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生成比喻,生成美,也许我读此书也将如此吧

无蕊
2017-11-10 16:41:16
十月底购书一次,有中华书局“理学丛书”中的《陈献章集》、《夏峰先生集》、《二曲集》,另有《颜氏学记》一部,也是中华书局所出,列入“中国思想史资料丛刊”。“理学丛书”中有《颜元集》,不过我想还是先翻翻《颜氏学记》再决定要不要买吧。
以上四部书是近日读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后想要读一读的,梁启超这部书是用十分晓畅的白话文写成,我想把它和钱穆那部同名的学术史并观,钱先生那一部体量上翻了一倍,又是后出,所以放在后面读应该更好吧,读前倒未如此计较,只是两相一比,觉得梁著可以轻松读完,就先读了。
以上是文言部分,另有《遍地风流》、《浮世澡堂》和《一个人的地理》三部。
阿城的《遍地风流》早先读过,是从网上下载了打印成册读的,我觉得这部书的价值胜过“三王”,半个世纪前的那些事情,小说笔法,我却把来当作史实,因为写得琐碎,星星点点,倒成了夜空的样子,显出非常之大气。此书以前出版过,买不到了,我对买旧书又没兴趣,这一次江苏凤凰文艺出了新版,便忍不住买一下,同时出版的阿城另外几部著作也大致读过,都很好,但是没有想买的意思。
《浮世澡堂》,周作人译本,是很早以前就想看看的了,这书有一日长闲应该就



...
显示全文
十月底购书一次,有中华书局“理学丛书”中的《陈献章集》、《夏峰先生集》、《二曲集》,另有《颜氏学记》一部,也是中华书局所出,列入“中国思想史资料丛刊”。“理学丛书”中有《颜元集》,不过我想还是先翻翻《颜氏学记》再决定要不要买吧。
以上四部书是近日读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后想要读一读的,梁启超这部书是用十分晓畅的白话文写成,我想把它和钱穆那部同名的学术史并观,钱先生那一部体量上翻了一倍,又是后出,所以放在后面读应该更好吧,读前倒未如此计较,只是两相一比,觉得梁著可以轻松读完,就先读了。
以上是文言部分,另有《遍地风流》、《浮世澡堂》和《一个人的地理》三部。
阿城的《遍地风流》早先读过,是从网上下载了打印成册读的,我觉得这部书的价值胜过“三王”,半个世纪前的那些事情,小说笔法,我却把来当作史实,因为写得琐碎,星星点点,倒成了夜空的样子,显出非常之大气。此书以前出版过,买不到了,我对买旧书又没兴趣,这一次江苏凤凰文艺出了新版,便忍不住买一下,同时出版的阿城另外几部著作也大致读过,都很好,但是没有想买的意思。
《浮世澡堂》,周作人译本,是很早以前就想看看的了,这书有一日长闲应该就可以翻完吧。以前也是买不到,这次上海人民出版社出了新版,就很想看看了,其实更想看的是《浮世理发馆》,虽然两部书都只在想像中,《浮世理发馆》却被想得更有趣些。小时候我们村上也有个理发馆,在大队屋的东山墙下搭有一间矮小的铺子,里面有三个剃头匠,两瘸一驼,一个叫天废脚子,一个叫云头脚子,一个叫成保驼子,都当面这样叫,叫的人不会觉得不尊重,听的人也不会觉得被冒犯,剃头的人自然去那儿剃头,讲山海经的人自然也去那儿讲山海经,因为不能下地干活,三个剃头匠都细皮嫩肉,加之五官端正能言善道,真可谓巧言令色,所以坐在一旁等剃头的人,无论男女,都不会觉得时间过得慢,如果把这间理发馆里每天的言论记下来,也是一部现成的书,风趣之至,真实之至,只因缺一个式亭三马,这书便随风而逝。后来理发馆解体,三个人单干,天废去镇上开馆授徒,收了不少女弟子,那时刚开始流行女孩子学理发,天废的女弟子都面容娇好扮相风骚,天废本身又是一个风流人物,混在美人堆里真令人眼红,云头仍在本村剃头,改在自己家经营,正常过日子,成保驼子是邻村人,他那个村很小,所以他除了在自家门口给人剃头外还走村串巷上门剃头,经常可以看见他甩着几乎可以拖到地面的胳膊笑嘻嘻走在大路上,而此时谁再喊他驼子他就要怒骂了,这个人后来据说死在喝酒上。
关于本村大队屋旁的剃头匠铺子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是这样的,本乡有个疯子,叫祥龄疯子,是一个精壮之人,脸上放光,很俊美,有文化,不知道怎么成了疯子,平时不疯的时候倒也人畜无害,时不时也到这间剃头匠铺子来玩,有一次,祥龄疯子坐在铺子里,有个女的在那儿等着剪头发,云头脚子就拿些不三不四的话去撩祥龄疯子,把那女的的身体形容给他听,那女的身上的衣服被云头脚子的言语一句一句剥掉,连我一个小孩子都看得见了,女的并不介意,只是笑骂云头脚子没出息,死瘸子,突然,祥龄疯子一跃而起,扑到那女的身上,一顿乱抓乱掐就要活剥,女的吓坏了,惨叫着,挣扎着,旁边听笑话的人赶紧上来拉架,疯子是很难拉开的,好不容易才拉开,女的落荒而逃,大家又笑了,但是女人的老公立刻就来报仇,气得也象个疯子,他不打祥龄疯子,而要把云头脚子好的那条腿也打瘸了。

最后一本,安歌儿的《一个人的地理》,商务印书馆出版,作者今年夏天在书话发了一个介绍此书的帖,我被书中前言一段诗歌吸引住了:

在和背弃同时拥有的归来中
我不了解那些血液,如何在奔突中滴成
一个人的身体。我可以听见这内在的教堂
在重聚的亲人中崩溃的钟声
我看见它八年的塔峰,倾斜着
穿插过合家欢上微笑的面孔
被一个旋转的手无情地支持,被你们支持
仿佛那纯粹矛盾的玫瑰
在杯盏相碰的声音中,不断
粉碎着开放:我了解
唯有这声音拥有我的至亲

这段诗写得非常有力度,但是并不觉得夸张,我想是元气充盈之故吧,这是做作不出来的,诗如此出色,文章自然不恶,作者在那个帖里发了书中一篇文章,《留在书上的划痕》,当我翻开书,看见这段诗,看见这篇文,始觉得几个月前就此能与作者有一个交流是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关于此书,我还向作者提了一个问题:“这个前言很棒,和内容一样本色,如果你确认此书的时间跨度有十五年,我就去当当买一本。”
安歌儿说:“你买书与我此书写作的历时时长有必然关系吗?”
这大概是个奇怪的问题,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得是十五年,而不是十年或者二十年,好在作者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时间对于一部书而言可以是深度上的也可以广度上的,非同小可,比如《陈献章集》、《夏峰先生集》、《二曲集》可以说是一生之书,他们不可能事先有一个写作计划,不可能为了出书而书写,成书只是瓜熟蒂落。如果跨度有十五年的话,几乎也可以肯定,《一个人的地理》不是计划的产物。
我说:“你的文字我能感觉到诚意,读这样的文字相当于过另一种生活。”
安歌儿说:“你说诚意,实在惭愧,也感动。”
这又是一个多么有诚意的回答,“修辞立其诚”,“不诚无物”,诚意是重要的,而至诚对于一个讲究诚意的人而言谁敢说已经达到呢。然而这部书有一个不小的瑕疵,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就是每篇文章后面都不提供写作日期,这有点相当于一幅地图不标经度或者纬度,我相信这些日期在文稿后面是存在的,它对于文章而言特别是对于文章编辑成书而言不是可有可无的,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
这部书装帧印制都很美,全书图文互见,图片的大小位置并无规律,图片的侧边表现在书口,长短参差,墨白杂呈,灰灰的,让我想起成年苍鹭背上的细羽,由于线装而采用胶版纸,整书手感绵柔而厚重,如果给点温暖,简直如一个活物,书刚刚拆封之后这样把玩一玩,看封底竟然粘了一根纤软的青丝,谁的,不大可能啊,用手一拂,没能拂去,难道谁在上面乱画了一道,把勒口展开,只见青丝绵延过去,尽于勒口边沿,而在勒口中央,青丝之上立一株树,青丝之下洒一片影,于是哑然失笑,欣赏这幅小小图画,需要这场小小误会,误会生成比喻,生成美,也许我读此书也将如此吧。
十一月十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地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地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