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我给你讲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

二十

“悦子,你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

在悦子的回忆里,佐知子总是这么调侃她,那时她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母亲,而佐知子已经有了万里子,奇怪而又孤僻的万里子,和母亲一点也不亲近。

佐知子说,她做一切决定都是为万里子好:去美国,她说那里才适合女孩子的成长,在美国,她可以成为商人,成为明星,美国是梦想的国度,是女人解放的天堂,而她根本不在意万里子想留在哪里、长大以后想干嘛,那些商人梦、明星梦大概只是她自己不曾完成的梦想......在那些大段大段的关于美国的梦的叙述里,我只看到她大把大把狂热而自私的欲望。佐知子忽视万里子的想法,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孩子,逼迫孩子去过一种自己看来更好的生活。这是一种扭曲的爱,不管是说一不二的威严还是蓄意地道德绑架,它都那么残忍地压迫了一个孩子的心灵,就像稻草一根根压上了骆驼的背。

看到最后我才恍然大悟,悦子其实就是佐知子,整个故事只是一个老去的母亲的回忆,她在回忆里将往事嫁接、转化,拼凑成了这样一个虚虚实实的故事。

悦子在回忆里给自己的人设是贤妻良母,对丈夫、公公尽职尽责、无可挑剔。怀着第一胎的时候,佐知子总是跟她说“悦子,你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那...

显示全文

“悦子,你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

在悦子的回忆里,佐知子总是这么调侃她,那时她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母亲,而佐知子已经有了万里子,奇怪而又孤僻的万里子,和母亲一点也不亲近。

佐知子说,她做一切决定都是为万里子好:去美国,她说那里才适合女孩子的成长,在美国,她可以成为商人,成为明星,美国是梦想的国度,是女人解放的天堂,而她根本不在意万里子想留在哪里、长大以后想干嘛,那些商人梦、明星梦大概只是她自己不曾完成的梦想......在那些大段大段的关于美国的梦的叙述里,我只看到她大把大把狂热而自私的欲望。佐知子忽视万里子的想法,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孩子,逼迫孩子去过一种自己看来更好的生活。这是一种扭曲的爱,不管是说一不二的威严还是蓄意地道德绑架,它都那么残忍地压迫了一个孩子的心灵,就像稻草一根根压上了骆驼的背。

看到最后我才恍然大悟,悦子其实就是佐知子,整个故事只是一个老去的母亲的回忆,她在回忆里将往事嫁接、转化,拼凑成了这样一个虚虚实实的故事。

悦子在回忆里给自己的人设是贤妻良母,对丈夫、公公尽职尽责、无可挑剔。怀着第一胎的时候,佐知子总是跟她说“悦子,你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那时,我也觉得悦子会是一个好母亲。

在悦子看来,自己的好朋友佐知子不是一个好母亲,她口口声声说去美国是为了万里子好,毅然决然带着年幼的孩子远走他乡,最终却逼死了万里子。

故事的最后,精心建筑的防线崩塌,带着愧疚与悔恨,生活还是要继续。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一个带着不可挽回过错与内疚的母亲,她拼凑这样的故事,有逃离,有悔恨,以及深深的无奈,她无法承受那种悲痛,亦不愿面对是自己逼死了孩子的事实。

如果再来一次,我想悦子会真的做回忆故事里那样里的贤妻良母,去更多地理解孩子、关注她的需求,那样的话,景子就可以更好的成长,而她也不会陷入自责漩涡,不敢直面,只能选择逃避。就像作者说的“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这里所说的“自我欺骗”大概就是一种自我救赎式的装疯卖傻,通过撇清故我与今我的关系,来换取当下片刻的心安。生活的可悲之处,大概就在于它永远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你后来懂得的东西,对过去发生的于事无补,于是我们只能走下去,带着伤疤走下去。而这条路,注定艰难。

一个人带着愧疚,到底应该怎么生活呢?作者到最后也没有给出答案。但生活中的许多命题,本来就不存在答案,你的生活你只能过一遍,所有日子都不会回来,所有犯过的错,它结痂、脱落,印记却还在。但生活总要继续,我们围观别人的故事,就是为了更好地过自己的生活。

我给你讲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往事里有些东西太过不堪,我无法直接说出来,原谅我,你只是个旁观者,所有悲伤最终还是要由我来承担的,但我不会原谅我自己,我只能带着这些生活,只是,祝福你,不要有这样的故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