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 村庄 9.2分

小村庄里大故事

文新1
2017-11-25 看过
《村庄》以弟弟桂爷去霞口火车站接少年离家出走在外打拼的哥哥“相爷”而展开,通过“相爷”与“瘸国梁”之间的行动的对比而展开,七十挂零的“相爷”比“瘸国梁”大了十几岁,但腿脚强于“瘸国梁”,这是一种见过大世面视角开阔的“相爷”留给读者的第一印象,生动而富有乡土气息的语言,环境描写扑面而来,虽不似“相爷”那般满腹学问,谈哇文雅,却很接地气,富于生命的活力。字里行间充满了生活的味道,虽然是世俗到极点的人物,这些人物琐碎的生命却深深震憾了做为读者的我。

作者胡干塑造了众多活灵活现的人物,如知恩图报的“丁卯儿”媳妇,“瞎炮仗”和“胎里坏”的富有特色的斗嘴,“嘻哈哈”“小馄饨”“窝囊废”等等具有鲜明个性的绰号,给贫瘠艰难的农庄生活带来一些生的乐趣。作者胡干很善长描写,华北平原的严酷生态环境更烘托出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生命活着的不易,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甚或小甲虫,都在拼命的抓住大好时光——短暂的好时光,以求生存下去。

人类作为生物圈里的顶端,也应拼命的将仅有的资源充分利用。除了必须要与自然界的恶劣作斗争之外,人与人之间的纠缠牵绊,也正是《村庄》里着重描写的。

乡村生活看似闭塞落后,邻里之间却存在互相关照的温情,特有的乡村文化不可触及,否则便会有深入其中的沉痛感,虽质朴却带着愚昧,虽温情却又蛮荒。胡干的《村庄》,细细读来,有深入骨髓的悲怆感,沉沦于其中的灵魂何时能解脱。固有的思维形态,让存在于村庄生活的觉醒者觉得痛苦,而众多麻木的灵魂成为沉闷生活的常态。村庄即是死又愚生,生的希望虽渺茫,但总有希望存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火,便是文明的种子。胡干的《村庄》涉及众多人物形象,描绘村庄生活繁琐而似乎杂乱,粗俗的日常对话富有乡圭气息,人人都在那一方天地里活出自个儿的精、气、神。韩家庄的“桂爷”是真正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看似只是逝去的那段岁月,然而在现如今经济浪潮席卷之下,各个乡村的生存环境更加脆弱,这点也许是作者著作此文的本意,让读者也学会正视与思考城乡迅猛变化下的小小村庄,让读者们感受到那些正努力做出改善之举的微小之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