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西游记 9.4分

怪力乱神皆有实,唯有心猿寄幻灵

布酱
2017-11-26 14:01:20

《西游记》是家喻户晓的故事,童年时哪个不是把电视剧的台词倒背如流,我读原著却是虚长三十岁之后了,果然和记忆里的印象大有出入。

印象里每一难基本都是套路,唐僧等人不识妖魔而被抓,不是要吃肉就是逼成亲,行者或苦战不下,或受困于宝物,只得搬来救兵,最终妖魔被收服,四人复上路西去。实际上原著的情节要丰富的多,有各种缘由惹出事端,也有不搬救兵靠三个徒弟通关成功的时候,也会卷入凡人纷争,也有为民消灾的善举,读来只觉章章曲折精彩,并不觉似曾相识。

妖怪也并不一概只是吃人的恶魔,虽有妖性,也有各自的性情。有的见近邻和尚处失火要去救一救,有的为手下兄弟之死而动怒,有的因家业被毁要寻短见,有的对爱慕的公主言听计从,有的感行者不杀之恩甘愿放人。而且众妖并不是因为太蠢,抓了唐僧没有立刻吃掉才给徒弟留下了解救机会,而是真有思量过,比如过几日等身子净了再吃,比如忌惮大圣名头想先战胜他再安心吃,比如要“整制精洁,猜枚行令”,搞个仪式感,“细吹细打” 地享用这等稀罕之物。除妖也不可一棒子打死,行者曰,请人来收实有说法,该天上

...
显示全文

《西游记》是家喻户晓的故事,童年时哪个不是把电视剧的台词倒背如流,我读原著却是虚长三十岁之后了,果然和记忆里的印象大有出入。

印象里每一难基本都是套路,唐僧等人不识妖魔而被抓,不是要吃肉就是逼成亲,行者或苦战不下,或受困于宝物,只得搬来救兵,最终妖魔被收服,四人复上路西去。实际上原著的情节要丰富的多,有各种缘由惹出事端,也有不搬救兵靠三个徒弟通关成功的时候,也会卷入凡人纷争,也有为民消灾的善举,读来只觉章章曲折精彩,并不觉似曾相识。

妖怪也并不一概只是吃人的恶魔,虽有妖性,也有各自的性情。有的见近邻和尚处失火要去救一救,有的为手下兄弟之死而动怒,有的因家业被毁要寻短见,有的对爱慕的公主言听计从,有的感行者不杀之恩甘愿放人。而且众妖并不是因为太蠢,抓了唐僧没有立刻吃掉才给徒弟留下了解救机会,而是真有思量过,比如过几日等身子净了再吃,比如忌惮大圣名头想先战胜他再安心吃,比如要“整制精洁,猜枚行令”,搞个仪式感,“细吹细打” 地享用这等稀罕之物。除妖也不可一棒子打死,行者曰,请人来收实有说法,该天上的请仙人收去,该地下的请鬼神降伏,该哪儿归哪儿,并且要公示于众,要请回复命,有规有法,绝不是简单了事。本来也不全尽是妖怪,多数是灵物下界,殊知三徒弟本也是妖。菩萨也曾笑道:

“悟空,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

对妖怪的着墨不简单,对神佛的描绘同样不马虎。玉帝也要闹小性子,为一桌贡品被掀翻喂狗之类的鸡毛蒜皮而设下米山面山金锁,罚黎民百姓受干旱之灾(凤仙郡求雨)。菩萨也要纵怪下界,好向凡人报一啄一饮的私仇(乌鸡国遇青毛狮子精假扮国王)。向佛祖求经还要被讨个人事,不得不奉上紫金钵盂作礼(阿傩伽耶二尊者假传无字经)。天庭,佛界,人间,是非曲直不过是搬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罢了,实质同为一般。无论是人是妖,是佛是仙,皆立体真实,没有哪一个是纸片化的至善至恶。全书唯一不真实的形象只有行者,无拘无束但知情知理,无牵无挂但有心有义,何须取经走一遭,生来本就大彻大悟,完全是理想的化身。相比起来,唐僧虽熟读经文,但不见得就能悟道,故而他自己也说:

“悟能悟净,休要乱说, 悟空解得是无言语文字,乃是真解。”

师徒四人也并非从头就和睦相处,而是逐渐建立起信任亲密的关系。行者刚被收为徒弟的几回,唐僧明显处处忌惮,后来有了紧箍儿咒,也不见得对他放下心来,三番五次要撵走,行者也不由得说过气话“ 我那师父,不听我劝解,就弄死他也不亏!” 悟能在多数时候都十分小人,唐僧也知他和行者素来不和,莫说懒与馋,搬弄口舌才是猪呆子最大的缺点,能得耳根软的人偏信也是自然。悟净是个没主意的,偶尔说些正派话,也抵不过悟能两句歪理。唯有行者,从五百年受压迫,一朝翻身而出之日起,收起顽劣,自始至终一片赤诚。

众人尽皆悚惧,只见那猴早到了三藏的马前,赤淋淋跪下,道声“师父, 我出来也!”对三藏拜了四拜,急起身,与伯钦唱个大喏道:“有劳大哥送我师父,又承大哥替我脸上薅草。”谢毕,就去收拾行李,扣背马匹。

伯钦曾护送过唐僧一程,遇到行者时又替他拔去鬓边草颌下莎,助唐僧揭下五行山的压帖儿,行者一脱身,先来拜师,二来道谢,再牵马挑担,从此二话不说一心保唐僧西行。被师父无情驱赶之后,亦言“我老孙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我保唐僧的这桩事,天上地下,都晓得孙悟空是唐僧的徒弟。他倒不是赶我回来,倒是教我来家看看,送我来家自在耍 子。” 复去救援,行者先要下海去净净身子,恐被爱干净的师父嫌弃。

行者被驱赶之后那次遇妖(宝象国遇黄袍怪诬陷唐僧为虎精),悟能悟净两个也是拼尽了手段,连白马都出战了,真真是斗不过,方知唯有行者可保西行功成。悟能有几次接替行者去化斋,才知其难,化斋探路一去千里,劳苦万端,操心之处比不得自己和悟净挑担子牵马的粗笨活儿。以往行者得使些鬼点子捉弄悟能,他才肯出力相帮,到后来悟能也血气了,常常主动请求搭把手救师傅,三兄弟嫌隙渐释,齐心合力。慢慢的唐僧也知行者是个胆大心细的,会为他祈祷保佑,不得已时也愿意配合降妖,扮猴头,假结婚,甚至与女妖调情,皆听行者吩咐。

后期有一明显变化是哭戏多了起来,唐僧出了事,徒弟们悲伤痛哭,徒弟们战败被俘,师父也会哭诉连累之心,足见师徒情深。误以为师父被吃后,三人并没有就此散伙,而是作坟哀哭并要报仇,包括动不动总闹着分行李的悟能也为坟头插柳遮荫,以石头做供养,权表孝心。行者更是连变化一番也要顾虑:

“变水蛇恐师父的阴灵儿知道,怪我出家人变蛇缠长,变作个小螃蟹儿过去罢。也不好,恐师父怪我出家人脚多。”

哎,谁不知他是个有仁有义的,连土地公公也曾经来劝过:

“圣僧啊,这钵盂饭是孙大圣向好处化来的。因你等不听良言,误入妖魔之手,致令大圣劳苦万端,今日方救得出。且来吃了饭,再去走路,莫孤负孙大圣一片恭孝之心也。”

唐僧固是个脓包,甚至时常坑人,但也不能因此小瞧了他,其心性还是坚定无比的,偶尔叫个苦思个乡,他凡人一个,可以理解,总不曾动摇过取经决心。行者固然神通广大,天不收地不管,为个齐天大圣的名号闹翻四海,遇上唐僧才有了使命和信仰,一身本事才有了意义,知尽天地古今,愈能无所求。悟能也得精进,知理明律,悟净也洗脱罪孽。四人一路各自修行,“两不相谢,互相扶持也。”

虽不敢冒犯吴承恩老先生,但不得不说行文相当啰嗦,尤其是屡次三番重复交代前事,打斗起来铺陈描绘也是无边无沿,大概是方便了说书人,我这读书人只得跳过不看。只要把这些冗繁的段落删除,何止是读来清爽啊,单说这手笔就绝不是小儿读物,必须名列四大名著之中。简直文笔流畅,诙谐生动,各种插科打诨的段子,边读边笑出声来。仅举一例,还是误以为师父早已葬身妖精之腹那回,行者发现师父居然还活着,喜不自胜:

行者道:“师父不要忙,等我打杀妖精,再来解你。” 急抽身跑至中堂。正举棍要打,又滞住手道:“不好!等解了师父来打。”复至园中,又思量道:“等打了来救。”如此者两三番,却才跳跳舞舞的到园里。

读到此处简直乐坏了,活脱脱一个猴儿性子!想来老先生也绝不是甘受桎梏之人,才讲出这一番好故事,塑造得这般灵性角色,成了多少人自幼至今的精神偶像。仅借猴儿言一抒胸臆:

“把这青天为屋瓦,日月作窗棂,四山五岳为梁柱,天地犹如一敞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