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精心设计的“连环杀人案”

星空变话

赫尔克里•波洛那个死在1975年8月6日的矮个子比利时人,顶着他那卷曲的特色小胡子又回来了…

两年前,我寓居临川,初遇阿加莎•克里斯蒂,阿婆的原著《东方快车谋杀案》仿佛冬日的热泉,冰火两重天…

那一年的遭遇我记得的不多,下意识地想要淡忘,却犹记得当时窗外飞雪,鹅毛连天,这在南方水乡是难得...

显示全文

赫尔克里•波洛那个死在1975年8月6日的矮个子比利时人,顶着他那卷曲的特色小胡子又回来了…

两年前,我寓居临川,初遇阿加莎•克里斯蒂,阿婆的原著《东方快车谋杀案》仿佛冬日的热泉,冰火两重天…

那一年的遭遇我记得的不多,下意识地想要淡忘,却犹记得当时窗外飞雪,鹅毛连天,这在南方水乡是难得一遇的。我坐在房间里眼巴巴地看着,室友回家过年了,他的房间我便临时征用,他收藏的这本小说自然被“饥渴难耐”的我收入囊中…

故事开篇,和几乎所有侦探一样,波洛拥有超乎常人的敏锐的观察力和推断力,但和我们熟知的福尔摩斯不一样,波洛没有所谓的“基本演绎法”。打个不甚恰当的比分,波洛的思维像是一个棋盘,福尔摩斯的思维像是一个殿堂。

胜天半子——《天局》!人生如棋,阿婆的故事则从女性特有的细腻着眼人性与公平的冲突——波洛常说,哦不,是“我,赫尔克里·波洛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说:一个人说话,不是对的,就是错的。恰如棋子,黑白分明。

两起命案因为一节车厢重叠在了一起,一般而言谋杀案会局限在几个人身上,但是阿婆神乎其技的想象力,合情合理地让一个车厢的人成为“帮凶同谋”,一两个人说谎很容易识破,但是所有人都在说假话,你还觉得这是假的吗?你敢怀疑所有人吗?

曾经,听过一个故事,里面有两个村庄,一个真话村,全村人只会说真话,一个假话村全村人只会说假话。有一天一位真话村人来到了假话村,大受欢迎。那里的人惊奇于他的真实争相于他交流,畅快于不用时刻怀疑的感觉。于是有人和他回到了真话村,可旧习难改,谎话连篇被人识破,众口铄金,灰溜溜地回去了。季羡林先生曾说:“真话不说全,假话全不说。”但是我更想改成,“真话不说全,假话不全说。”或许这才更符合实际吧。

为了复仇,这个冬天车厢里满满当当的乘客的灵魂已经死过一次了,他们成功摆渡到了复仇的彼岸,现在是时候决定是否让他们登陆了。

公平的天平不会永远是对称统一的,是非对错站在不同的角度自然有不同的结论。应该有一个普世的标准吗?窃以为不必,辩证地看正是这许许多多的不公平,世界才非一般的精彩,一如罗素所言——层次多态乃是辛福本源。

(未完待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