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特工总部 76号特工总部 评价人数不足

令中统、军统差点灭顶的大汉奸,为何被日军生化武器折磨成干尸木乃伊

秋若枫

说到旧上海的极司菲尔路76号,熟悉中国特工史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这是汪伪政权特工组织的总部所在。因此,“76号”也就成了汪伪中央特务总部的代名词,实际上它的全称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工总部”。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76号”以极其残忍手段对付一切抗日力量,甚至曾使军统、中统在沦陷区的组织与活动几度濒于崩溃,让蒋介石、戴笠、陈果夫恨之入骨。

在世人眼中,特务活动本身都带有一定的神秘色彩,而“76号”从崛起到覆没,只有短短的三、四年时间,世人对其了解不多。社会上一些关于“76号”的文学作品或人物传说,比如张爱玲的小说《色戒》、电影《风声》、电视剧《旗袍》以及中共地下党员关露、国民党中统的女谍报人员郑苹如的传奇故事,越发的为“76”号增添了不少神秘与传说。

《76号特工总队》是一部关于介绍抗战期间汪伪特工组织从成立到覆灭整个过程的历史著作。作者在本书中对“汪伪76号”的起源、人员构成、社会关系、组织与活动、同...

显示全文

说到旧上海的极司菲尔路76号,熟悉中国特工史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这是汪伪政权特工组织的总部所在。因此,“76号”也就成了汪伪中央特务总部的代名词,实际上它的全称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工总部”。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76号”以极其残忍手段对付一切抗日力量,甚至曾使军统、中统在沦陷区的组织与活动几度濒于崩溃,让蒋介石、戴笠、陈果夫恨之入骨。

在世人眼中,特务活动本身都带有一定的神秘色彩,而“76号”从崛起到覆没,只有短短的三、四年时间,世人对其了解不多。社会上一些关于“76号”的文学作品或人物传说,比如张爱玲的小说《色戒》、电影《风声》、电视剧《旗袍》以及中共地下党员关露、国民党中统的女谍报人员郑苹如的传奇故事,越发的为“76”号增添了不少神秘与传说。

《76号特工总队》是一部关于介绍抗战期间汪伪特工组织从成立到覆灭整个过程的历史著作。作者在本书中对“汪伪76号”的起源、人员构成、社会关系、组织与活动、同重庆国民政府的恩恩怨怨,都进行了翔实的介绍;对76号的汉奸在抗战后期的“困兽之斗”与抗战胜利后汪伪汉奸们的最终下场分别以专章介绍;对抗日战争期间日、蒋、汪三方错综复杂的关系也有所披露。

本书作者马振犊,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馆长;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员。在写作本书过程中,两位作者参阅了大量的原始材料,尤其是从一些当事人的回忆录、日记、电文中寻找蛛丝马迹。比如《周佛海日记》、陈公博《八年来的回忆》、《戴笠自述》,等等。这些材料有的公开发表过,有的是作者在台湾“国史馆”查阅档案所得,此前没有公开发表,对研究人员而言犹为珍贵,如《汪兆铭史料》(典藏号118-010100-0018-039)、《戴笠史料-戴公遗墨》(典藏号144-010106-0003-028)、《周佛海致汪精卫电》(典藏号118-010100-0032-068),《李士群致汪精卫电》(典藏号118-010100-0017-033)等等。

“76号”的创始者是李士群,也是“76号”的灵魂人物。李士群早年参加过共产党,曾赴苏联学习,后被捕叛变成为国民党的“中统”特务,1938年又叛变投靠日本。日军侵占上海后,为急于控制上海,便出钱、出枪,指令李士群尽快建立汉奸特务组织。李士群觉得自己的号召力不够,请来了甘当汉奸的“军统”、“中统”双料特务丁默邨。他们网罗愿意降日的“军统”、“中统”人员作骨干,另收买流氓、地痞等社会渣滓作打手,拼凑起了一个汉奸特务组织的班底。经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的晴气庆胤中佐选定,将极司菲尔路76号的原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公馆作为丁默邨、李士群特务组织的驻地。

单从能力而言,李士群的确是一个出色的特工大师,称得上中国特工界最顶尖的人物之一。他在苏联学到的特工知识和多年在中共,中统的特工经验,帮助他迅速带领“76”号站稳了脚跟。在李士群的组织与指挥下,国民党中统和军统组织都受到极大的破坏,大量特工被捕被杀,组织也被严重摧毁。1939年底,李士群经过1年多的部署,活捉了曾经担任军统天津站首任战长、现任上海站的站长,军统四大金刚之一的王天木,并设计迫使王天木叛变投靠了”76号”。至此,”76号“的声望达到巅峰。

随着李士群势力扩大,慢慢有了想摆脱日本人控制的欲望。当时李士群除了是76号负责人以外,还是汪伪清乡委员会秘书长、伪江苏省省长,他将江苏省看做是他自己的地盘,公然在苏南同日本人抢夺战利品和占领区的利益。日本人对李士群飞扬跋扈的态势也渐渐不满。军统戴笠获悉后,拟定了“以敌杀敌,借刀杀人”的计策,欲借助日本人之手除去李士群。

戴笠暗中与对李士群极度不满的周佛海和丁默邨联系。当时日本与美国中途岛交战失利,周佛海和丁默邨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答应与戴笠合作,立功赎罪。除掉李士群,即为合作内容之一。1943年初,周佛海、丁默邨和日本间谍头子柴山兼四郎联起手来,准备对李士群下手。但李士群是个出色的特工头子,生性狡诈、疑心极重,平日里深居简出,饮食也非常小心,日本华中宪兵司令部的情报科长冈村少佐几次安排手下对李士群进行暗杀,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冈村决定亲自动手。

1943年9月6日晚,李士群接到冈村的电话,说在家中为他设宴,化解他与时任伪上海市保安处处长熊剑东之间的间隙。李士群刚刚从几次暗杀中逃生,对日本人已经有所警惕,可他毕竟是日本人的走狗,不能公然反抗主子,思来想去只得决定赴宴。席间李士群相当谨慎,只是偶尔动一动别人刚刚夹过的菜,连茶水都不肯喝。

最后,冈村夫人端上了最后一道菜,一碟牛肉饼。冈村介绍说这是他夫人最拿手的菜肴,今天李部长来了,特地做了这道菜,请李士群赏光尝一尝。由于牛肉饼只有一碟,李士群顿时大感怀疑,说自己已经吃饱了,一动都不动。这时,冈村夫人又用盘子托出3碟牛肉饼。冈村解释说日本人以单数为敬,席上有四人,所以分成一份和三份两次拿出来,以示对客人的尊重。李士群知道日本人送礼讲单数的习俗,经冈村这么一解释,疑心就消退了几分。冈村夫人一直跪在一旁递上牛肉饼,李士群觉得冈村夫人以最高的日本礼节送上食物,自己再一口不吃,就等于跟冈村结仇。所以,李士群不得做做样子,小心地咬了一小口。殊不知,就是这一小口牛肉饼,断送了李士群的性命。

两天后,李士群突然高烧不止,上吐下泻。他的私人医生储麟荪被紧急召来。但所有的药物对李士群都完全没用,李士群的症状是每一个小时剧烈一倍。开始呕吐短短10小时后,李士群全身皮肤已经急剧收缩,连注射器的针头都扎不进去了。当天傍晚,39岁的李士群就命归黄泉。在李士群吃的牛肉饼中,有日本731部队利用活人试验研究出来的阿米巴菌。这种病菌是用患霍乱的老鼠的屎液培育出来的一种病菌,人只要吃进这种细菌,一分钟就能培植一倍。在培植期内,没有任何症状。等36小时以后,培植达到饱和点,便会突然爆发,上吐下泻,症状如同霍乱,到了这时,人就无法挽救了。

李士群死后,“76”号陷入了严重混乱,先后改名为“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政治保卫总署”、“政治保卫部”下属的“政治保卫处”,但都成强弩之末,不久就随着汪伪政权的倒台而解散。

总的说来,《76号特工总队》作为一本大众学术著作,既保持了严谨的学术态度,披露了不少第一手的新鲜史料,又让我们大多数人看得懂,看得轻松,觉得有趣有料,充分满足了读者的猎奇心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76号特工总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76号特工总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