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刑 檀香刑 8.6分

画面之外的声音世界——《檀香刑》

Thomas
凌晨三点读完了这一部著作,一出猫腔戏戛然而止,久久不能平静。
本想躺在床上回味一番进入梦乡,不想无意间瞥到一眼后记,更是令我感慨万千。

后记里莫言说,这是一部讲声音的书。
我是一个从事影视行业的工作者,经常面临的事情就是一句话故事,或者一句话表达故事思想。
莫言的这一句真的点到了位置上。

“声音即是故事出处”
莫言在后记里提到这部小说的创作源泉——两个声音
其一是小时候的高密县的隆隆火车声
其二就是那一曲猫腔
这部小说源自猫腔戏《檀香刑》一个民间的故事。莫言经过再次加工,把火车声和猫腔揉在了一块:把大历史的进程和民间小故事揉在了一块;把越来越洋气的小说的叙事方式和民间乡土揉在了一块。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一个打篮球的人他每时每分都在打篮球:一个画画的人每分每秒都在绘画:我想莫言听到了声音的时候已经开始了他的创作。
这就是职业精神——你永远无法阻挡一个真正地创作者

”声音即是故事的另一视角“
本小说一共分为凤头、猪肚、豹尾三个部分。
很多读者说里面由两个视角构成了这个故事
凤头豹尾部分由第一视角入手进行主观叙事
猪肚部分采用上帝视角进行客观叙...
显示全文
凌晨三点读完了这一部著作,一出猫腔戏戛然而止,久久不能平静。
本想躺在床上回味一番进入梦乡,不想无意间瞥到一眼后记,更是令我感慨万千。

后记里莫言说,这是一部讲声音的书。
我是一个从事影视行业的工作者,经常面临的事情就是一句话故事,或者一句话表达故事思想。
莫言的这一句真的点到了位置上。

“声音即是故事出处”
莫言在后记里提到这部小说的创作源泉——两个声音
其一是小时候的高密县的隆隆火车声
其二就是那一曲猫腔
这部小说源自猫腔戏《檀香刑》一个民间的故事。莫言经过再次加工,把火车声和猫腔揉在了一块:把大历史的进程和民间小故事揉在了一块;把越来越洋气的小说的叙事方式和民间乡土揉在了一块。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一个打篮球的人他每时每分都在打篮球:一个画画的人每分每秒都在绘画:我想莫言听到了声音的时候已经开始了他的创作。
这就是职业精神——你永远无法阻挡一个真正地创作者

”声音即是故事的另一视角“
本小说一共分为凤头、猪肚、豹尾三个部分。
很多读者说里面由两个视角构成了这个故事
凤头豹尾部分由第一视角入手进行主观叙事
猪肚部分采用上帝视角进行客观叙事
其实我有一个小观点,也就是猫腔的唱词视角
这个视角对我来说也分成两部分
其一,故事中的人的唱词,这一唱词视角从一部分补足了叙事的多面性,增加了文章的律动感和音乐性。很多唱词在读者嘴里似乎未曾听过也能跟着词去哼。
最后的猫腔同时体现了故事的延续性,即孙丙的猫腔有了后来者,并把孙丙演成了一出大戏。在书的末端我们看到了一出大戏,一出声画结合的小说。
其二,后来人的唱词。”戏真的演完了吗“,我看没有。猫腔真的结束了吗?也没有
这一出《檀香刑》在文革后期也被民间搬到了舞台上,一曲猫腔再次开嗓。
文中的戏文也是经过后人传唱经过部分加工写到书里去的。
因此声音其实一直延续至今,孙丙的大戏依旧没有结束。

《白鹿原》里我们对秦腔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檀香刑》猫腔依然绕梁三尺:
 过去的老百姓大多通过嗓子传达着故事,我们也在这两本书里仿佛看到了戏中戏的效果。
 这也许就是为何这两本书都极具影视改编的可行性
 完整的故事性、完美的音乐性、戏中有戏的多维度感官。
 可是《檀香刑》直至今日依然没能搬上荧幕,我觉得除了尺度之外
 更为重要的是猫腔已经快要真正地成为了魔幻现实的传说。
 会唱的人不多,愿听的人更少了,因为这是属于故土的声音,谁还有故土呢?

最后想到库布里克说《香水》不可拍原因是影像无法拍摄嗅觉
我觉得《檀香刑》也不可拍,我们再也听不到过去的声音,也缺少了如痴如醉的乡间草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檀香刑的更多书评

推荐檀香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