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叫魂 9.0分

叫魂-乾隆的选择

骑行的关不羽

官僚君主制是指国家由职业官僚统治,君主本人成为了“最高行政长官”(一颗镶钻的螺丝钉),他的专制权利会受到政府所颁布法规的约束。专制和常规权利在这其中经历了此消彼长的历史过程。为什么君主和官员会选择这个制度?这个制度似乎限制住了君主的权利,而官僚们是出于什么目的也成为这个政策的支持者?君王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事件,即使他再勤勉也无法将所有注意力都泼洒出去。他需要制定一整套的程序,按照他的权利和意愿来使官员替他完成对百姓和官僚的控制,完成事件的前期铺垫,君王要做的是最后的决断,决断之后再讲其意愿下达给官员执行。正是因为君王的精力有限,无法做到事无巨细,他就必须将权利下方,也就是官僚君主制的“常规权利”,官僚们依照成文的法规,来为他服务。但这样一来,君主的专制权利就被官僚分摊了。而官僚们之所以愿意接受这个设定,当然也存在因权利在手而得到快感的原因。还有一点,是官僚们可以依靠成文的法规保护自己。这些繁琐的规章条例至少...

显示全文

官僚君主制是指国家由职业官僚统治,君主本人成为了“最高行政长官”(一颗镶钻的螺丝钉),他的专制权利会受到政府所颁布法规的约束。专制和常规权利在这其中经历了此消彼长的历史过程。为什么君主和官员会选择这个制度?这个制度似乎限制住了君主的权利,而官僚们是出于什么目的也成为这个政策的支持者?君王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事件,即使他再勤勉也无法将所有注意力都泼洒出去。他需要制定一整套的程序,按照他的权利和意愿来使官员替他完成对百姓和官僚的控制,完成事件的前期铺垫,君王要做的是最后的决断,决断之后再讲其意愿下达给官员执行。正是因为君王的精力有限,无法做到事无巨细,他就必须将权利下方,也就是官僚君主制的“常规权利”,官僚们依照成文的法规,来为他服务。但这样一来,君主的专制权利就被官僚分摊了。而官僚们之所以愿意接受这个设定,当然也存在因权利在手而得到快感的原因。还有一点,是官僚们可以依靠成文的法规保护自己。这些繁琐的规章条例至少为他们的职责界定了某种边界,从而为他们提供了合理的理由以此对抗上级或君王本人的专制要求。因为运用、监督规则的人同样也和那些受规则支配的人一样,会受到规则的制约。

在叫魂这个事件发生之前,清代皇帝乾隆对他的官僚群体早已失望透顶。御宇以来,他发现他的官员们诸多陋习,比如上级督抚为了显示自己的个人魅力,往往会对下属采用“宽大”处理的办法。这确实是个好长官应有的品质,它软化了上下级之间冷冰冰、公事公办的官僚关系。但这就导致乾隆对下属的情况一无所知,无法对人事任命做出合理判断。比如官员们不断迎合他,他指出:“朕于事之应宽者,宽一二事,而诸臣逐相率而争趋于宽。朕于事之应严者,严一二事,而诸臣逐相率而争趋于严”比如,乾隆要求上级报告下级的过失,但官场文化却使得督抚们不愿弹劾下属,因为这牵扯到他对下属的失察之责。此外还有更加严重的--汉化。满族人以少数民族的身份统治汉族,就必须要有其政权的合理性解释。其必须体现出其民族的优势性,满族上层宣称自己是即勇敢又富有生气,即诚实又不图奢华。但当满清政府统治中国近百余年后,

他们渐渐被汉族文化所感染,失去了自己的特征,变得贪婪懒惰,而在商业上,原来的游牧民族如何与中原人民比拟,导致大量的满族人的土地落入汉人手里,甚至有满人居无定所。

总之,乾隆对常规的官僚制度是无比失望的,他进而转向了专制手段介入官僚之中,他要求所有督抚要越过常规途径,向他本人直接上报密折,要求前往外省就职的官员需要来宫中面见他,以他自己的角度对官员进行点评。他还要求所有高级官僚不由吏部而由他来任命,以增加他的个人关系在整个官僚系统中,所有被他任命的官员如果不能完成他的预期,那不仅仅要收到吏部的弹劾,更是一种对乾隆本人的忘恩负义。乾隆通过这几个手段,将自己的专制力量加入到官僚体系之中,他要证明自己不是整个帝国的程序上的一环,而是帝国的最高权力。

1768年清帝国发生的“叫魂”事件,是在乾隆想大力整治官员,加入更多专制力量的背景下发生的。虽然事件本身是如此的荒谬。虽然我们不能说这是乾隆有意利用该事件,但我们可以明确的是乾隆当时确实是对官僚们的各种行为一肚子火,他需要具体事件宣泄出来。因此在面对“叫魂”案时,他对事件的反应受到了他对政权的顽疾:汉化、常规化的影响。他的朱批语气严重膨胀了该事件,将其定义为谋反案,也就引发了一系列的闹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叫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叫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