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的七十五年

李昱言

我不是一个 20 世纪的小说家,我不现代,当然也不后现代。我沿袭了 19 世纪小说写作的形式。我是老派的,是个讲故事的人。我不是分析家,也不是知识分子。在写作中,真正永恒的是故事、角色、欢笑和眼泪。 ——约翰 欧文

《独居的一年》封底引用了作者的这样一段话。没有推荐,没有序言,也没有后记,582 页厚厚的一本全部都是故事。

每个经历过义务教育阶段的人都有过(也许至今还在有)一个习惯,也就是试图从文章里面找出点意义来,逐字逐句地分析用了哪些手法,要表达这样那样的思想感情,最后写一篇比文章都长的读后感来。但是在一本 47 万字的小说里这么找,似乎有点困难。这里的困难不仅是长度上的,而是你在这本书里实在是找不出这样的意义来。它就是故事,是当局难以忍受其存在的没有任何意义的故事,但就是让人喜欢。

John Irving,写了 19 本小说,5 本被改编成电影,还获得过一次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方方面面都体现其讲故事的成就。《独居的一年》本身也在被人称为是小说教科书。J...

显示全文

我不是一个 20 世纪的小说家,我不现代,当然也不后现代。我沿袭了 19 世纪小说写作的形式。我是老派的,是个讲故事的人。我不是分析家,也不是知识分子。在写作中,真正永恒的是故事、角色、欢笑和眼泪。 ——约翰 欧文

《独居的一年》封底引用了作者的这样一段话。没有推荐,没有序言,也没有后记,582 页厚厚的一本全部都是故事。

每个经历过义务教育阶段的人都有过(也许至今还在有)一个习惯,也就是试图从文章里面找出点意义来,逐字逐句地分析用了哪些手法,要表达这样那样的思想感情,最后写一篇比文章都长的读后感来。但是在一本 47 万字的小说里这么找,似乎有点困难。这里的困难不仅是长度上的,而是你在这本书里实在是找不出这样的意义来。它就是故事,是当局难以忍受其存在的没有任何意义的故事,但就是让人喜欢。

John Irving,写了 19 本小说,5 本被改编成电影,还获得过一次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方方面面都体现其讲故事的成就。《独居的一年》本身也在被人称为是小说教科书。John Irving 在 1998 年对故事节奏的掌控能力,对故事中间穿插故事的信手拈来就已经令人惊叹。一本小说,分成 1958 年夏天、1990 年秋天和 1995 年秋天三部,讲了 Ruth 父母 Ted, Marion 和他们死去的儿子的故事,Eddie,一个被 Ted 雇来当助手的青少年的故事,以及在他们步入中年后穿插着不同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人的故事。这样的写作,类似《百年孤独》让人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感受到大段时间的流逝。作者对人物的描写是全书的亮点,每个人物——甚至是那些一共也没提到几次的人物——都用很短的篇幅写得有血有肉。由于人物的饱满和故事的相互穿插,这本书是名副其实的 page-turner,在没有看完之前时时刻刻想把它看完。

文中的几段感情,几个主要人物,可以说都是很非主流的(当然主流也没什么好写的)。作者在竭尽全力的把故事往新奇、有趣的方向写,也是作者在试图做出真正的好东西,这是最应该赞扬的品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