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曼妮.拉瑟顿 热曼妮.拉瑟顿 评价人数不足

凭什么不能写读书笔记

有寂

P4

“曾目睹天主教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日渐衰落的人,并不知道教会在民众心里是根深蒂固、残势犹存的。他们不晓得,教会对于一个劳动妇女来说,会有多么神秘而微妙的束缚力。他们也不明白,做忏悔这件事和那个听忏悔的神甫,在这些可怜女人的灵魂中占有怎样的位置。劳苦妇女并不把听她忏悔、对她说话和气的神甫看做上帝的使者,看做审理她犯罪的法官和判定她能否获救的裁判,而是把他看做可以倾诉衷肠的知己,一个能分担自己苦痛的朋友……只有神甫,神甫等着她去说,接受她的倾吐。……只有神甫愿意同女佣人攀谈,只有神甫肯分担她内心的痛苦,关心那些使她苦恼和烦闷的事情,理解她那突如其来的悲伤和一触即发的怨情,而这种情绪是女仆和女主人身上所共有的。神甫是唯一帮她跳出物质世界的人,唯一能用温存、慈善和给人以希望的言语同她交谈的人。神甫说的简直是天国的语言,她从来没有在家里和周围的男性嘴里听到过。”

“他原谅这个痛苦的灵魂这样饶舌,允许她坦露心中最细微的烦闷……

这位神甫年轻、善良。他曾跻身于上流社会,在受了一次很大的感情打击之后,伤心至极,这才穿上了这一身圣服,为自己的心灵服丧。然而,在他的内心...

显示全文

P4

“曾目睹天主教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日渐衰落的人,并不知道教会在民众心里是根深蒂固、残势犹存的。他们不晓得,教会对于一个劳动妇女来说,会有多么神秘而微妙的束缚力。他们也不明白,做忏悔这件事和那个听忏悔的神甫,在这些可怜女人的灵魂中占有怎样的位置。劳苦妇女并不把听她忏悔、对她说话和气的神甫看做上帝的使者,看做审理她犯罪的法官和判定她能否获救的裁判,而是把他看做可以倾诉衷肠的知己,一个能分担自己苦痛的朋友……只有神甫,神甫等着她去说,接受她的倾吐。……只有神甫愿意同女佣人攀谈,只有神甫肯分担她内心的痛苦,关心那些使她苦恼和烦闷的事情,理解她那突如其来的悲伤和一触即发的怨情,而这种情绪是女仆和女主人身上所共有的。神甫是唯一帮她跳出物质世界的人,唯一能用温存、慈善和给人以希望的言语同她交谈的人。神甫说的简直是天国的语言,她从来没有在家里和周围的男性嘴里听到过。”

“他原谅这个痛苦的灵魂这样饶舌,允许她坦露心中最细微的烦闷……

这位神甫年轻、善良。他曾跻身于上流社会,在受了一次很大的感情打击之后,伤心至极,这才穿上了这一身圣服,为自己的心灵服丧。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仍有男子的气质,所以,他怀着伤感的怜悯,倾听一个女仆不幸的心声。他知道,热曼妮需要他,自己在支持她,使她变得坚强,并从自我中解救出来,免受天性对她的诱惑。神甫对这个情意绵绵、既奔放又娇弱的姑娘深表同情。这个不幸女子的性格和肉体,决定了她是激情满怀的,整个身心都向往快乐,而她自己又毫不意识到这点。神甫虽有自己那段往事的经验,仍对热曼妮身上起伏的情感波澜感到惊讶,甚至有些害怕了。她做祈祷的当儿,有时冲动起来,双眼发出光芒,忏悔声慢慢低沉,感情有所抑制,但很快又回复到那种极度的激动之中。在她激情洋溢之时,神甫似乎发现,姑娘至诚抵御邪恶的意念,因一时无法克制肉欲冲动而有所动摇。

可是,她的忏悔使神甫渐渐感觉到,姑娘的崇拜正在朝他身上转移。通过她的眼神、脸色和言语,神甫看出她对天主的崇敬迷失了方向。因为,有些话她不再告诉神甫;还有一些,她壮着胆子说了出来,而她对自己奔放的热情并不清楚原委。她悄悄地守候着神甫,等弥撒结束,又尾随他走进圣器室,寸步不肯离去。在教堂里,神甫走到哪里,她追到哪里。神甫试图提醒她,把这股狂热的感情从他身上移开,他变得含蓄,态度渐渐冷漠起来。对神甫情感上的这种变化,热曼妮极为伤心。在一次忏悔时,她含着醋意和委屈的声调向神甫供认,自己嫉恨两个女孩子,因为她们也常来向神甫忏悔,颇得他的青睐。青年神甫不得不就此把她打发给另一位忏悔神甫,也没做任何解释,就把她疏远了。热曼妮去新神甫处作了一两次忏悔,觉得兴味索然,以后就再也没去了。最后,她干脆不想再去。宗教在她脑海里仅留下某种遥远的甜蜜感,犹如燃香熄灭后,缭绕的气味在慢慢散开那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热曼妮.拉瑟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