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雪人 8.6分

雪人:精神病学刑事案例之一

李霖生北川若瑟

雪人:精神病学刑事案例之一

Michel Foucault说言语(parole)终究只是单纯的注疏(commentaire)。人类表述那已说出的言语之际,同时也要复述那些从未说出的言语。

注疏尝试着将凐远古代抱残守缺与固步自封的漫谈( discours),翻译成为另一种文白夹杂的吊诡的漫谈。

雪人,只是一个转喻。转喻一种来自DNA的遗传学的疾病。罹病的末期,你像雪人一样,凝视着冷酷的大地,永远无法阖上眼睛。

于是雪人,又成为一个隐喻。隐喻心灵冷酷,但是脆弱的结构。永远不能拥抱热爱的激情。以一种永冻的决心,愣愣凝望着一切热爱的生命。

一旦变成雪人之后,热爱混杂着阴郁的恐惧,恐惧与热爱太阳神强光照耀的真理世界。因为启蒙的那一刻,就是生命冰消雪散的时候。

然而雪人以一种悲剧的姿态,表现生命炽烈的欲望。虽然必须冷酷的禁忌,造成无法言喻的痛苦,雪人仍然撑住一脸隐秘的微笑。...

显示全文

雪人:精神病学刑事案例之一

Michel Foucault说言语(parole)终究只是单纯的注疏(commentaire)。人类表述那已说出的言语之际,同时也要复述那些从未说出的言语。

注疏尝试着将凐远古代抱残守缺与固步自封的漫谈( discours),翻译成为另一种文白夹杂的吊诡的漫谈。

雪人,只是一个转喻。转喻一种来自DNA的遗传学的疾病。罹病的末期,你像雪人一样,凝视着冷酷的大地,永远无法阖上眼睛。

于是雪人,又成为一个隐喻。隐喻心灵冷酷,但是脆弱的结构。永远不能拥抱热爱的激情。以一种永冻的决心,愣愣凝望着一切热爱的生命。

一旦变成雪人之后,热爱混杂着阴郁的恐惧,恐惧与热爱太阳神强光照耀的真理世界。因为启蒙的那一刻,就是生命冰消雪散的时候。

然而雪人以一种悲剧的姿态,表现生命炽烈的欲望。虽然必须冷酷的禁忌,造成无法言喻的痛苦,雪人仍然撑住一脸隐秘的微笑。纵然生命如此寒冷而短暂,我依然岁岁年年,乘愿再来。

身体是生命的隐喻。所以说临床医学直接由身体的生理现象,宣告死亡,生命终结。

所谓自然死亡,难道真的是无辜的死亡?杀人的终极理由,如果是神意,我们可以问罪于谁?

如果杀人的动机来自DNA,我们可以问罪于谁?找不到杀人者,缺席的杀人犯真的是无可罪责的死亡?Medea的正义,悲剧的正义,难道只是诗学的正义?

Claude Lévi-Strauss说:万物皆因居得其位,所以获得了他们存在的神圣性。反之,如果万物被夺去其位,则宇宙必将崩坏。所以神圣之物因其所具有的位置,撑起了宇宙的秩序。

礼教的繁文缛节意在微调(micro-péréquation)宇宙的神圣秩序,务必令万物持盈保泰。这是建立在宇宙论之上的伦理学。

《易传》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这是建构君父的城邦,政治诗学的残酷美学。

Michel Foucault说:西方人离不开上帝。并不是因为西方人执迷于形上学的慰藉。而是因为我们无法摆脱上帝诠释世界的修辞学。我们可以说,修辞学创造了世界。

贝尔豪斯公海豹杀死母海豹,是基于对自身基因的爱。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繁衍公海豹对于这只再也不会与自己交媾的母海豹,为了断绝母海豹与其他公海豹交媾的机会,必须诛杀。这是动物遗传学的诠释与注疏。

古代许多君父的城邦,对于劈腿的人妻,施以极刑。《圣经》里提及,公众以乱石击死淫妇的案例。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以「浸猪笼」「骑木驴」虐杀淫妇。这是父权伦理学的修辞学。

雪人的正义,混杂了达尔文主义的遗传学诠释,以及封建礼教的伦理学注疏。读者在阅读《雪人》之后,到底是因为认同人性向善的选择?还是陷入弱者苍白的虚无主义惊悚之中?又或者可能在内心深处,迷恋着精神病患追求生命自由的权力意志?

通俗的读者可能认为,这些探询与省思只是炫学者的多余与无聊。而Jo Nesbø随着这一类的忽视与无知,转瞬沦没于沉默的暗夜之中。

中文读者则又有另一番不幸的遭遇。因为中文版的翻译者,面对与中华文化同样博大精深的精神殿堂,早已暗暗瞠目结舌。一位中文译者面对强势的资本主义全球化惊滔骇浪,不自觉心虚地变成殖民地的本土网民(native informant),致力于以宗主国的修辞学,说出宗主国的语言。但是他们往往无法察觉,西方语法学里的上帝。说到底,《约翰福音》的第一句:「泰初有道。」令浮士德都绞尽脑汁。更何况中文翻译者的中文造诣,可能只停留在八零年代后的中级学校水平。

翻译即是注疏,翻译即是诠释。翻译即是评论。T. S. Eliot说:只有诗人可以借着诗,以评论诗。

名家如Micheal Connlly 誉Jo Nesbø与Raymond Chandler等列,其实Jo Nesbø文采斐然,满篇诗意。唐朝大诗人李商隐,善用典。Jo Nesbø小说中,处处是机关,处处是密码。可惜中文译者屡屡漏接好球。漏接的好球直接变成致命的坏球。

所以对于Jo Nesbø小说的爱好者,不如直接阅读英文译本,来得痛快。 李霖生於石舟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雪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