解其内容的娱乐,难道不是一种麻醉么?而我们又多么希望有一种像“索麻”一样的药物,把我们从大大小小的麻烦里解脱出来。

我几乎要向文明社会投降了,如果说哪里让我觉得不自在,恐怕只有“禁止孤独”这一点,文明社会的规则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投入到集体的活动中,不能沉浸在孤独中,因为孤独令人思考,而思考不利于稳定。

是的,唯独“禁止孤独”这点,我想我永远也接受不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