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贾惜春的自渡

北島英世
2017-11-10 12:45:20

《红楼梦》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看的书,我也算是个小“红迷”吧。《红楼梦》这部巨作任凭你是怎样的文学大家没体验过现实的生活情况是怎样也无法感同身受的。我嘴拙,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巨作了。 贾惜春,位列金陵十二钗的第八位,为贾府“四春”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其它三位为:元春、迎春、探春,正着读是为“原应叹息”、反着读是为“惜叹姻缘”)是宁国府贾珍胞妹,贾敬(个人认为是以明朝一心炼丹最后服食丹药中毒而亡的嘉靖帝朱厚熜为原型)之女,从小在贾母身边长大的她,没有受到过父母的疼爱,又偏偏成长于贾府逐渐走向灭亡的这一时期,从而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其嫂尤氏所描述的“心冷、口冷、心狠、意恨”的人。然而一切真的如此吗?她的结局会是像高鹗续书所写的那样吗?接下来我将就《红楼梦》第74回中对于贾惜春狠心撵走贴身丫鬟入画一事进而去讲一讲这一个在我看来无比可怜的女孩子的命运以及它能够带给我们的启示。 我第一次读《红楼梦》是在初一,那时候并没有直接拿原著去的,那书还没有这段,而且还因为被我妈发现读了《红楼梦》而被批了一顿。可能是逆反心理作怪吧,我当时偷偷攒着零花钱背着我妈买了一整套的《红楼梦》光碟,然后才是看了原

...
显示全文

《红楼梦》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看的书,我也算是个小“红迷”吧。《红楼梦》这部巨作任凭你是怎样的文学大家没体验过现实的生活情况是怎样也无法感同身受的。我嘴拙,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巨作了。 贾惜春,位列金陵十二钗的第八位,为贾府“四春”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其它三位为:元春、迎春、探春,正着读是为“原应叹息”、反着读是为“惜叹姻缘”)是宁国府贾珍胞妹,贾敬(个人认为是以明朝一心炼丹最后服食丹药中毒而亡的嘉靖帝朱厚熜为原型)之女,从小在贾母身边长大的她,没有受到过父母的疼爱,又偏偏成长于贾府逐渐走向灭亡的这一时期,从而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其嫂尤氏所描述的“心冷、口冷、心狠、意恨”的人。然而一切真的如此吗?她的结局会是像高鹗续书所写的那样吗?接下来我将就《红楼梦》第74回中对于贾惜春狠心撵走贴身丫鬟入画一事进而去讲一讲这一个在我看来无比可怜的女孩子的命运以及它能够带给我们的启示。 我第一次读《红楼梦》是在初一,那时候并没有直接拿原著去的,那书还没有这段,而且还因为被我妈发现读了《红楼梦》而被批了一顿。可能是逆反心理作怪吧,我当时偷偷攒着零花钱背着我妈买了一整套的《红楼梦》光碟,然后才是看了原著。果不其然我妈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说实话,第一次看真的不怎么喜欢这个角色,第一,和别人相处也不太融洽,性格太怪诞;第二,和尤氏吵架那段怎么看怎么觉得觉得她像没事找事似的,可是后来读一读,好像也就能理解了她了,并为她一生的孤苦凄凉而悲。首先我先搬出一下原文:以傻大姐捡了一个有黄色内容的手帕为导火索实为邢夫人与王夫人暗地之争以及贾府的江河日下需要“炒”几位员工进而引起了抄检大观园,到了贾惜春这一处,从她贴身丫鬟入画(元春贴身丫鬟为抱琴(个人认为谐音为“暴寝”,另有其它的许多意思这里不喧宾夺主而不细说,另外两个也是)迎春为司棋,探春为侍书(势输)(也有写作待书的),入画谐音为“入化”似乎也隐隐意味着惜春出家的结局)并无太大过错,只是私传了东西。照理说贴身丫鬟,感情应该不说甚笃也该很深(你看看黛玉和紫娟俩,简直就是闺蜜),结果就这么点小过错,连王熙凤都给求了情了,她不但不求情反而咬定牙撵走了入画。其实入画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至少我觉得在与人相处上要好过她不少,除了和信佛的以及邢岫烟以外她的人缘真的不咋地。这里她说的话您可就要注意了,有点让人不寒而栗,注意哦,说这话的年龄估计也就小学刚刚毕业那样:她首先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接下来王熙凤都求情了,您再看看她说了什么:“嫂子别饶他这次方可。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嫂子若饶他,我也不依”第一次看到这里我简直目瞪口呆,妈呀,这么小的孩子就为了把自己摘的一尘不染就如此孤僻无情。这还不算精彩的,更精彩的可以说重头戏全在和尤氏拌嘴这里了。可巧尤氏第二天来看看凤姐李纨,居然是被惜春请去的,乍一看完完全全就是惜春自己挑事。文中写道:忽见惜春遣人来请,尤氏遂到了他房中来。惜春便将昨晚之事细细告诉与尤氏,又命将入画的东西一概要来与尤氏过目。尤氏道:“实是你哥哥赏他哥哥的,只不该私自传送,如今官盐竟成了私盐了。”因骂入画”糊涂脂油蒙了心的。”惜春道:“你们管教不严,反骂丫头。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这样没脸,我如何去见人。昨儿我立逼着凤姐姐带了他去,他只不肯。我想,他原是那边的人,凤姐姐不带他去,也原有理。我今日正要送过去,嫂子来的恰好,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word天啊,更可怕了,这话说的忒吓人了。)然后入画跪下来求惜春,尤氏也是想劝劝惜春,谁知道接下来一场疾风暴雨即将来袭。原文写道:(有点长,但是要细细的看)谁知惜春虽然年幼,却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任人怎说,他只以为丢了他的体面,咬定牙断乎不肯。更又说的好:“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了。”尤氏道:“谁议论什么?又有什么可议论的!姑娘是谁,我们是谁。姑娘既听见人议论我们,就该问着他才是。”惜春冷笑道:“你这话问着我倒好。我一个姑娘家,只有躲是非的,我反去寻是非,成个什么人了!还有一句话:我不怕你恼,好歹自有公论,又何必去问人。古人说得好,‘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况你我二人之间。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尤氏听了,又气又好笑,因向地下众人道:“怪道人人都说这四丫头年轻糊涂,我只不信。你们听才一篇话,无原无故,又不知好歹,又没个轻重。虽然是小孩子的话,却又能寒人的心。”众嬷嬷笑道:“姑娘年轻,奶奶自然要吃些亏的。”惜春冷笑道:“我虽年轻,这话却不年轻。你们不看书不识几个字,所以都是些呆子,看着明白人,倒说我年轻糊涂。”尤氏道:“你是状元榜眼探花,古今第一个才子。我们是糊涂人,不如你明白,何如?”惜春道:“状元榜眼难道就没有糊涂的不成。可知他们也有不能了悟的。”尤氏笑道:“你倒好。才是才子,这会子又作大和尚了,又讲起了悟来了。”惜春道:“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尤氏道:“可知你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道:“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只是在惜春分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今见惜春又说这句,因按捺不住,因问惜春道:“怎么就带累了你了?你的丫头的不是,无故说我,我倒忍了这半日,你倒越发得了意,只管说这些话。你是千金万金的小姐,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即刻就叫人将入画带了过去。相信空间里读过《红楼梦》会比我更明白这些话怎么回事,正常思维来直接看,第一感觉就是:惜春把尤氏请来,说话步步紧逼,又要和人家断绝关系,尤氏步步退让,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姑子挑事、不讲道理最后就那样了。但是惜春说的话,通读整本书,以及细细地品惜春这个人,就会发现,她是明白人,她看得太透了,几乎没有人可以像她那样看得那么透,目光那么犀利。怎么回事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反映她这个人冷的我就不再说了,也不是这次我想谈论的主题。而是她头脑的清醒。她感觉出了:这个家药丸💊,所以她才会一直在想办法逃离这个大厦将倾的灾难。她的信佛,她的出家,说实话我觉得这人动机不纯,绝不是什么一心向佛,而是要躲,她别无选择,那是她求生的本能。如果不赶紧给自己留好退路,等待她的就是她说出来的“或打、或杀、或卖”,而且这个顺序不可以变。按理说,杀应该比卖可怕啊,这逻辑顺序不对啊。其实是这样:清代抄家:首先定你家里的人和案件有木有关联,没有好卖了,要是有可能有卖你简直便宜你了,抓起来打一顿审,然后确定你是否真的有关联,有,也就别卖了,杀,要过了没有这关才可以卖。因此叫“或打、或杀、或卖”。按理说闺中小姐,不应该知道外面这些事的,可惜春,这么小的一个姑娘她居然能知道,也是厉害。所以当她知道了这些之后,本能就是保护好自己。您可能要问了,佛家不是讲慈悲为怀么,她哪里就慈悲为怀了?许是大家《西游记》看多了,信佛的又不吃肉了又放生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我几天前做的泰国菜,俩荤的,泰国可是举国信佛的哦。这里就要说明:佛教分为“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您那吃素又是普渡众生的,是大乘佛教,讲究“普渡”,就是不光自己要“渡”还得帮着别人“渡”;而小城佛教讲的是“自渡”,是一种自我超脱,不去干涉别人,只求自己灵魂的升华。从小城佛教的角度去看,惜春这一本能反应完完全全可以被理解。其实我个人也倾向于小城佛教,一、你没有那么大能力在连自己都管不明白的情况下去干涉他人;二、你怎么知道你对人所谓的帮助不是在给人增加痛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q不要以自己的价值观去约束他人。三、其实自渡,也是在寻求自我的超脱,但不是说自私哈,而是不断地去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就像说:山不能自己过来,你一个人的努力无法让它自己过来,那你就过去。相对而言更加现实一点。所以现在,我也在逐渐地改变自己过去一贯的思维:别去干那一个人“移山”的事了,那是徒劳的。还是我自己有我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主见,周边的环境爱什么样什么样,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原则,我牢牢地守住就够了,周围任你怎样嘲笑怎样撼动,我以不变而应万变。就像现在,医疗环境这样乱,医改这样乱,周围同学心绪这样乱,不care,我只问问自己:爱不爱学?想不想学就够了,我无法改变现实,我无法普渡众人,那就选择自渡:努力地学,这个学包括:做人立德这是第一位、第二位才是知识,其它的我一概不管。我只知道自己“修炼”就够了,意思有点像惜春说的:“我只知道保得住自己就够了”,表面上看这话很无情,可是细细想来,难不成还有其它答案么?你还能去保谁吗?我觉得认清这一点不是自私,而是明白。当然万事并不要绝对,我倾向于小城佛教并不意味着我要摒弃大乘佛教的观点:身为医生,普渡众生的观念也是非常重要的,要始终心怀救济苍生之心,不论是在从医过程中还是在科研过程中尤其是科研过程中,有这样的心很重要。因为自渡适用的情况是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而普渡适用于自己有这样的能力的情况下。当然我非佛教信徒,以上仅是我的个人拙见。所以从这一角度看来,惜春所做开始有了一些眉目了,她知道宁国府肯定第一个💊,所以她要杜绝宁国府,先撇清和宁国府的关系进而撇清和贾府的关系从而得以自保,而且她似乎预先地知道了:三个姐姐,你再怎么厉害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法挽回,而且最终都落不了什么好结果,所以赶紧吧,与其做那无用功还不如做点实际的有用的:自保。 再有,我为什么要讲她的明白:就是对尤氏这个人的观察。大部分读者起初读尤氏的时候无非就是她是一个“锯了嘴的葫芦”没有太多的什么。事实上,在我看来,这个尤氏骗过了除了惜春以外所有人的眼睛。一、她有才干,从给王熙凤操办生日以及后来在贾府日薄西山的情况下操办活动,能力绝不会王熙凤差很多,要知道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正是在“烈火烹油”的形式之下。二、这人手腕高明,所谓杀人不明显。表面上看,她是老实,无奈,任人欺负,实际可不是这样,譬如导致秦可卿自尽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流言早有了,从焦大骂出来那一刻起就代表了:地球人都知道了。她早不知道?其实她早知道了,可人家不吭一声,偷着把证据握手里了,然后给秦可卿看,秦可卿当场傻眼崩溃最后自尽,还有处理拖油瓶尤二姐尤三姐也是,那手段可是高明到爆炸了,整个棋局的幕后大boss。真所谓杀人于无形,太可怕了这个人。其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人,大家都觉得这人特别好,可是你真正了解到后,你就发现了,这人太恐怖了。你一旦和这样的人发生矛盾,就像贾惜春和尤氏拌嘴一样:大家会统统以为:你没事找事,你不可理喻 。搞得你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因为,你需要作对的将会是全世界,你会成为众矢之的。实际上你是明白人,然而只是因为明白人太少。这就是所谓真理有时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大家发没发现,尤氏不再步步后退是在什么时候?就是贾惜春说:我听了别人议论不堪的闲话,再去我也编排上了。而且这个流言蜚语还有什么,恐怕也是私生活不太检点。这下子彻底扎心了❤️老铁,完了,惜春看出来了,闲话里除了自己的哥哥和侄儿以及秦可卿,还有你的份,别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人,我这清洁之人不和你们玩了。其实惜春的话乍一看,东北话叫东一耙拉西一扫帚,其实是步步深入,环环相扣,没有废话,她在不断地去点拨尤氏,谁知道尤氏避重就轻就不往正题里唠。结果最后惜春一股脑儿把事实全说出来尤氏扎心了,给尤氏差点噎死,尤氏绝对想不到自己哄得了那么多人偏偏哄不过一个小孩子的眼睛。这么说来,有种柯南的即视感。也许这也是尤氏为什么最后没入金陵十二钗,要知道她周围的女人全入了。 至于惜春的结局,出家是肯定的,而且是在贾府倒塌之前。她不会固定在哪里,而是要继续地躲,最后缁衣乞食,只为了二字:活着。我们可以想象她的判词后两句: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那是多么凄凉的景象,白天缁衣乞食,晚上找个破败的结满蛛丝的古佛旁睡下。再不复往日里大观园作画的时光,也许从撵走入画那一天起,她的画笔她看到的世间万物再不能入她的画了。 最近也遇到了一些事,有大家知道的有大家不知道的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对于惜春的感觉便愈发的强烈了。有时觉得: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有些事为什么要看透?看透它干啥?最终留给自己的不过是些痛苦罢了。人呐,难得糊涂。别去试图知道太多了,真的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裹在心里放不出去也卸不下来,惜春一定很痛苦的吧,知道了那么多,还不能说出来,简直憋死了。怼尤氏的时候,表面上憋屈的是尤氏,可是谁何尝想到了:其实惜春,是最憋屈的,有话无处诉啊!另外,惜春也教会了我:万事不站队,始终保持中立。别看表面怎么样,其实,水深着呢。其实还有太多太多的感慨要发,就先写到这吧。表面上看,贾惜春是让人难以理解的,其实她是最明白的人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