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谈佛》读后感

春如绣
2017-11-12 看过

1.以语言比较与溯源的角度,论证“佛”并非“佛陀”的简称,而是两种不同外来语言的音译(先有“浮屠”、“佛”,后有“佛陀”之词汇)。并推论当时佛教传入具有两种途径。——此切入点甚妙,非精通当时周边诸种语言不能为。

2.总结曰“世界宗教的发展是有共同规律的。这个规律可以用如下的方式来表述:用越来越少的努力(劳动)得到越来越大的宗教满足。”

一分耕耘才可有一分收获,学佛人当以此自警。

3.感叹一个时代在个体身上的印记之深。

季老在书中,批评说“过去在评价佛教方面,不是没有问题的”。又说“我们必须对佛教重新估价。”自述在半个世纪里,对佛教研究“始终锲而不舍,我在这方面的兴趣也始终没有降低。”,却同时又说“我个人研究佛教是从语言现象出发的。我对佛教教义,一无兴趣,二无认识。”

一方面,季老这种“不知为不知”的实在态度令人敬重;另一方面,五十年,只研究学术问题,却不曾一尝佛法,不由觉得很感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季羡林谈佛的更多书评

推荐季羡林谈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