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自己独居的一年

Z

读完这本书之后我疯狂地去查阅资料,想知道欧文写这一本书的时候多大。我在网上搜了老半天,搜到这本书是1998年写的。欧文是42年生人,于是这本书应该是他56岁时候写的。书中主人公经历寡居的年龄是41岁。我必须要承认,刚刚二十多岁的我是无法理解那时心情的,但是这本书的伟大之处正在于,即便我无法真正理解他们,我仍旧能感受到这这本书里面丰沛的情感。

人们难以做到理解别人,这是人的天性。人们在理解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时,最为看重的是事情施加于自己身上的影响。父母感情不和,我们在意的是自己缺少的关爱。亲人逝去,我们在意的是自己内心的缺失。每每当我们为别人流泪的时候,内心所感的难道不是自己内心的伤痛么?我们真的很难理解别人的,我们都是任性的孩子。正因为如此,我们很难去理解这个世界。因为我们只看重这个世界对我们施加影响的那部分,我们的眼光是如此的狭窄,我们的观点是如此的片面,我们漠视别人的情感,只顾着自己的心情宣泄。

不过我们还是有希望的。因为我们有机会再与这个世界的缠绕之中短暂地脱开身来,在独居的日子里关照自身。当我们理解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们才能真正的理解别人。当我们真正看到这个世界对...

显示全文

读完这本书之后我疯狂地去查阅资料,想知道欧文写这一本书的时候多大。我在网上搜了老半天,搜到这本书是1998年写的。欧文是42年生人,于是这本书应该是他56岁时候写的。书中主人公经历寡居的年龄是41岁。我必须要承认,刚刚二十多岁的我是无法理解那时心情的,但是这本书的伟大之处正在于,即便我无法真正理解他们,我仍旧能感受到这这本书里面丰沛的情感。

人们难以做到理解别人,这是人的天性。人们在理解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时,最为看重的是事情施加于自己身上的影响。父母感情不和,我们在意的是自己缺少的关爱。亲人逝去,我们在意的是自己内心的缺失。每每当我们为别人流泪的时候,内心所感的难道不是自己内心的伤痛么?我们真的很难理解别人的,我们都是任性的孩子。正因为如此,我们很难去理解这个世界。因为我们只看重这个世界对我们施加影响的那部分,我们的眼光是如此的狭窄,我们的观点是如此的片面,我们漠视别人的情感,只顾着自己的心情宣泄。

不过我们还是有希望的。因为我们有机会再与这个世界的缠绕之中短暂地脱开身来,在独居的日子里关照自身。当我们理解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们才能真正的理解别人。当我们真正看到这个世界对自己的影响,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世界。当我们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丑、自己的恶、自己的不完美。我们才能真正理解这个世界的丑,这个世界的恶,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当我们真正做的让自己的心和整个世界互相映照,我们便能真正找到自己,对一切释然。于是,在那一刻,我们能够理解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我在这本书中得到的最宝贵的东西,我们自己本身就不完美,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一个完美的世界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