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英雄的壮丽篇章——从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上读《铁道游击队》

茹菲
2017-11-16 看过

1954年1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此小说一经发表,立刻风靡全国,深受读者喜爱。时至今日,《铁道游击队》仍是一部名副其实的“红色经典”作品,在中国革命文学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作家知侠十年磨一剑,在英模会上激发创作灵感,两入铁道游击队体验生活,在和平年代再次踏上铁道游击队曾经走过的路,听亲历者与群众的回忆和讲述,终将一段辉煌历史著成永恒篇章。 作为一部现实主义文学作品,《铁道游击队》遵循着艺术真实如实地反映生活真实,艺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在那段时期,根据地盛行写先进人物的真人真事,如果有人把先进事迹写成小说,别人就认为是“胡乱编造”。 因此,作家开始写的也是真人真事。如草创时期的开炭厂,两次打洋行,在临枣支线上搞机枪、打票车,以后发展到津浦干线上打岗村等都被如实写下来,每写一章,都听取他们的意见。因而,《铁道游击队》 虽然是一部小说,但其中的故事、人物,却不是编造杜撰出来的,他们都是当时战斗生活中真实存在的。 但艺术真实并不是纯客观的,而是一种经过作家主观化的客观,是作家合乎审美逻辑的想象、虚构的产物。《铁道游击队》便是以生活中的真人真事为原理进行加工创造的艺术真实,作家为了使笔下的人与事更具有典型性,不但对原始材料进行认真的选择、提炼,并且概括出某些人物的一些特点,虚构一些情节或细节。 (一)英雄人物的原型再现 铁道游击队是1940年1月25日由八路军一一五师苏鲁支队在枣庄成立的一支抗日武装,始称“枣庄铁道队”,正式建队称“鲁南铁道队”,有队员300余人,前后有两人担任大队长,四人担任政委或副政委。小说中大队长刘洪的名字来自首任大队长洪振海、继任大队长刘金山两人的姓氏,洪振海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战斗英雄,作战勇敢,为人仗义,扒车技术最高,小说第二章的飞车搞机枪就是他的拿手绝活。1943年,洪振海在一场战斗中掩护队友中弹牺牲。刘金山,枣庄人,从小在铁路边长大,抗战爆发后参加铁道游击队,出生入死。刘洪这一形象便融汇了他们两人的英雄事迹,当然也汲取了作家本人的人生经历。知侠从小就跟随父亲在村边道清铁路打工,捡煤核,学会扒车技术,对铁路上的人事物态非常熟悉。 有勇有谋、冷静斯文的政委李正是在铁道游击队几任政委杜季伟、文立正、张洪义,副政委郑惕,特别是在教书先生出身的杜季伟,投笔从戎的大学生文立正的形象的基础上提炼加工形成的。杜季伟和李正一样面色清秀,很有书生气,以在炭厂当“管账先生”的身份为掩护,注意调查研究,出色发挥了政治工作的威力。文立正出生于底层家庭,与受苦受难的老百姓朝夕相处,对他们充满同情。他投笔从戎、工作细致、谋划严密,思想工作很有章法,深得队员们的爱戴。《铁道游击队》中大队长刘洪显得“匪气”,政委李正则是“文气”,这一武一文,使铁道游击队张弛有序,洋溢着生机与活力。 在这部小说中,还有一位不可不说的传奇女性——芳林嫂,特别是她与大队长刘洪之间的爱情故事,为小说添上一份惊喜。在现实生活中,芳林嫂这个人物的原型是时大嫂、刘二嫂、尹大嫂三位出生入死帮助铁道游击队的可敬妇女的缩影。时大嫂的丈夫是铁路工人,被日本鬼子残忍杀害,她带着女儿小凤艰难生活,在帮助铁道游击队斗争的过程中与大队长洪振海产生了爱情。刘桂清二嫂不仅自己帮助铁道游击队,还把儿子送到游击队当了王志胜的通讯员。尹大嫂的家就是铁道游击队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她常常冒着危险送情报,保护队员,侦查敌情。这三位女性都曾被捕过,深受酷刑,但都坚贞不屈。芳林嫂融合了她们三个人的个性特点和人生经历,具现了那个时代千千万万投身革命洪流的农村进步妇女共有的性格特点。 此外,王强的原型是游击队的副大队长王志胜,彭亮的原型是会驾驶火车的队员曹得清,在英模会上遇到的甲级战斗英雄徐广田的战斗业绩、性格特点则在林忠、鲁汉、彭亮、小坡四个人物身上都有体现,姬庄“爱护村”的村长姬茂西则是小说中伪保长朱三的原型。甚至政委文立正的文艺范,爱音乐这方面,也在小坡的身上有所体现。 (二)精彩战斗的有迹可循 小说中有多次精彩战役,这些战役构成一个个高潮,使每一位读者都激动不已且热泪盈眶,但是这些精彩斗争不是作家凭空捏造的,相反,这些事件都是有迹可循的。 当然在真正战役的基础上,作家知侠有时也会虚构一些情节,想象具体细节,使小说更典型,更具有审美意蕴。小说中有两次打洋行,现实中确有实事。第一章“王强夜谈敌情”中提到刘洪、王强、彭亮三人夜袭洋行,杀了两个半鬼子。第七章“血染洋行”是第二次夜袭洋行,此次行动是在铁道游击队成立之后,历来都被称为经典战例之一,这正是1948年8月二次血染洋行(枣庄国际公司)的翻版,小说中的布兵谋划几乎与政委杜季伟所描述的相一致,真假难分。不知是铁道游击队给《铁道游击队》带来精彩篇章还是《铁道游击队》成就了铁道游击队的辉煌。这种纪实性场面的故事性处理,使艺术真实之中包含了历史真实,艺术与历史已不再分割而是成为了一体。 后来铁道游击队发展到津浦铁路干线上时,他们还精心策划将刘少奇、陈毅等从华中新四军根据地到延安或从延安来华中的上千名干部安全护送过铁路线,特别是护送刘少奇过津浦铁路线这段历史,刘少奇化名为胡服,出现在小说第二十七章“掩护过路”中,先是司令部听取他们提出的计划与部署,并嘱咐他们要严守秘密,后又有王强带领队员到碉堡侦查敌情,确保胡服同志在过津浦干线时的绝对安全,即使已经护送到可靠关系,某位保长的家里,也不轻敌。为免发生意外,在保长家稍微休息一下,喝了些水便离开了。这些具体的细节描写既有亲历者的讲述,亦有作家合理的虚构,使之作品更加完整。 战争是残酷的,死伤亦是难免的,铁道游击队队员的牺牲值得我们后人的铭记。小说中将无数烈士英魂的形象概括到林忠、鲁汉等人的壮烈牺牲上,人们在缅怀他们的时候,以一种庄严的形式在新年会餐上体现出来。第二十四章“微山岛沦陷”中提到王强用黄表纸叠出几个墓碑形,李正在上面写上林忠等同志的名字,虽是一种迷信的搞法,但是他们并不迷信,他们只是在悼念自己的同志。会餐开始时,迎门正中的那桌酒菜最为丰富,桌的后边正墙上贴有一张白纸,纸上贴着五个石碑形的纸牌位,显然这桌酒菜是为牺牲的同志准备的。在亲历者的讲述中,铁道游击队也是以这种形式来缅怀牺牲的同志,这是队员们习以为见的祭祀仪式,现今的战斗成果应该由所有队员共享,即使是牺牲了的同志,也应该感受到即将胜利的喜悦。 虽说作家知侠是根据真人真事进行的加工创造,但作为主要人物的大队长洪振海在一次错误的战斗中倒下了,而且是在战争即将胜利的时刻,如果照实书写,无疑是有损于该人物形象的,因此,作家并没有写洪振海的牺牲,而是融合了继任大队长刘金山的个人经历与性格,塑造出刘洪这一完整的英雄形象。在第二十一章“松尾进苗庄”中,大队长刘洪因敌人毁了村庄,百姓一时间对铁道游击队有不满情绪,一怒之下把长枪短枪队拉出微山湖和敌人硬碰硬,恰逢战斗激烈时政委李正从外地赶回来阻止了刘洪的蛮干,挽救了铁道游击队的重大伤亡。而实际情况是洪振海在1943年的某一次战役中牺牲,他表现勇敢,但从军事观点上来看,此次战役有违于游击战术原则。 《铁道游击队》不是向隅虚构之作,也不是闭门造车式的纯粹个体化创作,而是继承了中国传统民间文学累积性、集体化、改写式创作的传统,《铁道游击队》也正是以积极、开放、兼容的创作心态和积极吸纳各种有益的建议反复修改的创作方式而获得如此众多读者的喜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铁道游击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