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华亭 鹤唳华亭 8.6分

我也曾躲过那些声色光影

无患子

一、靖宁元年季春的这一日,有畅畅惠风,容容流云。天色之温润可爱,一如粉青色的瓷釉。交织纷飞的柳絮和落樱,于白日下泛起莹莹的金粉色光华。在釉药薄处,微露出灰白色的香灰胎来。

——《靡不有初》P1

二 、外间气候尚未寒透,细雪如雨,触地便融,墀上一片阴湿。一路望天,已成铁青之色,霭霭重云直压到了大殿正脊的鸱吻上,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岁暮阴阳》P43

三、春日迟迟,午后的日影携着花影,渐渐游转到了廊下。有和风澹澹,扑入书窗,夹着啾啾鸟鸣,融融花香,也烦气了一股翰墨书香。

——《已向季春》P27

四、窗外海棠的幢幢花影,投上她研磨的手指,投上太子握笔的手指,也投上了案上笔架山边,蔻珠方才索要未遂的那张粉笺。

——《已向季春》P29

五、建盏内壁上一滴滴幽蓝的曜变天目,两三萍聚,如同暗夜里闪烁的一只只鬼蜮的独眼。P41

庭中有溶溶夜色,半爿明月已排云而出,虽非望月,却也皎皎可爱。东风乍起,翻起满院花草香,涟漪一般慢慢浮散,和如水月光一道湮湿了他的袍摆。P42

月色如水,月色如练,月华满袖,月华满襟。投在怀里,浮在池中。笼在梨花上,整个天地间都...

显示全文

一、靖宁元年季春的这一日,有畅畅惠风,容容流云。天色之温润可爱,一如粉青色的瓷釉。交织纷飞的柳絮和落樱,于白日下泛起莹莹的金粉色光华。在釉药薄处,微露出灰白色的香灰胎来。

——《靡不有初》P1

二 、外间气候尚未寒透,细雪如雨,触地便融,墀上一片阴湿。一路望天,已成铁青之色,霭霭重云直压到了大殿正脊的鸱吻上,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岁暮阴阳》P43

三、春日迟迟,午后的日影携着花影,渐渐游转到了廊下。有和风澹澹,扑入书窗,夹着啾啾鸟鸣,融融花香,也烦气了一股翰墨书香。

——《已向季春》P27

四、窗外海棠的幢幢花影,投上她研磨的手指,投上太子握笔的手指,也投上了案上笔架山边,蔻珠方才索要未遂的那张粉笺。

——《已向季春》P29

五、建盏内壁上一滴滴幽蓝的曜变天目,两三萍聚,如同暗夜里闪烁的一只只鬼蜮的独眼。P41

庭中有溶溶夜色,半爿明月已排云而出,虽非望月,却也皎皎可爱。东风乍起,翻起满院花草香,涟漪一般慢慢浮散,和如水月光一道湮湿了他的袍摆。P42

月色如水,月色如练,月华满袖,月华满襟。投在怀里,浮在池中。笼在梨花上,整个天地间都泛着缟素一般的炫炫光芒,略一恍惚便疑心自己身在梦中······不知长州的月色与京师相比,有几分不同?照在甲胄上与照在梨花上,照在旌旗上与照在丝帛上,那景象定是不一样的罢?听说月下的大漠,与千里雪场相似······P43

残烛摇曳,无边的夜色从窗外欺压上来,将她剪裁成一片单薄的只影,贴在了窗棂上。P43

——《金瓯流光》

六、雨已绵绵下了数日,如今满地皆是被打落的桃李花瓣,红红白白,衬着茸茸青草,苍苍绿苔,煞是新鲜可爱。案内几案上的青瓷白莲花出香袅袅吐出香烟,氤氲散开,混合着湿润的水汽,沉重地往人衣上跌撞。P51

屋内的烛火越来越暗,她躺在榻上,眼睁睁的瞧着桌上蜡炬终于燃到尽头,熄灭了。起初是一片灰暗,可是月光投了进来。清清淡淡,就像水一样淌了半屋。几日雨后,今晚终于又了出月亮。可是已经有人再也瞧不见这梁山落月的景色了,只剩下她一人还在这里,带着一身的伤痕。活着,看着,思念着。P55

沿着游廊走,到转角处,抬头便可以看到云在遮月,花枝沙沙乱摇,檐角风铃也叮咚作响。暖风和暖,靖宁二年的春天已经到了深处。P58

——《白璧瑕瓋》

七、轿内的光线是一种平和的微黄,于这人声鼎沸的闹市中隔出了一方清净天地,夏风涌动,帘幕飘举,她手中的栀子花散发出一阵浓郁的、隶属于夏日的香气。刚刚攀折下的花枝,新鲜的花朵白得隐隐翻出碧绿。

——《白龙鱼服》P69

八、雍风暧暧,鼓入袖中,隔开了肌肤与布衣,仿佛贴身穿着的便是上好的丝绸。傍晚人定后,由青砖地面激荡起得脚步声,经由花木、栏杆、回廊、深墙的反复折荡,已经变得暧昧柔和。P79

药玉色的天空,明星其绚,虽无霁月,却有光风,吹在脸上身上,说不出的惬意。旁道人家门户,窗中透出星星灯火,伴随着车上的油香,既温暖且安详,阿宝不忍卒看,禁不住牵袖掩目。P80

——《微君之故》

九、此时日影游浮,如春波般摇荡于他水色曲水锦道袍的衣裾上,可以清楚看到其上水波的暗纹是怎样承载着朵朵浪花,绵绵不绝地在他的沉水衣香中传递流转。P87

摇曳的烛火,将她们的影子投在壁上,阴沉沉的一道又一道,原来天早已黑了。宫人们焚起了炉香,是沉水的气味。她回想起了他水色衣香中的朵朵落花,也想了起了锦绣的另一个名字:落花流水。P88

——《逆风执炬》

十、晚照方好,半天斜阳徐徐铺开,如流丹,如吐火。映得瓦釜飞甍流光错彩,青槐弱柳含翠耀金,,街上熙来攘往的行人,头脸衣衫也皆渲染成了朱赤之色。偶有官马过闹市,搅起漫天红尘,看来明天又是太平盛世里的一个晴好天气。

——《碧碗敲冰》P98

十一、丢下手中的翰墨,于庭中散漫行走了几步,其时月初,也无月可赏。檐下宫灯,随风而动,摇摆得久了即使闭上眼睛,竟也有了些初秋的寒意。P112

美人展颐,如春花绽放,只是今年的春天,早已经过去了······将翠钿从掌中拨下,看着它们飘落至青砖地上,便如春雨落入平湖一般,没有半分声响。既不再发光,又映着黑色的地面,便再也看不见了。P113

如是望去,殿外正是血色落霞漫天,殷殷地灼着眼睛,四周的金砖却如一注秋水,不凝不冻,但寒凉入骨。整个晏安宫中,燃烧着一片冰冷的火海······P117

——《悲风汩起》

十二、月色清明,将他一道孤影拉地老长,直投到了太湖石山的这边来。

——《铉铁既融》P126

十三、宫灯高耀,凤管声和,酒浆国物皆铺排上桌,众人方察觉夜色转浓,天空却依旧一片青黑之色,连月亮的影子都不见······又过了不到小半个时辰,骤风乍起,金银桂花纷纷扬扬,打落满席,几片雨云由远而近,急行压来,顷刻间便将方才还是墨蓝色的苍穹遮成一片漆黑。P129

脚底是虚浮的,身后也是空茫的,仿佛置身水云之间,人间一切,都幻化成了一团风烟,那些面容、声音、光影渐渐糅杂成一片,如粼粼波光,忽晦忽明,既看不真,亦触不到。只有殿外的雨声近在耳畔,格外清明,滴答一点,滴答又一点。被风吹斜,打在铁马上,是叮当的清响;潲到檐下白玉阶面,就变作了沉沉的噼啪声。P131

——《绳直规圆》

十四、雨已极微,绵绵而下,细如游丝,却略无休止。天上云破之处,此时才涌出了一盏雪白冰轮,清澄颜色,完满无缺。飞甍凤翼上,雕栏砌栋上,石阶御道上,已经被雨淋得透湿,此刻清辉洒落,积郁于水中,分不清是月色如水,还是水如月色…捧鞭的双手,已然凉透,在月光下看去,是死一般青白的颜色。膝下由痛而木,渐无知觉。殿阁的黢黑巨影,也慢慢东移。

——《天泪人泪》P135

十五、秋日的天色和春夏总是不同,方才看着外头还只是一层昏黄,一瞬眼便全黑了下来,中间仿佛没有半点起承转合,就这样大剌剌地连接在了一起。就如同人生一样,朝穿锦绣衣,暮作阶下囚,却似乎本来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正值月朔,没有月亮,天色本不好,又无灯火,四面黑成一片。秋已深沉,既无鸟叫,亦无蝉鸣,周围虽有数十个侍卫,但各自据一隅,半分声响也无。一片死寂之中,只有晚风掠过败草,低低呜咽,灌进袖子里,潲得一身都凉透了,却也不愿回到那间屋中去。P174-175

心中竟已觉一股细细的喜乐,就如那昏黄灯晕探破一片深沉夜色。P175

时已暮秋,室外的草木大多已经枯败摇落,室内却毕竟暖和许多,是以那株草叶还有微微绿意。P176

——《草满囹圄》

十六、八月底连下了两三日秋雨,天气立刻 便凉了下来,满院蔓延的凄迷杂草变成满院蔓延的凄迷哀草,看得人越发难受。P185

天际一片寡淡云层,其下微微散射出斜日的金红光泽,映着点点灰色薄云,如视片片龙鳞一般。宫城前的隐隐南山,影廓已经不如春夏时清晰,想来其上的草木也多已凋敝。一时但觉流年似水,一逝匆匆,望着阁下五色菊花,扳指一算,才想起明日便是重阳佳节。P186

——《恩斯勤斯》

十七、长州地方的天气,说是肃杀晚秋,相比较京城的冬日也所差无多。边陲塞上,自城楼放目远眺,可见连天枯黄败草,朔风掠过,便低伏出一片惨白颜色。河道早已经枯涸,偶有些许积水的地方,也连着淤泥衰草一同凝成了腌臜冰层,隐在草下,唯独风过时才间或微微一闪。一轮澹澹白日已经升起,万里长空一片微茫,大片的流云走得飞快,适才眼见着还在远山巅上,一错目便已压到城头。雁山的余脉远远铺走过去,如青虬黑龙一般,直蜿蜒盘结到青灰色的天际,犹不可望到尽头,翻过山去便是无边朔漠。

——《日边清梦》P197-198

十八、无边无垠的暗夜,沉沉地堆积在窗外。逼迫着厅内几点摇晃的灯烛,便如同瀚海中的孤舟一般。若是站在长州城头,此刻还可以听见敲击金柝的声音,看到营中的万点军火,那种别样的繁华,能够让最璀璨的星空都黯然失色。北地的长风朗朗飒飒,一鼓作气,从雁山之北袭来,风中携带着草场、沙土和战马的气息,在那下面,还隐隐氤氲着一线微酸微腥······

——《大都耦国》P214

十九、默然东望,时近破晓,弓月不知几时已落下,白日却还没有升起,在这月与日的交替间,最后一抹夜色深沉得便如胶着一般,虽有宫灯的明亮,也望不见延祚宫的檐角。

——《我朱孔阳》P222

二十、十月朔当日,尚未交辰时,东方天空仍旧是一片沉沉黑色。冬日清晨的朔风穿过檐角廊道,席卷出阵阵尖锐哨声。殿外点点宫灯的火苗却不为所动,仍如未央长夜中一般,于笼罩内安静执着地跳跃。P239

——《十年树木》

二十一、风停了,人也定了,当整个延祚宫内外一片沉寂时,就可以听见更漏中水滴的声音,顺着铜漏嘴,一点一点滴下,绵绵如雁间春雨······窗外是深不见底的夜色,壶中的木箭也已经指过了亥时。她移开了手掌,那聚赌在掌心的光阴之水又开始重新下坠,冰凉地、沉重地、淌过指缝,滴落到铜盘上,积成一汪小水潭,在烛光照不到的地方,荡漾着深渊才具有的青黑色光泽。

——《百岁有涯》P246

二十二······穿过延祚宫后殿游廊的时候,正下着漫天漫地的霜,半爿上弦月清冷光辉流下,让人错觉四处都泼湿了。垂兽脊上、瓦当沿上,玉石阑干雕花上,探生于阶下的衰草叶尖上,都闪烁着一点一点星辰一般的华彩,好像凝结其上的,不是霜,而是露······于这片寂寂天地之间,只剩她和两个无声无息的宫人。她们一直在行走,但她们的衣裙似乎不触地面,没有脚步声,没有衣料摩挲的窸窣声,没有环佩撞击的叮咚声,宫灯和枯枝都在摇曳,铁马于檐角下来回晃动,但是听不见风声。这一片诡秘的寂静中,她自然也听不出坚冰破碎前那细微的征兆声。P254

她抬起头,廊脊上的兽首,在宫灯昏黄的光晕下,正在露齿狰狞而笑、它们的眸子,和草叶一样,也泛着冰冷的白光。在这座阴沉沉的伏魔殿里,在她的身前身后,看得到看不到的地方,都是这样闪闪烁烁的白色眼睛。P255

抬首东望,那爿半月已不可见,只余一道黯淡天河划过半空,灯火为风熄灭,周围暗了许多,也没有了先前那道诡异的白光。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冬夜风的呼啸声被檐角劈开,拉长,就好像远处地方又人在哭泣。P255

她的身前身后都是无垠暗夜,寒风在耳边呜咽,眼睛被风射得酸痛。P255

——《露惊罗纨》

二十三、冬日的灰白天色含混暧昧,一如现下的时局,可一丸落阳却浓墨重彩,红得干净利落,仿佛一枚空印錾在了被玷污的画纸上,蘸的是上好朱砂,丝毫都不曾向外洇浸。殿外的廊柱叫夕阳照射,在地上拖出一条条巨大的暗影,中有一条正好打中定权前胸,那影子犹如带着廊柱的重量,压得定权只觉胸口抑郁难当。P267

他一壁极力躲避着那游移的日影,一壁却已叫那日影逼入了墙角,再避无可避,只得任由暗影碾过全身。极目而去,那盏浑圆落日已经堕入殿堂檐角。宙无极,宇无极,四野八荒,玄黄莽苍,北溟之外尤有北溟,青云之上尤有青云,这都是凡夫俗子的目力无法穷尽的。然而比廊影更阴沉,比落日更炽烈,比这天地更空茫的,却是凡人腔子里一颗空落落的心。P269

——《薄暮心动》

上完

一、起时是塞北仲秋黄昏的苦雨,如倾盆滚珠,急转直下,伴着江畔衰柳,打头疾风,更添行人之苦;后又转成京师盛夏午后的骤雨,无凭无依,倏尔而来,击碎清圆水面,扯裂点点绿蘋,满池荷叶都盛着喧闹无比的雨声;待得快煎干之时,却又淅淅沥沥,缠绵流转,迎面扑来阵阵沾染着水汽的栀子花香,刚刚开放的槐花被打落一地,青青白白,不胜哀婉,这是江南春暮夏春时节的细雨。

——《风雨鸡鸣》P10

二、天色一片铁青,略无一线阳光,寒风刮在身上,如斧锯刀劈一般······不过中间几步路没有屏蔽,已冻得一身冰凉。P20

不知何时天色全暗,已有碎玉琼瑶飘落。初时星星点点,其后却如破絮,如鹅毛,渐渐密了起来。P23

因是月初,更兼落雪,无月无星。天地间一片混沌,夜色深沉,如洪荒初辟,宇宙重开。······风已经渐定,剩漫天大雪寂静落下,足底如踩金泥玉屑一般,铮铮有声,岁独行入暗夜,亦不觉寂寞。平时看惯的一阁一殿、一石一瓦,一应变得面目模糊。天地间全然翻作陌生的模样······P26

——《万寿无疆》

三、透过方寸窗口,可见洁白雪片碎玉抛珠,泼天直直垂落。楼作纯银,阁成水晶,朱梁碧瓦隐去了颜色,不见梁间双燕,瓦上鸳鸯,繁华喧嚣过的万事万物,都静静地湮没在了雪场之下。那晶莹白雪,只凭借几盏昏暗宫灯,便折射出了万点晶莹微光,仿佛雪地里亦睁着无数双盈盈泪眼。P26

天地间是如此寂静,可以听见大学落地的声音,清润的,细碎的,绵延不断,此起彼伏。她的耳畔似有风铃动,环佩击,玉漏滴。他手中所携的那点昏黄微光,是黑白天地间的唯一一抹颜色,追逐他渐去渐远,直至隐入深沉夜色,不可复见。雪地上只余他的孤单足印,又为漫漫飞雪慢慢掩盖,终于完璧如初,毫无瑕疵,什么都没有留下。P31

——《雪满梁园》

四、御园中荷叶初败,莲蓬子老,空气中仍存丝丝暑热余温,不可复闻蝉噪,虽是穷夏初秋而如晚春······此时正当胡枝子的花季,台阁的角落时时可见状如风铃的嫣红花朵。深宫寂寞,晚风熏染而过,铁马叮咚轻响。修长的花枝轻摆,那声音便如花朵相撞发出的一般,一院之内再无别的声音,光阴仿佛凝滞在檐角,迟迟不肯向前流去。

——《三边曙色》P49

五、天色向晚,暧暧余晖在人周身,犹待一丝温情。

——《襄公之仁》P52

六、其时天方入秋,阁内的窗格却仍按夏日习惯未铺设窗纸,窗外竹帘也依旧高高卷起,午后和风阵阵入室,窗下的花枝沙沙摇摆,棋盘上花影与日影重叠纵横,一室内皆是清通秋气。

——《终朝采绿》P59

七、河边开出的轻盈荻花在秋风中瑟瑟抖动,低伏出一片与四周景象格格不入的动人淡紫色泽。来自雁山之北的风同样拂动了骏马的马鬃和河阳侯兜鏊上的红缨,并带来了马匹汗液和沙土的气息。P62

——《树犹如此》P62

八、殷殷雨意比雨水率先来到秋日的京城,已在京中盘踞了数日。如果说禁中别处的雨意是来自久熏不干的衣裳,檐下嘶哑的铁马,芙蓉塘外的轻雷,那么东宫的雨意却是来自殿下的白玉石阶。秋雨阴冷的潮意伴随着地气,催生出春夏皆不可见的青苔,薄薄覆盖了延祚宫阶脚间的缝隙。青苔的绿意四散开来,渗入底层石阶上细如发丝的裂痕,而雨意便透过这些如有生命的绿色发丝穿过宫人们的丝履,至于足底,至于心中,使人的心情也变成阴郁的碧绿色,一样湿漉漉地向下垂坠。

——《谢堂燕子》P70

九、连日阴而不雨,整座宫殿内部都充斥着古老廊柱从内里散发出的腐木气,和着门环上兽首的铜腥气以及檐下风铃的铁锈气,无论如何熏香都掩盖不住这些令人不快的朽旧气息。至于今秋,阴郁的天气便不只是添了这一桩烦恼······P74

几页朱窗洞开,可窥见殿外风雨如晦,夹带着隐隐惊雷,虽近处馆阁亦不可明白辨识。P75

······自觉凉风携雨丝如室内,檐外水声潺潺,数日浊气,一朝驱尽。P77

十、京城已经云散雨霁书窗外也重新有了秋雀噪晴的诘诘之声。····金燧和火绒,借着窗外日光,将纸笺引燃,眼见它灰飞烟灭,而那线龙涎香气依旧缠绕四周,弥久不散。静好的秋光透过朱窗入室,被窗格分成一方一方,投在定权身上,如同碎金。他静坐于碎金之中,呼吸着指间的余香。

——《亢龙有悔》P85

十一、窗外的衰草覆满白露,促织在期间鸣叫,飞蛾奋力地扑打着窗棂,发出了义无反顾地声音。

——《荆王无梦》P92

十二、是日春和,即便是在仲春也属绝好的气候。云澹天青,惠风徐来,正值海棠、桃、李、樱花季,絮翻蝶舞,满苑花如锦绣。······几阵清风拂过,花香浓腻有如脂粉,鲛绡敷面一样使人透不过气来。淡红、粉白、淡白、洁白的千万花片在风中席卷流转,明灭翩飞,壮烈如急雨,入大雪,如繁华梦散。P139

日且西沉,花如雨坠····夕阳中,人去春空,空余葱茏嘉树,狼藉残红。P142

——《盛筵难再》

十三、仲春的夜晚,望已至,夜幕初临,天色如青黛,无月无星。······没有一丝风,连轻薄的春衫在动作静止后也毫不动摇。没有一丝声音,连呼吸都隐忍到了最低的极限。没有光,最后一线光明已经追夕阳隐退;也没有完全黑暗,他的双眼仍然可以辨识出足下的路程。环绕的宫室如此堂皇,身处的广场如此空旷,天地如此温暖,如此寂静。······宇宙间,林无静树,川无停留。P158-P159

——《林无静树》

十四、桂栋兰橑,彤庭玉砌外是平原晴翠,古道远芳;平原古道外是叆叇轻岚,如黛青山;青山外是翠色氤氲的无垠青天。

——《金谷送客》P200

十五、连续两日的雨不知何时停了,乌云既散,眼前的城楼上,浮现出一轮巨大的血红色的圆月,如暗色的苍穹睁开了一只因怒而红的天目。P231

眼前天空由墨色继而转青,只有那轮血色圆月,却始终坚定地倔强地占据着长天一隅。直到最终的最终,无可奈何,为东升的白日取代。P232

——《护摩智火》

十六、暮春将尽,斑驳墙面中一样显示出水汽滋荣,欣欣草木一样显示出生意盎然。

——《孰若别时》P238

PS·定权已故

十七、庭中云静天高,苔绿枫红,跫音不响,袅袅秋风不兴,亭台寂寞,金绿小池塘平静无波澜。

——《澧浦遗佩》P244

我到现在还记得大三时的自己在读到第二十三的时候,抱着书在学校图书馆门口哭得无法停止的模样,是时已是深夜,周围漆黑一片,早已过了那个让人极度痛心绝望的黄昏时分。梁园在微博里说过,ta认为最让人绝望的就是日暮时分。自那以后,每每日落,我都会想起梁园这段话来。

出生是一种原罪,定权是,我亦是。那时候我第一次认出了自己不可言喻的处境,认出了其中的残酷荒谬,努力寻求解脱之道,却无人可问,无人可诉。

自然环境中的风霜雨雪是最避无可避的东西,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原本最是稀松平常的,我在后来的反复阅读中一直存有这样的疑问,那些东西何以到了这里就变得件件是昭示罪孽的证明?是不是你也是这样的人,自己也没有办法?

声色光影中,那滴答滴答时光流逝的脚步声以及与之相伴的抽离感,心上分分钟如坠秤砣,无一刻的安宁。你是不是也挨过一个又一个难以度过的长夜,任月光侵占,又消失,但避无可避,满腔身心充溢的是缓慢的、不可言说的苦楚,凄厉而绝望。

在后来的日子里,无数写手笔下出现过无数的形似或神似定权的男主,亦有无数敏慧如阿宝的女主,可并非锦绣地狱里成长的人们是如何能够知晓萧三的心呢,多数不过学皮难似骨。

记得梁园微博没清空的时候,有过你穿着一身明服的照片,底下有人看到你桌上的陈设评论说:都是好东西。还有那张挂在书桌前的字画,我很想问问,定权身上是不是有梁园的影子。

那年梁园回来按留言送书,虽是我的特别关注,我也因为在路上没看到消息,失去了收藏签名本的机会,这是一直以来的憾事。三四年间,懒惰愚笨如我一直未有好好写下一篇文章来纪念,那些风骨之言有太多人说过了,他们也说得非常好。选的这些声色光影里,我看到了梁园对生命的体察感悟,直戳吾心,直述吾心,“世人心所欲出不能达者”梁园说了出来。

去也终须去,难再留。

Ade,我的大学时光。Ade,我的青春岁月。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鹤唳华亭的更多书评

推荐鹤唳华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