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类革命》小鉴

danyboy
2017-11-25 22:54:39

这个周末在一本本整理近期读过的书。

最近算是多事之秋,我想起葛优在《甲方乙方》的最后说过一句著名的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没想到已经二十年了,现在,我想说:“截止2017年11月底,2017年就已经过去了,我并不怀念它。”

近期所读的科普书籍《超人类革命》是这样开头的:“2015年4月18日,一个中国基因科学家小组对83个人类胚胎进行了一次实验,旨在修复甚至改善胚胎细胞基因组。”作者的意图是说,在亚洲、中国、科技新兴的国家,都已经在基因科学的道路上迈出了不小的步子了,这意味着一场惊心动魄超人类的革命就要到来。

我无意蹭热点,只是在2017年11月底的这段时间,面临着最近大家都熟知的社会新闻——从上海到北京的幼儿园,一场大火引发的粗暴驱离等等——再读这句由法国前教育部长所撰写的书一开头对中国科学技术宏伟进步的不吝赞扬,我始终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这种荒诞感实在太过沉重。

可是,也许更大的荒诞还没有到来呢?

一、本书主要概念和主要内容

《超人类革命》这本书在澎湃书评上有节选,读一下就知道写得很通俗,几乎是口语化的叙述,像一部演讲,而

...
显示全文

这个周末在一本本整理近期读过的书。

最近算是多事之秋,我想起葛优在《甲方乙方》的最后说过一句著名的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没想到已经二十年了,现在,我想说:“截止2017年11月底,2017年就已经过去了,我并不怀念它。”

近期所读的科普书籍《超人类革命》是这样开头的:“2015年4月18日,一个中国基因科学家小组对83个人类胚胎进行了一次实验,旨在修复甚至改善胚胎细胞基因组。”作者的意图是说,在亚洲、中国、科技新兴的国家,都已经在基因科学的道路上迈出了不小的步子了,这意味着一场惊心动魄超人类的革命就要到来。

我无意蹭热点,只是在2017年11月底的这段时间,面临着最近大家都熟知的社会新闻——从上海到北京的幼儿园,一场大火引发的粗暴驱离等等——再读这句由法国前教育部长所撰写的书一开头对中国科学技术宏伟进步的不吝赞扬,我始终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这种荒诞感实在太过沉重。

可是,也许更大的荒诞还没有到来呢?

一、本书主要概念和主要内容

《超人类革命》这本书在澎湃书评上有节选,读一下就知道写得很通俗,几乎是口语化的叙述,像一部演讲,而且是一部对人类未来的新发展极其充满乐观的演讲。

所谓“超人类革命”,其核心概念是人的生物特性的“改善”。作者反复提到一个例证,从超人类革命的角度看待医学,医学就要从旨在对病人的“修复”和“治疗”,转变到对人类的“改善”和“增强”。实现这一医学图景的基础,就是日益进步的基因技术。

这本书重点提到的基础性技术是附录里的NBIC,分别是纳米技术、基因技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所以,超人类革命的意义,就是通过NBIC技术的进步,实现对人类生物特性上的改善。

作者用了一半的篇幅来论证这个观点,因为他对这一科技革命的前景抱有极大的乐观,因此书的第二章是对反对超人类革命的保守主义者、民主主义者们的批判,也就是福山、桑德尔和哈贝马斯三位哲学红人。当然,作者的批判也是很通俗的,并没有系统性的、概念性的予以批判,只是对一些思路、观点进行了反驳。

令人费解但也颇为有趣的是,这本书另一半篇幅是讨论中国读者尤其熟悉的“共享经济”。共享经济如何与超人类革命得以相提并论?这大概是作者担心超人类革命毕竟离法国的普罗大众太远,不妨从大家熟悉的共享经济入手。因此,在导论中他谈论了超人类革命和共享经济的密切关联:

技术上,两者建立的真正基础是技术的进步;

哲学上,两者都旨在拓展人的自由和选择权;

政治上,两者都是自由主义的。

这几种关系不仅将两者联系在了一起,事实上也就将共享经济纳入到了超人类革命的进程之中。

二、优生学与超人类革命

作者在批判桑德尔的时候,谈及了臭名昭著的纳粹优生学。我最近恰好在读基因史方面的书,对这一段公案不妨谈谈自己的看法。

历史上,因为达尔文主义和优生学的影响,从英国、德国以及美国都曾掀起过一阵优生学的浪潮,尽管鼓吹最卖力的是英国人和美国人,但真正大规模付诸实践的是纳粹德国。起初,他们认为应该采取措施,让那些不符合优生标准的生命从一开始就不要出生,于是采取措施对一些粗暴认定的所谓缺陷人群进行绝育(不仅是具有遗传病患的人,还包括酗酒者、流浪汉、一些言语能力较低的人);后来发展到对一些有缺陷的婴幼儿予以杀死;后来发展到对有缺陷的成年人也不放过(到这一阶段,已经拓展到持不同政见者等人了);直到发展成对“劣等民族”的灭绝。

这种优生学的基本理念是“切除”。

而本书所主张的超人类革命,则是“改善”,即通过基因技术,将有病患的人群从生命的最初就将致病的基因剔除掉或置换掉,而且是自愿的。

所以,两者的确是迥然不同的手段。当然,桑德尔认为,不论是纳粹的灭绝还是个体自愿的改善,都是对身体的物化。这是一种左派的思想,作者显然并不认同。

而我之所以对作者和桑德尔的辩论感兴趣,并不在于此,而是优生学的前车之鉴是将其庸俗社会化了,正如达尔文主义演变为社会达尔文主义一样。纳粹将社会看做一个肌体,凡是不符合标准的人就像是社会的病患,就要被冷静理性的予以切除,这是多么可怕的图景。特别是联想到近期的新闻,我感到沮丧。

而超人类革命如果真的实现,那么也将会社会化。到那时,有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场景:掌握财富和权力的人,进一步改善自己的基因,让自己更加优秀,更加长寿;而其他人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而这必将出现新的阶层壁垒,社会将会更加不稳固。

三、进步与悲观并存的未来

所以,与本书作者充满乐观的预测不同,我还是有些保留的。但这种保留并非基于技术。从技术进步的角度看,我与作者所持立场一致,我的确也算是一个相信技术可以无限进步的人。未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科学技术将会持续出现巨大的进步,这里既有科学家的实际工作,也有商业和资本的孵化,当然也有官方的重金支持。

但是,50年前我们没有解决的社会问题,100年前我们没有解决的社会问题,200年前我们没有解决的社会问题,我相信仍将依然存在。这种科技进步与社会悲观并存的图景,是我所能设想的未来。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超人类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超人类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