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的陨落

阿拉蕾和丁小雨

和很多文学史上的经典一样,《巨人的陨落》从一开始就是以小人物的视角切入的。然后从底层人的生活出发,顺藤摸瓜一般地将整个世界的波诡云谲娓娓道来。就像同胞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一样,从头至尾作者的视点都聚焦在少年哈利的身上,然后伴随着他的成长牵扯出魔法世界瑰丽异常的黑夜传说。 但是,肯·福莱特显然更进了一步。他没有满足于塑造一两个下层小人物作为主角,而是刻画了诸多国家诸多阶层的诸多人物。从比利到列夫、从艾瑟尔到格雷戈里、从格斯到菲茨,尽管后两人并非社会的底层。但在时代的大潮之下,所有人都沦为了历史的玩物,挣扎在战争与政治的漩涡中万劫不复又浴火重生。 那些盛世下的蝼蚁们,他们目睹了太多的世态炎凉,无论是西伯利亚的莽莽雪原还是阿伯罗温的地下矿井,渺小的他们只能苟且偷生负重前行。他们曾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死在罪恶的屠刀之下,也曾怀了主人的孩子后惨遭抛弃。旧时代从来不曾给他们任何生活的希望,而他们也未曾真正想到过人人生而平等。

而战争改变了这一切,它毁灭了成千上万的年轻生命。对活下来的人,它许诺给他们一个新的世界。这,是他们应得的。 于是,比利开始混迹政界、格雷戈里跻身苏维埃权贵、列夫靠着帅...

显示全文

和很多文学史上的经典一样,《巨人的陨落》从一开始就是以小人物的视角切入的。然后从底层人的生活出发,顺藤摸瓜一般地将整个世界的波诡云谲娓娓道来。就像同胞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一样,从头至尾作者的视点都聚焦在少年哈利的身上,然后伴随着他的成长牵扯出魔法世界瑰丽异常的黑夜传说。 但是,肯·福莱特显然更进了一步。他没有满足于塑造一两个下层小人物作为主角,而是刻画了诸多国家诸多阶层的诸多人物。从比利到列夫、从艾瑟尔到格雷戈里、从格斯到菲茨,尽管后两人并非社会的底层。但在时代的大潮之下,所有人都沦为了历史的玩物,挣扎在战争与政治的漩涡中万劫不复又浴火重生。 那些盛世下的蝼蚁们,他们目睹了太多的世态炎凉,无论是西伯利亚的莽莽雪原还是阿伯罗温的地下矿井,渺小的他们只能苟且偷生负重前行。他们曾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死在罪恶的屠刀之下,也曾怀了主人的孩子后惨遭抛弃。旧时代从来不曾给他们任何生活的希望,而他们也未曾真正想到过人人生而平等。

而战争改变了这一切,它毁灭了成千上万的年轻生命。对活下来的人,它许诺给他们一个新的世界。这,是他们应得的。 于是,比利开始混迹政界、格雷戈里跻身苏维埃权贵、列夫靠着帅气与智慧在美利坚风生水起。历史的车轮碾过,这些曾卑微如草芥的凡夫俗子们并未横尸车下,而是扛过了历史的大旗,站在新的起点上告诉人们:一切都不同了。

时代大潮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个道理今天听起来似乎再简单不过,然而对于书中那些曾经鱼肉百姓的贵族遗老们,没有比革故鼎新更难的事了。他们总幻想着保持几百年来不曾改变的传统,只因他们尽管出身高贵却眼高手低娇生惯养。 正如那位风度翩翩的菲茨,习惯于在伦敦社交场合侃侃而谈,似乎胸中有丘壑,心里藏乾坤。然而,这只是镜花水月。当兵临城下,所谓的贵族只是毫无战斗经验的绣花枕头。更加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这样的人却接过了指挥棒,于是无数的年轻人葬身在异国他乡。 权贵阶层的刚愎自用目中无人,一步步地把国家带进了战争的泥淖。而所谓的议会,在那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年代,实在是螳臂当车。 诚然,贵族们不都是沆瀣一气的蠢货,每个时代都有明白人。比如沃尔特,比如茉黛,比如格斯。你可以说他们都是出于私心,才竭尽所能避免战争的爆发。但你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是对的,他们明白战争将带来怎样的一切。但他们无能为力,而这才是最悲哀的。 任何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卫道者,终将为人民所抛弃。 一战前的英国,虽然距光荣革命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但对于大部分的英国民众而言,依然不能当家作主。这还没有算上所有的妇女和英属殖民地的人,他们只是这个庞大帝国的一个小小螺丝钉,而且被深压在帝国基座的最底层,不见天日。就像阿伯罗温矿井下的工人,整天在地下与死神赛跑。虽说上帝与他们同在,但更多的人仍旧如行尸走肉般苟活于世。 当然,还有俄国。一个愚昧封建暴戾的沙皇,始终无法跟上时代的脚步,任何时候想到的都是镇压镇压镇压。他不会想到,当他命令军队枪杀掉无数游行的民众,就已经埋下了未来葬送罗曼诺夫王朝的种子。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过去的终将过去,历史毕竟已在身后。站在一百年后的今天再去回望曾经的光荣与梦想,我们发现,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战争一旦发生,为什么而打已经不再重要,我们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我们要赢。就因为这样,多少妻离子散?多少家破人亡? 家国离乱人安在,乡关何处悲秋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