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好喝

[已注销]
2017-11-21 看过

既有人问了我什么是艺术之后,我谦卑而满怀敬意地欣赏了杜尚的《泉》,一时感觉就像是来到了入冬的济南—在灰黄色的霾中既看不清又寸步难行……

所谓《泉》其实就是一个陶瓷小便池,而且只是从商店买来,并冠以《泉》的名字而已。这个现成品向人们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到底什么是艺术品,什么是艺术?艺术与生活的距离有多远?

面对这是否是艺术的质疑,杜尚说:“这件《泉》是否我亲手制成,那无关紧要。是我选择了它,选择了一件普通生活用具,予它以新的标题,使人们从新的角度去看它,这样它原有的实用意义就丧失殆尽,却获得了一个新的内容”

至此我突然醒悟,原来我应该改变看待现代艺术的角度,与其说波普艺术是一种审美上的艺术,不如说是一种离经叛道的精神和打破一切的叛逆。艺术从此开始一改此前以前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精英和小众,打破艺术与生活的界限,让生活本身成为一种艺术,让一切成为艺术。然而小便池”带来的最直接问题是:“什么是艺术?”如果“小便池”是艺术,还有什么不是艺术?如果没有什么不是艺术,那就什么都是艺术。如果什么都是艺术,也就意味着什么都不是艺术。

那么,什么是艺术呢?《蒙娜丽莎》是吗?想必是的,然而杜尚又曾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蒙娜丽莎的脸上加上两撇小胡子,命名为《L.H.O.O.Q.》(用法语读的意思是“她的屁股是热的”)。这幅并不美的作品及挑战了传统审美,也冒犯了原画的崇高,并且暗示性地破坏了由传统艺术家制造的,所谓的精神上的纯洁浪漫。但是它的价值就在于,它向沉默的观众们高声质疑,我们如何对待大师的作品?我们永远谦卑,永远仰望,那就永远只能被精神奴役。荒诞叛逆,振聋发聩。

艺术不仅仅存在于遥远的塞纳河畔,群星闪烁的19世纪,我们所身处的时代,就是未来的艺术所在,我们的一言一行,都与艺术休戚相关。

正是因此,波普艺术可以是生活中的每一件触手可及的事物,平庸而毫无深意,就像安迪·沃霍尔说的“我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我没有内涵,我的一切都摆在这里,15秒的事情。”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它的意义所在。但是它在每个人心中的共鸣,它那无声的呐喊,它对生活本身的态度,它渺小而几近可笑的英雄主义,让它变成了大众的艺术。

安迪·沃霍尔曾用复制的方法制作了无数的可口可乐和罐头汤的作品,他有时甚至声称他不曾参与到他的作品的创作过程中去,将他的艺术纳入“复制”、“量产”程序,而且将他的画室称为工厂,以此来想尽一切办法降低艺术家本人在创作中的痕迹,沃霍尔有意地从绘画的过程中去除“人的触感”,避免了传统艺术追求的人文精神,来证明艺术与其说和技巧有关,不如说与思想有关。

《金宝汤罐头》最初被人们理解为:“终极的玩世不恭,和骗人的把戏”;

但是最终,它也被艺术界承认,“是美国文化全面革命的第一幕。”

他说:“所有的可口可乐都一样,而所有的可口可乐都很好喝。伊丽莎白·泰勒知道,总统也知道,流浪汉也知道,而你也知道。”以此来表现以可口可乐为载体的,对平等与民主的追求。表现对天才式、神秘化的精英创作过程的反抗,转而寻求大众对艺术的理解。

沃霍尔的艺术是一种讽刺,和刻意为之的杂糅。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塞尚对莫奈的评价:他只是一只眼睛,但是他是一只多么伟大的眼睛。”那么对于怪诞而前卫的波普艺术的先行者霍沃尔我也只能说:这是一个浪费了我的时间的疯子,但是我多么希望他能再多浪费一点啊。

然而,同时反对的声音一直以来也不绝于耳。有人说这种附加在可口可乐之上的民主臆想本身就揭示了消费主义的讽刺意味。这种所谓平等的自我欺骗不过是片刻的精神麻醉。因为生活本身并没有平等可言。而且虽然可乐瓶的图像可以无休止地印下去,但是,没有丝网印刷是一成不变的,艺术品中发现的油墨的污迹和印刷错误。而这些“污点”又讽刺性地增强了这些大批量生产的“人文因素”;而真实世界里的艺术收藏者,恰恰又因为这些渺小的人文因素而趋之若鹜。

不管我们如何评价,波普艺术无疑在现代主义艺术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如沃霍尔说:“我从来不曾崩溃瓦解,因为我从来不曾完好无缺。”它从来不是完美无瑕的,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它不可或缺。

但是在现代主义盛行的当下,我们也许依然心存疑问,我们盛赞的打破一切桎梏的作品,到底是开天辟地的先驱,还是皇帝的新衣?

然而这些赤身裸体,不加修饰的艺术就是来自我们自身,这次不再有大师压制着我们,事必躬亲地告诉我们艺术在哪里,什么是美。在我们自己面对玩世不恭的作者,摔在我们面前的粗糙的半成品的时候,剩下的那一半作品,要我们自己完成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