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蘭似海 古蘭似海 评价人数不足

一部分书摘

Nugmeg

序言

p6 異文化之間的交流並不只能考大量的“資訊”,它需要的更是一種“態度”。你是不是真的想知道對方在想什麽,你是不是能設身處地理解對方的處境,你是不是願意打開心胸、放下成見,相信對方的傳統與智慧也有值得學習借鏡之處?還是只是擺出優勢文明的姿態,以自身的價值為標杆,指點對方的不是?

p7 穆斯林最重要的就是“虔信精神”(taqwa)——亦即把自己全然地交托、奉獻給真主。然而很遺憾的是,很多穆斯林忘了宗教的內在精神,而只是為尋求身份認同的建立而追逐表面的儀式與姿態。

p14 偏激與恐怖的産生,都是因為人類社會的教育、倫理、寬容的同理心出現了危機;這些缺陷是絕對與宗教或族群、地區無關。

p20 “發動‘聖戰’(jihad)和成立伊斯蘭國家的那些言論,《古蘭經》根本就沒提到。” 第一部 源頭

p24 它令我擔憂將來我的孩子回首歷史,會問我在這段黑暗歲月里,在所謂的“反恐戰爭”(War on Terror)中,做了什麼。它使我想衝向戰場,拿鍵盤做唯一的武器,對無所不在的刻板印象發動攻擊。我準備衝向跨文明對話的最前線。關於“伊斯蘭世界”和“西方”的輕率概括全是假象,是不用功的標題作者和狂熱分子使用的籠統...

显示全文

序言

p6 異文化之間的交流並不只能考大量的“資訊”,它需要的更是一種“態度”。你是不是真的想知道對方在想什麽,你是不是能設身處地理解對方的處境,你是不是願意打開心胸、放下成見,相信對方的傳統與智慧也有值得學習借鏡之處?還是只是擺出優勢文明的姿態,以自身的價值為標杆,指點對方的不是?

p7 穆斯林最重要的就是“虔信精神”(taqwa)——亦即把自己全然地交托、奉獻給真主。然而很遺憾的是,很多穆斯林忘了宗教的內在精神,而只是為尋求身份認同的建立而追逐表面的儀式與姿態。

p14 偏激與恐怖的産生,都是因為人類社會的教育、倫理、寬容的同理心出現了危機;這些缺陷是絕對與宗教或族群、地區無關。

p20 “發動‘聖戰’(jihad)和成立伊斯蘭國家的那些言論,《古蘭經》根本就沒提到。” 第一部 源頭

p24 它令我擔憂將來我的孩子回首歷史,會問我在這段黑暗歲月里,在所謂的“反恐戰爭”(War on Terror)中,做了什麼。它使我想衝向戰場,拿鍵盤做唯一的武器,對無所不在的刻板印象發動攻擊。我準備衝向跨文明對話的最前線。關於“伊斯蘭世界”和“西方”的輕率概括全是假象,是不用功的標題作者和狂熱分子使用的籠統描述。

p30 我想更認識《古蘭經》,可以我也想擔任某種文化地圖的繪製者,畫出我們世界觀的重疊處,以及碰撞處。

“外界對伊斯蘭和罧有太多的誤解”,他說。“人們只聽到極端分子的一面之詞。宗教學者的聲音不曾被聽見。”

p35 “整個世界”,先知穆罕默德曾說,“就是一間清真寺”。

P36-37 “事實上,穆斯林學校課程最弱的一環,往往是《古蘭經》。”

……“學生耗費更多精力和課堂時間學習法學文本或聖訓。”他說,先知死後才出現的伊斯蘭知識分支,如法律和哲學,只是助長了穆斯林世界的不公平和分歧。“它們將人類與其精神源頭進一步疏離。《古蘭經》和‘先知傳統’(sunna)所傳遞的訊息,被堆積如山的學術辯論給淹沒。”

P38 “問題說穿了,就在於我們這些穆斯林世界的人破壞了整體平衡。我們擔憂微不足道的細節,擔憂法律規定。但《古蘭經》反復強調的是什麼?心的純淨。那才是真正重要的!”

血漬和絕對準則,總是比詩歌和細微差異,更迅速地抓住眾人目光。

P41 為了面紗和豬肉衍生品等世俗問題爭吵,遠比奮力穿越密佈古蘭經式詩句的灌木叢輕鬆多了。

凡俗之人鮮少有能力接下欣賞神之旨意的挑戰。

“……《古蘭經》不好讀。想要認識它的原始樣貌,你必須懂古典阿拉伯文。……若要理解書中先知們的故事,你必須熟知《聖經》的故事。……倘若你不知道先知穆罕默德時代的習俗和傳統,你會看不懂。”

P42 伊斯蘭是一個發源於沙漠的信仰。我跟著謝赫讀經的時光,感覺很像沙漠旅行。耀眼的陽光、澄淨的空氣壓縮了真實距離。一座遠方的沙丘看似近在眼前;地平線赫然顯現,一眨眼又變得模糊。強風吹拂,沙粒遮住道路和腳印。

P43 迷惘也是真主力量的顯現,以及《古蘭經》當中最迷人詩句所講述的主題。

第一章 二十五個字說明《古蘭經》

P49 對移居至大城市或陌生國家的新移民而言,清真寺使人不受孤獨所苦。對漂泊在外或舉目無親的人而言,由儀式與規範組成的信仰提供了一份安定。

P51 在先知生活的時代,女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和男人一起在清真寺禮拜,但漸漸的,許多文化開始限制她們的出席。

P56 “伊斯蘭”(Islam)一詞,和“和平”有相同的阿拉伯字根,但其字面意思為“順服”。……基督教與猶太教以人名命名,然而“伊斯蘭”一詞,指的毋寧是一段關係,而不是單一人物——一段存在每個信徒和真主之間的關係。

第二章 一個美國人到東方

P68 一九七九年之前,伊斯蘭已退縮至私人領域,起碼當時的西方公眾意見這麼認為。……伊斯蘭是鄉村婦女的消遣,或蹲伏在清真寺庭院凋零老者的寄託。

P72 “一個人撞死美國人的狗,他會被起訴,但美國廚師輾過一國元首的國王,沒人有權利阻止他。”

P75 西方眼中的伊斯蘭世界是一成不變的,居住著集中被刻板印象劃分的人,而不是活生生會呼吸的人。

P77 穆斯林也會買股票,和平常人一樣!他們與人社交!運動健身!喝清真精力飲料!這些文字固然脫離了以聖戰分子和全蒙面罩袍(burqa)等刻板形象簡化伊斯蘭世界的層次,但它們仍是在“相同”與“不同”的陳腔濫調之間流連忘返。它們仍視西方文化為北極星,是一切其他文化必須據以改變自己的燈塔。這些文字的核心是西方文化及其偏見,而不是為呈現真正的伊斯蘭文化。

第三章 一個穆斯林到西方

P85 無論他們選擇在身上貼什麼標籤,或者被別人貼了什麼標籤,穆斯林至少在理論上有一個共識:《古蘭經》和聖訓的優先地位。

P87 “伊斯蘭不是一個概念,它是一段歷史。”

P95 伊斯蘭今日的形象是一個由恐怖分子組成的宗教,完全符合十字軍東征故事的傳統。……代表西方對伊斯蘭屠夫形象的執迷持續直至今天。

P99 “不要盯著眼前微小的世界,事情比你的想象宏大許多。你的過去還有過去,你的未來還有未來。”

P106 “絕大多數情況下,伊斯蘭法學只是逼著人認同或反對過去學者的看法,而沒探討其他可能性。體系一旦形成,人就必須按照規矩思考。這情況……也發生在伊斯蘭教身上,譬如伊斯蘭法學的擴張阻止了人們回歸《古蘭經》與先知的傳統。”

P110 每當有人提及隨著時間不知不覺產生并僵化成宗教規範的人和習慣,我總是一再聽見他們稱之為“文化”。女性歌里、禮拜帽、傳統上隔絕女性受眾目光接觸的男女分割制度(purdah)——上述全都被當作“文化,而非伊斯蘭”。

第四章 前往印度穆斯林學校的公路旅行

P126 “文化對談是對抗所有極端主義最強大的武器。”

P137 “在村裡長大的人,……他們無法分辨傳統和伊斯蘭教誨。……誠如許多村莊習俗,它們不是根據宗教知識而存在的傳統,而是為塑造集體認同。”

P138 改變傳統就像安裝供電或自來水系統,需要正確的基礎設施。

第五章 一個移民的禮拜墊

P150 一塊巨石或一棵樹,一間寺廟或一座小鎮,它們只是指引標記,道路才是真正的主角。道路之外的資訊根本不重要。這張地圖是給不想東張西望的旅人,給所有不在乎娛樂的人。

P153 伊斯蘭的文化史重視傳承和常規,而不是突破。多數穆斯林相信先知活在最好的時代,之後的每一代都略遜於上一代。

P154 “《古蘭經》沒有任何針對男人或女人的內容,它的對象是男人,也是女人。”

P157 今天許多穆斯林的問題在於:他們太擔心眼前的情況,而不夠注重他們的虔信精神。“長久以來,穆斯林太過在意空間。我們認為‘若有更好的空間,我會過得更好’。”

P158 一方面有人為尋找建立理想伊斯蘭國家的完美空間投注大量精力,另一方面住在所謂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卻亟欲到西方世界。

P159 沒有人能奪走比頭巾更重要的東西:你的信仰。

P160 信仰不因正確的服裝而成真,而是來自遵從真主。關鍵在於正心誠意,不是大聲宣佈穆斯林身份認同。……在穆斯林身份認同、伊斯蘭政治派系、關於鬍子和頭巾等規定上耗費心力、錙銖必較,只證明許多人嚴重偏離正道。“當人們遠離宗教的春節,宗教的外在面向成了身份”,他解釋,“若有虔信精神,你不需要宗教裁決。”

P161 即便遠赴他鄉,禮拜就是心繫之處。每天五次的回歸,無論身在何方。

第二部 家

第六章 穆斯林家庭在牛津

P166 特別是西方帝國擴張時代之後,家仍舊是各個穆斯林文化爭論最激烈的舞臺。

P179 若說西方文化推崇大鳴大放、出類拔萃確有值得讚賞之處,這些價值也帶來間接傷害,即個人崇拜。

P180 “我們在這裡的生活方式,經常不見天日。擁有現代科技以後,我們有時會忘記事物原來的樣子。若電力耗盡,歐洲將整個停擺。但聆聽《至仁主章》提醒我們知足,一切多麼美好。……那裡炎陽炙人,每個人的作息時間表都配合太陽。”

P182 《古蘭經》也被稱作“充滿跡象的經典”。阿拉伯文“aya”的意思是詩節,但也有“跡象”之意,就如同《古蘭經》句句皆為跡象,大自然亦若是。銀河、樺樹、一陣徐風,萬物皆為指引人類接受信仰而存在。

第七章 被遺忘的九千名女人

P193 “當一群人很衰弱的時候,他們變得膽戰心驚。當一群人膽戰心驚時,他們不會給女人自由。”

P194 拒接讓女人進出清真寺,純粹是緊抓著特定習俗不放,不是忠於信仰。

第八章 “小玫瑰”

P211 《古蘭經》和先知早年的生活,顯示伊斯蘭賦予女性極大的權力。

P217 一夫多妻是對女性的保護:把關係公開,同時把男人照養女人的責任也公諸於世。

P221 外界常將伊斯蘭化約為鐵板一塊的統治、綁手綁腳的伊斯蘭教令和嚴酷禁令,是多麼諷刺的事。在這一年之中,伊斯蘭知識體系的包羅萬象一再令我驚喜。這個固有的靈活性可以被善用,也可以被濫用:伊斯蘭法律因穆斯林的詮釋而變得仁慈。

第九章 穿戴面紗和脫下面紗

P224-225 並非每個人穿戴頭巾都是為了把自己交給真主。……頭巾不必然傳達端莊的意涵,而可能是代表一個人的招牌風格。但面紗就不同了。它不是消費者經濟中的一個“選擇”。全黑的面紗意味著拒絕參與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現,它是在視覺上消除自我。女人選擇穿戴它,是因為它能連接她和某個超越自我的存在。那個存在可能是真主,也可能是穆斯林身份認同。

P226 端莊的穆斯林覆蓋衣物之目的不在讓女人消失或隱形,只是“希望她們出現時,能把身體的電力關掉”。

P231 千百年來,男性領袖也一直在玩罩紗躲貓貓。只不過他們的遊戲和衣著無關,而是關於權力。“近幾十年來穆斯林面對的問題,大抵不脫界限問題。”……過去兩百年,伊斯蘭世界受到最嚴重破壞的界限是領土疆界,亦即西方帝國主義的侵略。但這些侵佔穆斯林土地的行為,往往引發對其他更私密界限的爭執:和女人有關的爭執,還有關於她們該不該遮蓋身體的爭執。……西方世界對伊斯蘭國家的軍事侵略,始終伴隨講穆斯林婦女從頭巾之禁錮解放出來的政治宣傳。“現代化”或征服一個國家,意味著揭開該國女人的神秘面紗。

P232 長久以來,一個穆斯林國家的女人遮蔽或不遮蔽的程度,就好像某種該國和西方世界關係的石蕊試紙。

P233 頭巾往往被賦予明確且沒有模糊空間的意義,仿佛電源非開即關、二進位碼非一即零。穆斯林女人若是穿頭巾就是“傳統的”,反之則是“現代的”。穿就是“被壓迫的”,反之則是“思想開放的”。包頭巾的是“狂熱派”,不包頭巾的是“溫和派”,又或者是“世俗派”。

P235 “你們西方人公開求愛、私下禱告,我們穆斯林剛好完全相反。”

P238 “遮蔽彼此的差異,能促進世人以人類的身份相待。”

P239 早起伊斯蘭文本認為,只要發生在有婚姻關係的一男一女身上,性是美妙的生活元素。……聖訓集強調夫婦不僅應該有性關係,而且還要能夠享受它。“不要像個動物一樣對你的妻子射精。”……伊斯蘭將性描述為“超驗的驚鴻一瞥”。伊斯蘭不支持賭神,沒有僧侶或修女的主流傳統。

P240 色慾只是真主為生育目的植入人體內的一種衝動。……是“農業意象”。

P241 沒有婚姻關係的性,是伊斯蘭世界最嚴重的罪行之一。

第十章 解讀<婦女章>

P257 在西元七世紀的阿拉伯半島,女人擁有(任何)權利,而且是與男人不相上下的真主創造物,堪稱一革命性概念。在前伊斯蘭時代的阿拉伯半島,女孩被視為拖油瓶。她們是嗷嗷待哺的一張嘴,出嫁時身體需要穿戴昂貴嫁妝,因此有些女嬰一出生就被殺掉,埋葬在廣漠沙丘——《古蘭經》明確譴責的一項習俗。

P259 儘管令人窒息,習俗只要行之有年,就習慣成自然了。……“不公義自有一套秩序,經過一兩個世代,人們看不到公義的事,會以為那就是常態。當你試圖伸張正義,此舉可能造成改變,並在短時間內使人感到失序。”

P260 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財產,“因為財富使人嚴肅對待他人,好讓她們得到一定的尊重。”

第三部 世界

第十一章 朝聖者的行進

P291 崇拜真主之外的一切——亦即以物配主——是伊斯蘭最重的罪。

P292 一個好的穆斯林不會用邏輯檢視先知傳統。

P300 宗教經驗和日常生活之間的互相滲透,正式穆斯林生活的一種特色,也是它的有點。伊斯蘭有無限的宗教精神性空間,但它也為社會提供指引。它不僅對每個獨一無二的靈魂感興趣,並且在意這些靈魂和世界的互動。

第十二章 耶穌、瑪利亞和《古蘭經》

P303 穆斯林信眾認為穆罕默德延續《聖經》傳統,是最早可追溯至亞當的一神信仰先知譜系的最後一人。“真主想給每個人公平的機會,祂派出許多信使,但他們之間真正的差別,只是語言、文化和歷史的不同。訊息總之是一樣的:相信真主。”

《古蘭經》可以區分前伊斯蘭時代的阿拉伯人和有經書的子民,前者為多神信仰異教徒,在聖殿崇拜各個偶像,後者則是《妥拉》和《聖經》的所有者。“對於猶太人和基督徒,我們抱持尊敬,因為他們的聖典。”

P304 五大先知——努赫(Nuh,諾亞)、易卜拉欣(亞伯拉罕)、穆薩(Musa,摩西)、以薩(Isa,耶穌)和穆罕默德——“在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是信徒們的典範。若我們對瑪爾嫣(瑪利亞)或以薩一無所知,我們是失職的信徒!”

P310 相信耶穌“沒有父親”,也是對在意身份認同躲過信仰的猶太人的職責。……“這是為了提醒他們,家族譜系的關係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信仰和行動。”

P311 “宗教最初是有本有末的,但經過代代相傳,禮節和禮貌在宗教里的重要性日增,這意味著宗教精神的消失。”

P312 當今的穆斯林經常只是緊抓信仰的外在表現:“人們忙著擔心他們的鬍子,或她們的頭巾,於是信仰淪為他們的身份認同。每個文化、每個宗教都有這個問題。外部表象愈來愈重要,內在的靈魂則被遺忘。”

宗教不是為了給人身份認同而存在!宗教的用途不是為了讓你能說出“我們屬於這群人”。可是,在當前這一刻,百分之九十九的穆斯林把宗教當做身份認同!而真主不喜歡身份認同。祂不要世人因其歸屬而自豪。祂要的是信仰,是實踐。

P318 認同政治也有悠久的歷史,棲居在更寬闊的宗教史之中。

P319 我對以小故事討論文明的方法感到絕望。那感覺,仿佛永無止境的乒乓球賽:“你說說你認識的穆斯林,我再跟你說我認識的。”或是,“你說說你認為具煽動意味的《古蘭經》詩句,我會拿出呼籲和平的詩句反擊。”這樣的套路沒玩沒了,是用例子攻擊彼此,而不是探索彼此。

無論是《古蘭經》或成書較早的《聖經》和《妥拉》,只要有心,找到煽動性言語不是難事。真正的挑戰始終是向後退,不要斷章取義。但這樣的學習宛若奢侈品,超越許多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所能負擔。

第十三章 超越政治

P323-324 “穆斯林”一詞的意思是“順服者”或“和平者”。但 Muslim(穆斯林)首字大寫(一個信仰團體)和小寫(順服真主的一神論者)的意思,天差地遠。

……大寫 M 的穆斯林,餵養了整個“文明衝突”的迷思,聲稱伊斯蘭和西方是兩個密閉體系。持此概念者,認為兩者互不相干;對雙方陣營的極端分子而言,“伊斯蘭世界”和“西方”正竭盡全力地消滅對方。……新聞記者也買大寫 M 穆斯林的帳。小寫 m 的穆斯林沒有故事,說穿了,只因他們不會創造衝突。

P332 沒有根基、去脈絡化的伊斯蘭類型,反映出它被生產的過程:全球化。這些人的祖先沉浸在某地方穆斯林文化之中,擁有共同的記憶、歷史人物和習俗,而這個“去連結”的伊斯蘭卻像是手機 SIM 卡:一個便於攜帶、可被取代的信仰,沒有屬於自己的根基和文化。

第十四章 法老和他的妻子

P339 妥協會帶來和平,如此一來,受打壓的社群將換得療傷的時間和空間。“弱小的人,若不承認弱小,只會給自己帶來愈來愈多的傷害。求和等於爭取時間。”

P343 我們只是地球的過客,對土地或權力的庸俗追求不是伊斯蘭的重點。

P344 伊斯蘭主義者最大的問題,在於傾向把伊斯蘭的重點放在政治鬥爭,而不夠注重宗教虔誠。“政治事務是伊斯蘭的一部分,但伊斯蘭不等於政治事務。”

P346 “批評西方,是把他們想象成一支軍隊,是想要在軍事上擊敗他們,但西方不等於軍隊。西方也是思想,是文化,是歷史。包含所有面向。”在當今這個時代,試圖圍起一個純淨的伊斯蘭世界,不受全球文化的吹拂,是有勇無謀的行為。

P348 “如果英國是真正的問題,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為什麼想來英國?為脫離英國殖民獨立而戰的那些人,他們的子孫都跑來這裡!全都來英國定居!”

“若穆斯林沒妥善運用這個空間——亦即心的空間——就沒有權利批評另一個更大的空間。”

P352 全面“伊斯蘭化”,源自對西方權力和地緣政治優勢的深層嫉妒。“他們想要的,是一切西方擁有的。”

P353 操縱飛機撞向雙子星大樓的人,重創了美國,但也重創了世上的穆斯林。……聖戰分子把穆斯林世界的問題推到西方頭上,美國鷹派則過分誇大聖戰分子的威脅。阿卡蘭認為,雙方都不願意正視其社會病灶。以穆斯林的情況而言,病灶是錯誤地背離真是的虔誠,轉而追求認同政治。以美國的情況而言,病灶是道德衰敗,以及對“暴飲暴食、金錢、性愛等”難以抑制的慾望。

P356 伊斯蘭主義者的計劃,以及蔚然成風的“伊斯蘭化”一切事物,上至戰爭,下至選舉,全都充斥對西方權利與財富赤裸裸的嫉妒。

第十五章 戰爭故事

P368 謝赫說,當代的聖戰是世俗的,不具精神性。發動聖戰的人不是出於過分虔誠,反而是欠缺虔誠:“根本是把暴力伊斯蘭化,人們以為能利用伊斯蘭爭取土地、榮譽、尊重或金錢,但他們不是虔信宗教之人。他們毋寧是遵循有違伊斯蘭精神的典範。”……與一般看法相反,絕大多數聖戰極端分子沒有受過穆斯林學校教育。他們往往受世俗而技術性的教育,像是工程、電腦程式設計或醫學,而不是探究古典伊斯蘭思想的細微差別。

P389 對西方積怨最深的是“受西式教育的人”,而非穆斯林學校的畢業生。

P370 把聖戰變成伊斯蘭生活的中心,誠如許多極端分子所為,是對《古蘭經》內容的中傷。

P371 在西方,“jihad”(聖戰)這單詞——字面意思是努力或奮鬥——已經和少將參與的戰爭變成同義詞。但自我聖戰(jihad al-nafs),也就是個人對抗自己比較不好那面的奮鬥,意味著努力壓制負面衝動、朝虔誠生活邁進的心力。……武裝聖戰是簡單的道路,保持終身順服真主的奮鬥要困難多了。“讓脖子被割開一次很容易,日復一日、時時刻刻低著頭很困難。”

在誘惑圍繞下努力保持虔誠很難熬。實際打鬥說不定還比較簡單:“在女人、迷你短裙、賭場和槍的地方,試著當個好穆斯林吧。”

第十六章 最後一課

P377 “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每一刻,人朝著死亡前進,無論走著路或坐在原地,無論喜怒或哀樂。”……過於依戀此生,就好比一個旅人決定在火車站蓋房子,而不是穿越火車站。

P382 “還有誰在我的家鄉焦慮地等著我?還有誰因為我的家書沒送達而不安?我會去您的墳頭這樣抱怨:從今以後誰會在午夜的禱告里想起我?”——伊各巴勒寫于母親死后的詩句。

P386 我是伊斯蘭瑰寶的收藏家,在博物館盯著玻璃罩欣賞,而不是到清真寺俯臥禮拜。

P390 謝赫說,可是把握今朝的態度否認現實。“這社會上,老人、病人,全被擺到一旁。人們只在乎年輕的臉孔、發光的臉孔。想想社會對電影明星的描繪。社會不在乎那些人年過三十的生活!我們只看到他們年輕時的樣子。”他主張,西方文化不重視生命的完整弧線:“大家都說,‘想要充分了解一件事,觀察它的所有面向,綜合全部心得,就是答案。’在西方,人只認識生命的一部分。”……“當一個文化能夠接納死亡,對人是種解脫。”

P391 在美國服喪往往是寂寞的。社會逼迫服喪者復原,回歸正常,繼續追求幸福。死亡硬生生被活埋,或只能在諮商師與神父面前談論。對傾向正常思考的生者國度而言,死亡太過無可挽回,太過無從修復。

結語 永恆回歸

P401 他講優素夫故事那天,在白板上畫的圓圈和直線,就是虔誠伊斯蘭生活的素描。圓圈:日復一日的循環,穆斯林不變的面向真主。線條:穆斯林棲身的空間。他說,身在何處不是你需要煩惱的事。面向真主才是:“以敬畏真主的心情,永遠遵守這個循環。”

P402 我逐漸了解《古蘭經》不單是夾在封面和封底之間的一疊紙張。稱它為一本書,也就是能從頭讀到尾的東西,就像用各種期待將它防腐保存。說到底,又是一個限縮它意義的方式:一個護身符,一部宣言,一份操作指南,一個政治工具。

揣摩《古蘭經》的意義,我認為回歸的比喻最貼切。它是信徒再三回歸之處。

回歸的動作——回到他的禮拜墊,回到他的《古蘭經》和古典文獻——往往能夠拓展他的世界觀,而不是限縮之。

P403 阿卡蘭告誡:“翻開史料文獻,回到你的禮拜墊上,把信仰變成屬於自己的,不要人云亦云。閱讀。思考。撣拂傳統日積月累的塵埃,將祖先的因循守舊一併掃除。真正的敬神必須無視蒙面罩袍、鬍鬚和伊斯蘭法,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它們只是道具,而非虔誠的表現。真正的敬神是虔信精神,對回歸的覺悟。”

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通常被描述為人生因搬到西方而一分為二的一群人。在美國和歐洲,如何兼顧國家安全以及融合少數穆斯林群體的問題,意味著連字號,像是“穆斯林-美國人”或“英國籍-巴基斯坦人”里的-符號,被當做切割的裂縫,而非銜接的橋樑。但移居可以把人切成半個,也能加倍成兩個。

P411 學習謝赫的信仰讓我能夠實踐自己的信仰。我相信,人因試圖理解他人而完整,我們的課程就像對我信仰致敬的儀式。倘若他徹底被我的世界觀說服,或我被他說服,我們說不定會破壞這份友誼的脆弱生態系統,因為使這份友誼更豐富且更不尋常的正是我們的分歧。因為若說了解分歧是我個人重視的價值觀之一,它絕對也是《古蘭經》倡導的重要價值觀。《古蘭經》說,唯有透過差異性,才能真正認識自己身為人的形狀和分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古蘭似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