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六讲 演技六讲 8.7分

从《演技六讲》看《演员的诞生》

浪影
2017-11-09 看过

作者:

浪影编辑整理


某天晚上,同事给我发来信息,说新出了一档节目,叫《演员的诞生》,推荐我去看。

接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好奇而兴奋,觉得全民开始关注表演这件事儿了,终归是好事儿。何况他们的slogan写得这么严肃:

让演员回归表演的初衷,用匠心丰满角色的灵魂,饱含对荧幕的敬畏,哪怕只剩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也可以是最纯粹的表演。

初衷、匠心、灵魂、敬畏、纯粹,都是这几年的大热词儿,翻译一下,就是“尊重—表演—艺术”,也可见面对浮躁的社会,无论是哪行哪业,大家多么向往一种回归内心的本真的东西。

不过才看了一组表演,我的兴奋便烟消云散了。我终究忘了,这是一档综艺节目,“演员”,只是一个噱头。

斯坦尼曾经有一句话:爱你心中的艺术,不要爱艺术中的自己。反观台上的选手,好几位恰恰爱的正是自己,不然怎么会为了输赢那么歇斯底里,那么不顾形象。

借用《演技六讲》里教授评价女学生的话,一开始演起来,无论是生离死别,还是生死攸关,在他们演来,“好像是家常便饭似的”,一上来,就拿出了惯用的俗套表演。只有在他们等待成绩,并为自己争取胜利的时候:

就在这一刹那,你对戏剧的贡献——或者不如说你自己在戏剧方面的造就——是大大地超过了你过去所演出的一切角色成绩。此刻你受着痛苦,你深深地感受到了。无论在哪一个艺术门类,不具备这两种要素,你是不会有什么成就的,特别在戏剧艺术更是如此。只有你首先付出这种代价,才能够获得创作的乐趣,一种诞生新的艺术价值的乐趣。

然而台上的几位,乐趣显然不在角色身上,而在自己身上。借用一位豆瓣网友的精准概括:生活中的奥斯卡,舞台上的表演渣。

虽然节目出来后,声讨的声音很多。但我还是觉得节目的宣传语写得挺好的,尤其被章子怡自带信念感的表情和语气说出来时。她提到了“用匠心丰满角色的灵魂”,这其实是一个关于演员的创造性的问题。节目被骂,很大程度,正是因为一些选手缺乏创造性,表演时信手拈来,用如沉渣的俗套,便显得格外虚假。

对于创造性这件事儿,我最近一直在思考。

上次和姜老师讨论过演员/学生的创造性之后,姜老师与我分享了一篇文章,是她和她的学生范伊立合写的《演员“表现”之难题》,其中一条就提到了阻碍创造性的劲敌——虚假,或曰俗套

“虚假或俗套”,顾名思义这种表演是大路化的演剧方式,是信手拈来的俗套的表演样式。用“虚假或俗套”表演方式进行表演的演员,斯特拉斯伯格(Lee Strasberg)认为他们是平庸的中等水平的演员。这种“虚假或俗套”是可怕的,因为对于每一个优秀的演员来说,当他们饱满的刺激 能力渐渐以“经验”的方式呈现出来时,那些因刺激而产生的内容也就变质为“虚假或俗套”了。很多演员在刚刚崭露头角之际,他们表演是充满着丰富的情感并具有接受刺激的反应能力,但一旦他们有了市场(观众),他们宁可选择保险的方式,以求不要丧失他们的市场。于是他们的表演渐渐退化为他们自己俗套化的表演方式了。

对于这种表演方式,李·斯特拉斯伯格的老师波列斯拉夫斯基(Richard Boleslavsky)称其为机械式演出,它与创造性演出相对。那么,何谓创造性演出呢?

创造性戏剧演出是针对某一部特定的剧作,借助精神和身体手段所创造的演出。它是靠剧作者、演员和导演的通力合作来成就的,凭着鲜活的情感夜复一夜地呈现在舞台上;这些情感在每一次演出中都是重新生发出来的,而不是被当作外在的东西,依靠记忆来机械性重复。这种演出关乎人类精神,展现其精神生活、精神想象、精神认知和精神记忆。在演出中,所有外部特质都要服从于内在素质——而且仅仅是因为发于中才形于外。

用石挥的话讲,这是迎头抢由根起的区别。

用何冰在《圆桌派》里的话,这是演答案演公式的区别。

创造性演出,好比是种花、种树,是有根的,由内而外的;机械性或俗套表演,则像是假花假盆景,徒有其表。种花、种树,需要小心呵护、细心照料,浇水、施肥、修剪,需要付出长时间的劳动。假花和盆景却可以一劳永逸。用波列斯拉夫斯基的话说,是人和牵线木偶之别,画作与照片之别。

有创造性的演员,可以“活在角色里”,可以“创造角色的灵魂”。因为他们“对于周围的一切高度敏感,能够在所有的状况和境遇中挖掘出生活的真谛。”他们“会专注地倾听自己的心声,从不尝试臆造什么新情感,而是借助想象力的推动,把自己的情感以多样化的形式来呈现。”

重点是,一个真正有创造性的演员,应该知道怎样跟自己的弱点作斗争。

因为某种程度上,俗套,是一种惰性,是因为一次得着甜头,便成了随身携带的杀手锏,试图一招鲜吃遍天。而真正的创作,永远是ing状态,是每一秒都处在一种思考的空气里,犹如厨师需勤磨砺他的刀具一样,唯有如此,工具才会闪闪发光,用起来才会游刃有余。

我确信,如果你询问任何才华横溢的成功演员,他在生活中思考最多的主题是什么,他会回答你:“我的角色。”——换言之,他的艺术,这就是他的上帝,无论这位上帝的神坛在何处,都应该不出剧院、银幕或者马戏团的范围。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牺牲》(Offret,1986)的剧照

最后,借用《演技六讲》第一讲中,作者对女学生的一段话,送给真正想以演员的名义诞生的人:

喜欢戏剧不算什么。谁不喜欢?你先得把你自己献给戏剧,把你整个生命贡献给它,连同你的全部思想、全部感情!为了戏剧,无论什么也肯牺牲,什么苦也吃得下。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得准备把你整个生命、把什么都交给戏剧,却不可奢望戏剧反过来给你什么报酬,连你一向以为非常美妙、非常动人的一点儿收获都不要打算得到。


参考资料

《演技六讲》: 理查德·波列斯拉夫斯基 著;郑君里、吉晓倩 译

《演员“表现”之难题——“方法”派解决表演问题之重点》:姜若瑜、范伊立 著

1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演技六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演技六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