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公民 第一公民 8.1分

陈嘉庚的遗产——读夏蒙《第一公民:陈嘉庚传》

尘世土著

自从搬到集美,就经常在嘉庚公园跑步。整个集美区,嘉庚体育馆、嘉庚公园、嘉庚剧院、敬贤公园(陈敬贤是陈嘉庚胞弟)、师范学院、轮机学院、水产学院、龙舟池、集美学村、鳌园……可以说到处都有陈嘉庚先生的痕迹。于是就想了解这位厦大、集大校友尊称为“校主”的老先生。夏蒙这本书的立场当然是共党立场,对陈嘉庚通过一次延安探访之后就青睐中共着墨甚多。整体感觉,陈嘉庚是一位很传统的民族主义者,一位务实的、很有生意眼光的老派士人,也是一位关心家乡,关心国事,倾资兴学的忠诚的教育家。 陈嘉庚一生最推崇“诚毅”二字:诚以为国,毅以处事。他曾经发表演说,力证世界上那些不讲诚信的有权有势者最终都是身败名裂。他自己一生确实大公无私,做人做事的出发点都是为国为民,而诚毅二字,应该也就是他留给厦大、集大、集美学村诸多学校的最重要的文化遗产。至于陈嘉庚到底是如何在南洋商场上逐渐脱颖而出,本书并未做详细介绍,也许陈嘉庚自己1944年在印尼玛琅躲避日本入侵期间写下的《南侨回忆录》会更值得一看。陈嘉庚做事有闽南商人特有的那种务实精神,他往往能从错综复杂的政治表象中看出事物的本质,厘清政治里面的核心即权和钱的争夺。 抗战期间,陈...

显示全文

自从搬到集美,就经常在嘉庚公园跑步。整个集美区,嘉庚体育馆、嘉庚公园、嘉庚剧院、敬贤公园(陈敬贤是陈嘉庚胞弟)、师范学院、轮机学院、水产学院、龙舟池、集美学村、鳌园……可以说到处都有陈嘉庚先生的痕迹。于是就想了解这位厦大、集大校友尊称为“校主”的老先生。夏蒙这本书的立场当然是共党立场,对陈嘉庚通过一次延安探访之后就青睐中共着墨甚多。整体感觉,陈嘉庚是一位很传统的民族主义者,一位务实的、很有生意眼光的老派士人,也是一位关心家乡,关心国事,倾资兴学的忠诚的教育家。 陈嘉庚一生最推崇“诚毅”二字:诚以为国,毅以处事。他曾经发表演说,力证世界上那些不讲诚信的有权有势者最终都是身败名裂。他自己一生确实大公无私,做人做事的出发点都是为国为民,而诚毅二字,应该也就是他留给厦大、集大、集美学村诸多学校的最重要的文化遗产。至于陈嘉庚到底是如何在南洋商场上逐渐脱颖而出,本书并未做详细介绍,也许陈嘉庚自己1944年在印尼玛琅躲避日本入侵期间写下的《南侨回忆录》会更值得一看。陈嘉庚做事有闽南商人特有的那种务实精神,他往往能从错综复杂的政治表象中看出事物的本质,厘清政治里面的核心即权和钱的争夺。 抗战期间,陈嘉庚虽然对国党下面的体制、官员多有批评,但是整体上对蒋介石这位抗战领袖还是力挺到底。不管是从金钱,还是从社会舆论各方面支持甚多。而在后来的国共内战期间,陈嘉庚逐渐偏向共党一方。按照本书的描述,是他看到了太多国党的口是心非言而无信。当时陈仪主持闽政,苛政杂捐众多而怨声载道,陈嘉庚多次建议蒋介石换掉这位“党人”均石沉大海。后来的每一个关键时期,陈嘉庚几乎都代表东南亚华侨坚决站在共党一边。而他对当时活跃各界的历史人物的评价,也与中共的评价如出一辙。这当然是一种事后诸葛亮般的描述,一家之言,无法让人信服。 49年,陈嘉庚也受毛之邀请回国参加政协,而本书对陈嘉庚为何只身一人回国,而把夫人子女(共17位子女)统统留在新加坡语焉不详。也许这恰恰就是陈嘉庚的政治智慧。虽然陈嘉庚的活动在英国殖民政府内部引起争论,但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吊销陈嘉庚的英国国籍。1950年之后,陈嘉庚由全国政协副主席而全国人大常委,可以说他晚年是作为一个代表华侨的类似吉祥物的一类郭嘉领导人而存在的。49建政初期,这类人还有很多,其中很多是49前很有社会地位的人物,但49之后显然他们讲话已经没有那么有用了。 对于49之后的部分,本书很多都是一笔带过。比如陈嘉庚开始并不支持“抗美援朝”,他认为鼓动中国出兵朝鲜是斯大林的一个阴谋,意在缓解苏联在欧洲面临的压力同时进一步控制朝鲜和中国。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针见血的观点。而当抗美援朝真正开始之后,陈嘉庚却毅然捐出500万元人民币的“寒衣捐”,希望能减少志愿军的伤亡。 49之后,历史的走向与之前他率团参观延安时留下的“勤劳诚朴,忠勇奉公,利国利民,实行民主”的印象大相径庭,不知道陈嘉庚是作何感想。至于之后的一些大事,他的立场也是耐人寻味。比如对全国政协二届一次会议,他认为“发言大同小异”。对于批判胡风运动,他“保持沉默,从不提及”。对于农村合作化运动,他“有所保留”。对于57年反右运动,他“最不理解”,“十分反感”。书里说陈嘉庚当年对反右运动的支持文章,是徐四民执笔,他并不同意。而徐四民晚年在香港也表示愧疚,直言自己“干了一件坏事”。陈嘉庚对于大跃进和大炼钢铁,“打死也不相信”。但是面对需要人人过关的大跃进,他也“显得有些无奈”,亲自起草了《集美学校对整风运动实事求是启事》想在厦门日报发表,没想到题目被改成《陈嘉庚先生为集美学校跃进措施启事》。这之后,因为病情加重,老先生连表达意见的机会也没有了。1961年8月12日,老先生逝世,享年88岁。陈嘉庚逝世后办追悼会,周恩来、朱德、陈毅、黄炎培、沈钧儒等人执绋起灵,可以说是备极哀荣。之后他的遗体由专列运回了家乡,埋葬在了和厦门岛隔海相望的集美鳌园,也是叶落归根,得偿所愿。 这本书的作者夏蒙是一位编剧、央视记者、纪录片导演,代表作都是一些非常主旋律的电视作品,写这类人物传记当然有其局限性。很多地方细节不清,也有很多拔高的歌颂的段落其实没有必要。作者好像是在浓墨重彩渲染一个被当成“偶像”的完人,而不是忠于历史真正去研究陈嘉庚波澜壮阔的一生。 试想,如果老先生再多活些日子,活到文革,可能身后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如今,嘉庚公园已经免费开放,而位于嘉庚公园里面的鳌园也已经成为集美标志性建筑供后人参观凭吊。每次在嘉庚公园跑步,我总在想各种关于他的问题,比如陈嘉庚到底经过了怎样的一生;他早年的商业帝国如何建立又如何一步步萎缩;他倾资兴学建设集美学校、厦门大学又有着怎样的波折;民国时主动将厦大改为国立,49后私立师范,私立大学被禁止时他又有何感受;他社会政治地位的逐步提升和华侨中各种社团、帮派之间又有怎样的关联;他晚年如何评价自己弃蒋拥毛的历程;他的后人现在是在新加坡还是集美,过着怎样的生活;文革时期连曲阜孔府都不能幸免,为何鳌园能得以保存;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同样也是捐资助学的刘文彩和陈嘉庚死后的待遇有如此的天壤之别。等等这些问题,看完这本书,可以说了解了一点点,当然还远远不够。希望有机会找到《南侨回忆录》这本书看一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第一公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