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宴 春宴 6.9分

脱胎换骨的庆山和永远的Vivian

浅眠的棒棒糖
2017-11-26 看过
在机场书店无意间看到,本来只是随便看看因为书的标题吸引人,打开一看原来庆山竟然是安妮宝贝。

飞机上,到家,一天看完了整本书。感觉是安妮宝贝超越了曾经的自我,从对爱情和性夸大性的描写和颓废阴郁的角色背景,提升到了对人物的家庭,成长环境,以及对生死的思考。很多语句点中了我心头所想却写不出来的感觉。

打开百度,豆瓣,天涯,知乎,一片骂声,不堪入目,简直震惊。可能因为我们青春的时候,社交网络还没有像现在那样发达,还不能那么轻易地知道别人对她作品的评价,仅仅从我独立的看法,她是个有才华,偏执的作者。她的作品瑰丽,她的人物被她迷幻的文笔书写的让人留恋无法自拔。现在社交网络的发达终于让我发现了令我惊讶的另一面,她的小说是非主流,靡靡之音,错误的引领青少年。如果对作品和书中角色本身谩骂就罢了,竟然看到有人把自己打架,抽烟酗酒归结为看安妮宝贝书籍的结果,荒唐至极。自己的人生决定失败,竟然要发泄在一个作家身上,果然是失败到家无疑。

的确,安妮宝贝从来都是非主流,除了刚好适应了很多曾经十几岁时的青春记忆,她与现在社会对成功,积极向上的定义格格不入,甚至背道而驰,才会被打上荼毒青少年的标志。一直都是,愈演愈烈。

可于我,她是我的青春中不可分割的一小部分,在我敏感阴郁的青春期,面对从十几岁就被迫以学习成绩作为绝对的第一衡量标准的学校。她的书,和其他青春小说家的书,是一种逃离,和专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反叛。我们不能公然反叛社会机器对所需要打造的人才的定义和标准,从而形成的学校的规范,我们只能偷偷的,偶尔允许自己沉迷于这些所谓的靡靡之音,然后再默默返回到所谓标准中,成长为社会学校家人想让我们成长的样子。

我可能是被这种所谓反叛,黑暗文学拯救的人。正因为偶尔可以通过这样的文字,在规整,积极向上的学校“培训”中得以喘息。对,我用了培训,而不是教育来形容学校,因为初高中于我正如我所形容的,更如同培训。教育于我是更加心灵上的,如何行事做人,如何活。而学校,只是推给我们语数外物理化学历史地理这些孤零零的学科和无数的考卷,以及告诉我们,要考高分,排名,上大学。

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些青春文学,我这个在青春期没有青春,压抑的坐在书桌之后眼镜越戴越厚的青年人,那些躁动和敏感,在哪里可以得以满足和释放。

我相信即使不看青春文学,并对青春文学嗤之以鼻的人,在十几岁的年纪,也应该有其他事情,或许是音乐,或许是真的早恋喝酒打架,或许是其他途径,去宣泄,可能大部分途径都不能堂而皇之,不能大张旗鼓。 因为我们都是慢慢成长,慢慢成熟的,破茧之前都有一段黑暗和挣扎。 我不相信有人完全没有叛逆期,不相信有人可以一蹴而就的成熟,更不相信有人可以一直符合社会标准的所谓积极向上。

我不完全欣赏她的文学,我承认她跟传统的中国大文豪,或者其他近现代的中国小说家相比,在思想深度和文学表达上有很大的不同和差距,但我也无法忍受社交网络上对她文学作品意义毫无逻辑和正当理由的全盘否定。

《春宴》对安妮宝贝来说是一部耳目一心的作品,我喜欢她很多由人物衍生出来的对两性关系,对生死,和对人成长环境塑造性格的一些探讨,以及她的文笔其实也更加成熟了很多。有的人评论说这本书的情节太单薄,但我觉得安妮宝贝以前的很大问题是情节过于繁复,在短时间内堆叠太多情节令人目不暇接,这部作品,她从容许多,她也让角色喘息,慢慢成长。

“虚假的表象和形式,也许可以用来填塞时间的缝隙,却对心灵没有引领。个体因为缺少安全感,趋向于融入集体和潮流之中,就其实质是一种意志和独立性的虚弱。”

“她说,我未曾拥有过如常人一般的家庭,也不知道哪一天又会出发去是世界哪一个角落。如果你觉得伤心,我是否该伤心致死。但我还活着,一同,你要相信,我们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坚韧麻木,一切都会变。一切也都会完尽。一切还会重新出发。一切会继续行进”
(这段挺积极向上的啊,不黑暗)

写那个观音桥被当地政府拆除那段:
“在采访时一直被当地某些部门阻碍和驱赶,他们试图阻止,谁都知道这个庞然大物是个很老很美的东西,他们害怕。但是即便如此,它依旧不适应这个时代,它总归要被清除。她看着它的眼睛,说,你可知道可见或不可见的区域,有很多这样的建筑在被消灭。我们能够看到的美的事物是无法穷尽的,也无法想象。这种轮回是它们的命运所在。没有人断论美的东西就应该永恒。一个拥有沉重历史和无数美好事物的国度,总有些许悲哀之事。它的痛苦之身是它自身的负担。美,是痛苦的血肉。痛苦,是美的骨骼。”

我喜欢她的作品,很大的原因是她很“放飞自我”。可以看出来她对俗世评论的不屑和对角色表达的自由度非常高。不刻意迎合大众的作品会让作品边缘化,却能让作品更洒脱和引人入胜,因为迎合,即使是细微处,也是十分明显的。我看到其他人的评论中有说这是安妮宝贝的意淫,文中的女主庆长的故事被认为俗套,因为和一个四十岁的成功男士相爱。我庆长和清池在很多情节的发展上的确很突兀和不可思议,但我觉得意淫和成功男士并不是安妮宝贝的初衷,而是一个脱俗的女人和一个世俗的男人相爱而产生的矛盾和悲剧是她的重点。我甚至觉得这段很反映时代,男女主角相爱后不断激发的深刻的矛盾和最终的破裂可以让人联想到物质和世俗和精神追求之间的不断碰撞斗争,这在我们年代,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精神却远远落在后面相得益彰。

还有,这本书有两个女主角。另一位主人公可不是和有钱男人在一起的,而是反映了另一种爱情的迷茫,那就是不知道爱情,不知道自己在爱情里想要什么,所以只能不停地颠沛流离,信得的那段跟物质没有关系,只是一个活在童年时期一个虚幻的爱情影子的女人迷茫追寻的一段故事。

读过她几乎所有作品的我没有被“荼毒”,我学习可以,顺利的就读大学和研究生,白领。阅读,写作,绘画,设计,还是我的习惯,和我唯一“不世俗”的地方,和我心底想保留的一块珍贵的地方。所以也写一篇放飞自我的评论,维护一下曾经和我青春息息相关的作家。

不知不觉写了那么多,感觉可以到此结束了。这本书我看到了她的成长和对个人风格的自信,除了保留了她本身一贯的阴郁色调,瑰丽的文笔,也增添了一些新的思考和探索。大概只有在特定年龄读过她作品的人,才能理解现在的那种感觉。总之,她是非主流,如果主流可以放过她,让我们的文学世界保留这块靡靡之音,是最好不过的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