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真的失败了吗

星空依旧灿烂

科幻作品中,科幻通常只是一层华丽的外衣,而浸透在骨子里的,却无不是以人性作为最根本的描写对象。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法则,在过去、现在以至于未来都是如此。在美国科幻小说家、作家弗兰克·赫伯特的科幻代表作品“沙丘”系列中,一以贯之的依然是这一种元素。这其中的道理,大概也同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五代史·伶官传序》中所感慨的“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一句一样,有着某种异曲同工之妙的效果。

《沙丘1》中,一场十二年前的战争,令整个宇宙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也带来了新的秩序,保罗·厄崔迪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地位。但与此同时,外部的反对势力互相勾结,帝国内部的权力斗争愈演愈烈,王位更是后继无人。内忧外患之下,帝国的统治岌岌可危。而对于身居万人之上的保罗来说,他所面对的,却是一场或许更加残酷的命运。他的敌人中,包括伊勒琅公主、宇航公会宇航员艾德雷克、特莱拉变脸者斯凯特尔和贝尼·杰瑟里特的老圣...

显示全文

科幻作品中,科幻通常只是一层华丽的外衣,而浸透在骨子里的,却无不是以人性作为最根本的描写对象。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法则,在过去、现在以至于未来都是如此。在美国科幻小说家、作家弗兰克·赫伯特的科幻代表作品“沙丘”系列中,一以贯之的依然是这一种元素。这其中的道理,大概也同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五代史·伶官传序》中所感慨的“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一句一样,有着某种异曲同工之妙的效果。

《沙丘1》中,一场十二年前的战争,令整个宇宙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也带来了新的秩序,保罗·厄崔迪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地位。但与此同时,外部的反对势力互相勾结,帝国内部的权力斗争愈演愈烈,王位更是后继无人。内忧外患之下,帝国的统治岌岌可危。而对于身居万人之上的保罗来说,他所面对的,却是一场或许更加残酷的命运。他的敌人中,包括伊勒琅公主、宇航公会宇航员艾德雷克、特莱拉变脸者斯凯特尔和贝尼·杰瑟里特的老圣母盖乌斯·海伦·莫希阿姆。他们正在酝酿一个可怕的阴谋。一切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接下来不过是这个命运将如何逐一变现而已。

保罗拥有预知能力,也深知自己终将无可避免地要进入到一个个事先已经可以预知结果的悲剧当中,但《沙丘2》的精彩之处就在于,读者在注视着这一切,看着敌我双方是如何一步步推进故事情节,以一种上帝视角,追寻着具有预知未来超凡能力的保罗通过自己的双手试图改变这些可预见的结局的轨迹!直到最后,在逐渐失去双眼、失去王位、失去爱人、失去了一切之后,按照弗瑞曼人的习俗,保罗赤裸着身子走向沙漠深处。处于一无所有之中的时候,保罗反而能够从命运的折磨中得以解脱。如果理解到弗雷曼人其实正是Freeman的音译的话,也许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就有了更深一个层次的理解。对于保罗来说,他所遭遇到的一切,当然是一场悲剧——但只有直面悲剧并且无所畏惧的时候,注定已经悲剧的人生才不会毫无意义和价值!这个世界并没有救世主,只有自己才能成为自己的救世主。

很显然,正如厄莉娅最后也认为的,保罗一生都在逃避圣战,避免被神化。最后,当他终于一无所有的时候,他才真正地成为了一个自由的人。而保罗最后的自愿离去,也充分显示了他对弗雷曼习俗的尊重和认同,并以此来赢得弗雷曼人对他及其家族的忠诚——保罗本来就是弗雷曼人中的一员。如今,他不过是回归而已。但这也许并不是最终结果,而只是意味着一个阶段性的暂停,是为了积蓄真正的力量。在敌对势力面临重大损失的同时,保罗也失去了很多——但他显然并没有失败。一切都只不过是暂时归于平静而已。或许在《沙丘3》中,才会迎来真正的结局!

在“沙丘”系列科幻小说的创作中,弗兰克·赫伯特并不仅仅满足于创作一部科幻小说,而是要将“生态学”和“系统思想”引入科幻作品之中,赋予科幻小说以思想家般的深度,而不只是有一种表象上的热闹。他认为,人类每次正视自己的渺小,承认自己的失败,都算不上什么,反而是自己的一种飞跃和巨大进步——可以看出,在《沙丘2:沙丘救世主》中,弗兰克·赫伯特的这一预想实践得最为成功。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沙丘2:沙丘救世主的更多书评

推荐沙丘2:沙丘救世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