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我还是选择的月亮?

岁月静好

第三次了,这本书,或许陪我走过了一段困顿的旅程,所以,一定要写点什么来纪念.

王尔德曾写下: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
作者应该从写作本身,从思想的宣泄中获得快乐;至于其他,都不必介意,一本书的成功或失败,或在于或诋毁,他都应该淡然一笑。
在和斯特里克兰的来往中,正式这一点是我不安。有人也说他们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这多半是自欺欺人。一般而言,他们能够自行其是,是因为别人看不出他们的怪异想法,最多因为三五知己的支持,他们才敢一意孤行。如果一个人的离经叛道切合他在阶层的行事作风,那他在世人面前违反常规倒也不难。这会让他洋洋得意。既标榜了自己的勇敢,又不用承担风险。但是,想让别人认可,这或许是文明人最根深蒂固的本能。

最近读书很乱,本来想重新读《三体》,因为听了高晓松的晓说,但是这哥们儿把所有的剧情基本说了一次以后,我很难再读进去那些晦涩的技术细节,看到第二部的前半部,就进行不下去了。

所有的人都说,读书这个事情,勉强不来,想看的时候再看好了...


显示全文

第三次了,这本书,或许陪我走过了一段困顿的旅程,所以,一定要写点什么来纪念.

王尔德曾写下: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
作者应该从写作本身,从思想的宣泄中获得快乐;至于其他,都不必介意,一本书的成功或失败,或在于或诋毁,他都应该淡然一笑。
在和斯特里克兰的来往中,正式这一点是我不安。有人也说他们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这多半是自欺欺人。一般而言,他们能够自行其是,是因为别人看不出他们的怪异想法,最多因为三五知己的支持,他们才敢一意孤行。如果一个人的离经叛道切合他在阶层的行事作风,那他在世人面前违反常规倒也不难。这会让他洋洋得意。既标榜了自己的勇敢,又不用承担风险。但是,想让别人认可,这或许是文明人最根深蒂固的本能。

最近读书很乱,本来想重新读《三体》,因为听了高晓松的晓说,但是这哥们儿把所有的剧情基本说了一次以后,我很难再读进去那些晦涩的技术细节,看到第二部的前半部,就进行不下去了。

所有的人都说,读书这个事情,勉强不来,想看的时候再看好了。

去kindle里面找想读的书,又看到了毛姆《中国屏风》,其实就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小小细节

他在什么地方见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什么样子,没有前因后果的写一些小片段,而恰恰这些小细节,读了几个又把我吸进去。

回过头再读《月亮》离第一次都已经快3年了吧,当时的我,有多困顿?

我画很多线,是为了让自己记得看到这些文字时内心的触动。

20171111-13:00


故事都快接近尾声了,越到后面,越画了好多线,才知道我看的那个版本和之前看的纸质版本不是一个译者,也知道都不是我选的这本书的译者。

但是貌似大家对我看的两个版本的译者评价都高一些,真好。

估计再读个把小时就可以看完了,有点不太舍得,不太想就这么结束,因为我还没想好这篇书评到底怎么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