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 京华烟云 8.9分

人生,我也是其中一小丑否?

vivina
《京华烟云》是林语堂旅居巴黎时所著。林语堂自己当初是用英文写的这部小说,名为Moment in Peking,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中文版《京华烟云》是其它译者的译作,并非林语堂亲自翻译。
小说讲述了姚、曾、牛三大家族的悲欢离合和恩怨情仇。这或许会让很多人联想到《红楼梦》,没错,林语堂本意是将《红楼梦》译成英文,但再三思虑而感此非其时,且《红楼梦》与现代中国距离太远,很多内容只有中国人能读懂,所以决定自己写一部小说。不同的是,《红楼梦》是一颗石头延展开来的千古奇梦,而《京华烟云》则是在有过奢华侈靡也曾风雨飘摇的真实可触的北平城里的故事。小说从1901年义和团运动开始,直到抗日战争落上了最后的句点,这正是中国由旧入新的过程,小说的人物也自然因此分为三派,旧派、新派以及中庸。
旧派有曾老爷曾文璞和牛财神夫妇牛思道,马祖婆。曾文璞和牛思道都算是满清遗老。满清覆灭后,牛曾二人都从曾经的朝廷大员沦落失意。曾文璞是个刚强坚定的儒教信徒,在他看来,革命就等于人类文明到了洪水猛兽时代。他并不在乎清朝被推翻,也不在乎政权的归属,他怕的是随之而来变化,他不肯接受的是他引以为傲的传统文化被颠覆。他对西洋文化满满的尽是鄙夷,他...
显示全文
《京华烟云》是林语堂旅居巴黎时所著。林语堂自己当初是用英文写的这部小说,名为Moment in Peking,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中文版《京华烟云》是其它译者的译作,并非林语堂亲自翻译。
小说讲述了姚、曾、牛三大家族的悲欢离合和恩怨情仇。这或许会让很多人联想到《红楼梦》,没错,林语堂本意是将《红楼梦》译成英文,但再三思虑而感此非其时,且《红楼梦》与现代中国距离太远,很多内容只有中国人能读懂,所以决定自己写一部小说。不同的是,《红楼梦》是一颗石头延展开来的千古奇梦,而《京华烟云》则是在有过奢华侈靡也曾风雨飘摇的真实可触的北平城里的故事。小说从1901年义和团运动开始,直到抗日战争落上了最后的句点,这正是中国由旧入新的过程,小说的人物也自然因此分为三派,旧派、新派以及中庸。
旧派有曾老爷曾文璞和牛财神夫妇牛思道,马祖婆。曾文璞和牛思道都算是满清遗老。满清覆灭后,牛曾二人都从曾经的朝廷大员沦落失意。曾文璞是个刚强坚定的儒教信徒,在他看来,革命就等于人类文明到了洪水猛兽时代。他并不在乎清朝被推翻,也不在乎政权的归属,他怕的是随之而来变化,他不肯接受的是他引以为傲的传统文化被颠覆。他对西洋文化满满的尽是鄙夷,他固然也会觉得西洋的物件精巧,却也执拗地认为那是低级思想的产物。他对西方的反对是毫不妥协的,一直到他的糖尿病被一名西医治愈才稍有好转。曾文璞不在乎清朝覆灭也是属实的,不然,也不会拒绝袁世凯邀他一起复辟帝制。除去曾牛二人,辜鸿铭也是旧派中不得不提的一人,小说里基本还原了历史中的辜老。辜鸿铭学贯中西,号称“清末怪杰”,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即便是在西方如此辉煌,辜老站在风生水起的中心依然对西方的文化、语言嗤之以鼻,在“旧”中国依附依靠。其实这些旧派都不是支持拥护封建帝制的人,不过是骨子里的骄傲从不愿向舶来品低头。
说过旧派,再来就是新派。这些新派,并不是认为国外处处都好,连外国的月亮都比较圆,对中华文化嗤之以鼻的“愤青”,而是以肉体热血投身于革命的新青年们。这其中,黛云首当其冲,黛云姓牛,是牛思道侧房福娘的女儿。纵使父亲曾是满清大员,纵使有个汉奸哥哥牛怀愉,黛云却彻彻底底的成为了父亲兄长的“叛徒”,毫不妥协地斥责父母的生活方式。受了当时先进青年的激励,黛云痛斥旧官僚的生活和家庭的腐败。她参与学生运动,打章宗祥,曹汝霖的学生中就有她的身影。学生时代结束,接踵而至的是侵华战争的爆发,她毅然参战抗击日寇,这份豪情与决绝,怕是很多男儿也没有的。巾帼不让须眉,须眉亦铁骨铮铮,这便是抗日战争的底气。
在新旧派这一事上,林语堂用了不少笔墨,三十二年,北京城新学旧派人文荟萃中尤为集中。时代大背景是新文化运动,以林琴南、辜鸿铭为首的旧派和以陈独秀、钱玄同为首的新派在北京大学这片自由之地相互攻击。旧派的攻击依旧文绉绉,新派则不然,辱骂性的言辞令旧派大惊怒指。而这段新旧之间思想的激烈而又精彩的碰撞之所以发生在北大的土地上,则要归功于主张兼容并蓄的时任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
然而就是这新旧两派也曾在姚家的王府花园中一起畅谈,论其原因,便是姚家做了催化剂。姚家一家,姚思安,姚木兰,姚莫愁,姚阿非以及孔立夫和冯红玉在我看来均处于中庸,他们不对西方文化趋之若鹜,也不对传统观念唯恐避之不及。姚思安,在看透金钱乃身外之物后愈发的仙风道骨,独行十年,彳亍前行,看破红尘。他尊崇庄子,顺应天道,对于新旧派的争端纷扰,他坚信正确的会留下,错误与偏激也终会消逝。之于抗日战争,他说过,倘若连曼娘这样骨子里柔弱的人也无法忍受,中国人就一定会赢。不激进,不叫嚣,姚思安总是平静地陈述,却自信地无可抗辩。姚木兰和姚莫愁两姐妹,同样的端庄秀美,关于传统的,能诗擅赋,琴棋书画,女红刺绣。先进的,对革命与民族未来也有独到见解。可这两姐妹又是全然不同的两个人。莫愁是土命,沉稳安静,圆通富足;木兰是金命,软嫩,天真而又敏感。相应的,莫愁的丈夫孔立夫是木命,是木中上品——红硬木。土养木,天作之合,再适合不过。莫愁细心谨慎,却又包容大度,成熟稳重。立夫则是行事刚硬甚至不计后果,幸亏莫愁一直在一旁悉心打点,包容忍让,以柔克刚,这二人也算是一辈子顺利。相反,木兰是个妙想家,天真烂漫,是很有趣迷人,但往往行动不甚成熟,也因此,纵然木兰和立夫早早的暗生情愫,相互挂念一辈子我也并不认为他们在一起合适。那样的时代背景,危机四伏,我不愿看到立夫和木兰两个妙人的悲剧。
冯红玉分得的笔墨并不多,可却深深的烙在我心上。《京华烟云》和《红楼梦》是有相似之处的。冯红玉和姚阿非是表兄妹,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成人时,站在一起也是一对璧人,可无奈冯红玉身子一直柔弱,可是模样生的好,也总是楚楚动人的,她擅长诗词,充满才气,是新一辈人中最聪明的。或许是她对自己身体的不甚自信,或许是姚阿非出国留学的经历,本就敏感的冯红玉愈加地患得患失,总是触景生情,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为了与阿非的这段情常常心生猜妒,终日锁眉,最后投湖自尽,香消玉殒。我欣羡她的美貌才华,怜惜她的柔弱敏感,慨叹她的香消玉殒,可是我不过是个看客,只有重重的一声叹息。
无论新派旧派,还是中庸旁观,这些人物都是清末至抗日之间这个天翻地覆动荡不堪时代中千万中国人的缩影,在他们身上,我读到了新旧更迭,这是社会交替前行,是思想的碰撞进步。我仿佛和辜老站在伦敦街头读报,和张大千一同坐在摇椅上摇着蒲扇,和姚思安拄着竹制的拐杖穿梭游历,和孔立夫争论共产主义的真谛,仿佛拉住了走向湖畔的红玉,又好像看到了木兰奇思妙想时生动的脸。我读到了历史巨变,不是沧桑,而是震撼。这是一部长篇巨制,但却适合在夜阑人静时独自品读。上卷道家女儿,中卷庭园悲剧娓娓道来了旧时代的落寞,慢慢细读才会感到心中的钝痛。下卷秋季歌声,是对革命的讲述,通读下卷一气呵成才是上选,才能感受到革命激进的脚步。
结局,曾经的大户儿女木兰荪亚与最普通的中国人一起走在迁徙的群潮中,身影融在人海中慢慢的分辨不出来,而我们的心也似乎找到了人群中自己的位置。如林语堂女儿林如新所言,读罢,起身呷一口清茶自问:“人生人生,我也是其中之一小丑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京华烟云的更多书评

推荐京华烟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