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启示录》读书笔记

小华
1.间离
幻化和荒诞化是把小说和人生间离的重要手段。红楼梦通篇以写实为主,插入神话式的情节(谶语、异兆、神秘),把参照系从大观园人物的身边猛然拉回青埂峰无稽崖大荒山,从色拉回空,以灭亡为前提写繁华,以背叛为前提写热恋,以不可当真为前提写未失其真,给读者留下了欣赏和二度创造的自由。若完全的写实,则变成作者的介入,作者的态度,作者的教化。精神病医生无法欣赏患者,我们却可以欣赏舞台上的装疯,正是舞台的间离效果。
 
2.红楼梦里的时间
所有小说故事的时间把握的基本矛盾是总体是过去时和过去完成时,具体描写则多为现在进行时,这一矛盾在红楼梦中尤为明显。红楼梦里时间线非常模糊,使红楼梦的情节不像一条线的延伸,而是一个平面上的编织。可以理解为红楼梦本身就是石头的一次回忆,在回忆中只能记忆事件,而不可能准确厘清事件发生的时间。
 
3.贾宝玉的性格
  非责任非使命非献身的自我中心的个人主义,非文化非社会非进取的性灵主义(追求审美的满足),天真的审美喜悦式的泛爱论与唯情论,充满对死亡、分离、衰老等的预感、恐惧与逃避的颓废主义,善良软弱而对一切无能为力的消极人生态度。
 ...r>
显示全文
1.间离
幻化和荒诞化是把小说和人生间离的重要手段。红楼梦通篇以写实为主,插入神话式的情节(谶语、异兆、神秘),把参照系从大观园人物的身边猛然拉回青埂峰无稽崖大荒山,从色拉回空,以灭亡为前提写繁华,以背叛为前提写热恋,以不可当真为前提写未失其真,给读者留下了欣赏和二度创造的自由。若完全的写实,则变成作者的介入,作者的态度,作者的教化。精神病医生无法欣赏患者,我们却可以欣赏舞台上的装疯,正是舞台的间离效果。
 
2.红楼梦里的时间
所有小说故事的时间把握的基本矛盾是总体是过去时和过去完成时,具体描写则多为现在进行时,这一矛盾在红楼梦中尤为明显。红楼梦里时间线非常模糊,使红楼梦的情节不像一条线的延伸,而是一个平面上的编织。可以理解为红楼梦本身就是石头的一次回忆,在回忆中只能记忆事件,而不可能准确厘清事件发生的时间。
 
3.贾宝玉的性格
  非责任非使命非献身的自我中心的个人主义,非文化非社会非进取的性灵主义(追求审美的满足),天真的审美喜悦式的泛爱论与唯情论,充满对死亡、分离、衰老等的预感、恐惧与逃避的颓废主义,善良软弱而对一切无能为力的消极人生态度。
 
4.情与政
红楼梦所描写的贾府生活有两个聚焦点,一个是情,一个是政。情以宝玉为核心,宝黛爱情为主轴,宝钗黛三角关系为主要纠葛辐射开去,分为审美与性灵的层次,体贴与献殷勤的层次,单纯肉欲的层次;政以凤姐为核心,分为位与势,道与德,权与术。情的必然结果是悲剧,政的必然结果是衰败,情既是腐烂的因素,又是对腐烂的反抗。婚姻与爱情的分离是情的悲剧根源,势与权与道的分离,是政的悲剧根源。
 
5.红楼梦的主题
两组矛盾范畴:色与空,兴与衰。色空暗含物哀之美,兴衰是东方式循环论的反映。红楼梦的一大主题是人的存在与行为的荒谬。秩序是先验的,秩序带来别无选择的命运,最终使人丧失主体性。
 
6.其他
     小说结尾的最大困难是前半部分和中间部分过于成功,因为作者经历了创世的上帝,描绘冲突的导演,超度角色的神甫三重身份,难度越来越大,需要不断超越自己。曹雪芹有可能一开始就没有完成后半部分,才会在前半部分和中间部分埋下大量伏笔。
     很多作家是提线木偶戏的表演演员,过于重视风格化;而曹雪芹创造世界后便隐于幕后,在作品中完全感知不到作者的存在。
     “万恶淫为首”的道德观念对女性的威慑力量远远超过了孝悌礼义忠信廉耻的准则,更容易获得普遍的认同和自发的维护。就连林黛玉也不敢公然将这一规范突破太多。

2017-4-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启示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启示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