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阅读 深阅读 7.2分

深阅读,深潜力

见素抱朴
2017-11-09 15:41:30

根据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远低于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中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书13.43分钟。

更"雪上加霜”的是这4.77本之中很多都是杂志、漫画、爽文小说,煽情故事小说...

首份《中国国民休闲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人用于休闲的时间仅3.156个小时。下班后多数人还是更乐意看手机玩几盘网游,追网剧综艺。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书籍电子化使信息量爆炸,并得以广泛传播。琳琅满目的书籍能够随手可得,甚至免费获取。藏书而不读,出现众人响应的“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问题。

时代总是不知不觉地变化,在人均40本阅读量的日本,以前经济腾飞时期的读书文化也渐渐消失。新一代平成宅男更喜欢看二次元的书。即便看小说,也尽是一些没有文化营养的。

日本明治大学文学教授斋藤孝,对逝去的日本70-80年代有深深的顾念,对沉迷于肤浅快餐文化的年轻人“哀其不幸”。他喜欢日

...
显示全文

根据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远低于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中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书13.43分钟。

更"雪上加霜”的是这4.77本之中很多都是杂志、漫画、爽文小说,煽情故事小说...

首份《中国国民休闲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人用于休闲的时间仅3.156个小时。下班后多数人还是更乐意看手机玩几盘网游,追网剧综艺。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书籍电子化使信息量爆炸,并得以广泛传播。琳琅满目的书籍能够随手可得,甚至免费获取。藏书而不读,出现众人响应的“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问题。

时代总是不知不觉地变化,在人均40本阅读量的日本,以前经济腾飞时期的读书文化也渐渐消失。新一代平成宅男更喜欢看二次元的书。即便看小说,也尽是一些没有文化营养的。

日本明治大学文学教授斋藤孝,对逝去的日本70-80年代有深深的顾念,对沉迷于肤浅快餐文化的年轻人“哀其不幸”。他喜欢日本歌谣和J-POP,但也已经无法忍受重复出现无数次的歌词,什么“不要沮丧”、“不要放弃”、“我会永远陪着你”。歌词本身的三观没有错,但是太庸俗,可仍然有很多人不知疲倦追逐。

咱们也别笑话人家,对比当今的中国,是不是一样很熟悉?是不是更低俗? 他攘臂而扔之,写了一本关于“在信息爆炸时代我们如何读书”的《深阅读》。


在书中,他重新审视了信息时代读书的意义,阅读的效用,阅读的魅力。

关于阅读目的,每个人的归纳都不一样,作者分为三类:

第一,是以获得信息为目的的读书。为了应付考试、升职加薪、习得某项技能的阅读。

第二,是为了愉快且有意义地度过独处的时间,因而促使大脑充分发挥想象力的读书。例如阅读畅销书。

第三,是为了锻炼自己、丰富精神而读书。阅读经典名著,哲学书籍。

这样看来,作者认为那些阅读没有多少营养的书籍并非阅读。我感受到作者有一种传统文人的挑剔品味,他不愿意向低俗肤浅的品味妥协。

阅读经典的执念,通常被人误以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是作者使用一个比喻,他这样看:

人类的思想早已达到极其深入的程度,犹如地层深处流淌着的纯净的水。相较而言,我们平日面对的各种麻烦,不过是河流表层的浊水罢了。浊水喝着很苦,但只要向下深潜,就能找到清流。关键在于,我们首先得知道底下存在清流,然后还须具备“深潜力”。

其实在智慧层面,人类在“轴心时代”早已登峰造极,我们做的只不过为火焰继续添加柴薪。我们时常看到表层的浊水感受到生命的痛苦,但我们未必有能力有勇气潜入深层发现清流。圣人贤人留下的智慧都记载在书本里,相隔千百年的时空与他们交谈,需要细细阅读他们的著作。阅读就是从表层潜入地下寻找清流,这样的能力称之“深潜力”。

能够坚持深潜的人都是少数,都是孤独的,但是有精神伴侣,“孤读”不会寂寞痛苦,增长的智慧使我们得到圣贤的能量,吸走身上的负能量。


对于“深潜力”,斋藤孝根据自己的经验介绍技法:

转换阅读

作者用函数y=f(x)表示,y是创意,x是素材。

美国广告大师詹姆斯·杨在《创意的生成》说道“所谓创意,只是把原有的元素重新组合而已。”创意生成的过程就是函数f(x),世界上的思想家、作家都有自己的函数f。

所谓”转换阅读”其实就是与思想家、作家共享视角。从读者视角转换至作者视角,观看作者如何把素材堆砌输出为一本书。阅读一本小说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合上书本,自问“如果我是作者,我会怎样推动剧情发展呢?怎样把前面的坑填了?”这样思考阅读很快就能抓到作者的套路。

因为各人有各自的函数f,我们还可以进行主题阅读,看相同主题不同作者的书。譬如推理小说的“密室作案”,可以阅读《福尔摩斯探案集》和阿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系列小说。对比起来,我们就可以知道同是大师,两人的写作手法,套路也有各自的风格。

经过转换阅读后,我们能够确立自己的f,进行有效的信息处理。读书是一个发现自己的过程,把书读成自己的,才是阅读的重点。那就需要把书的信息与自己的生活结合,读书贵有新得,作文贵有新味,最重要的是触发的功夫。与自己的生活有所交涉得到印证是触发。在读书遇到触发的时候,切莫只有嗟叹、感动,还要思考“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解决了我什么问题?,”为什么我会深有感触,我以前发生过类似的事吗?“

一本《论语》,以前的读书人只把它当作仕途上的应试工具,而宋朝的宰相赵普却说是半部论语使他懂得治理天下。

一本《周易》很多人拿来进行算命占卦,研究神秘主义。台湾师范大学的曾仕强教授就把《周易》的智慧应用融入到自己的生活、管理经营。《周易与人生》是他融入阅读的生命总结。

这些都是转换阅读到融入阅读的成功例子。

师事阅读

师事是日语词语,以某某为师,随之学习。对应中文的词语叫“私淑”。除了获得知识与信息,更因为敬重一个人的人格与思想,阅读一个人的著作。

我也进行过师事阅读。

我非常敬重南怀瑾先生,他毕生为了弘扬儒释道的传统文化生无所息。他的说法对契机契理,而最主要还是他的人格让我十分敬重,所以市面上有他新出版的遗作我都会买回来阅读。在“师事阅读”的时候,内心的敬仰会放低自己的姿态,清空内心的傲慢,更容易达到“心心相印”。南怀瑾先生的著作,有的我还没有水平看明白,但是“师事”的决心,使我因而用动力锲而不舍丰富自己的精神。“师事”阅读的动力不可忽视。

品牌阅读

对于书虫而言,读书不谈“出版社”、“品牌”都是耍流氓。

一部外国的经典文学,学术著作。如果译者的功力不能驾驭其晦涩的语言,深厚的思想。即使是满汉全席都会变成“左宗棠鸡”等美式快餐,反刍无味。

一本《庄子》、《淮南子》如果注释、解释出现问题,很可能对作者思想理解出现偏差。

中国历史古籍首选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对古文的编辑校对,两个出版社是国内双壁。

文学作品方面,推荐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人文社优势是中国文学,而上海译文的国外文学翻译是首屈一指,无人匹敌。

在社科人文领域,商务印书馆是老资格出版社,经典《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是旗下的经典系列。

最后我留意到后浪出版社的汗青堂——一个历史书品牌,书的质量内容把关非常不错,以后有可能成为经典品牌。

据点阅读

以一本书为契机,拓展读书广度,斋藤孝称之“据点阅读”。

一本经典的小说内容通常都会有涉及时代背景,例如我在阅读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屡屡想停止。我首先梳理人物关系,发现还是没有明白故事的很多梗,不得不顺藤摸瓜,以《战争与和平》为中心根据地,以故事时代背景为线索四面出击。阅读了一些关于拿破仑生平与称霸欧洲的事迹,法国大革命,俄国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国情,还有之后的十二月党人起义。

以大本营为中心,然后收集与之相关的各种书的知识信息。据点的认识深度和阅读的广度一举两得。

所以,对于一部巨著、一部鸿篇巨制的电影,要有更好的阅读体验,据点阅读是必不可少的事前准备。

跳读

著名在二八定律应用到阅读上,催生了二八读书法。花费80%的时间阅读20%的精华干货。

不过也有人批评对于经典文学作品,这样的态度是不该有的。对于二八读书法,能不能够在小说阅读使用,我也曾经思考过,最终在本书得到结果。

作者以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为例。女主角安娜欺瞒丈夫、与情人偷情的场景都很有趣,很有吸引力,欲罢不能。这部分小说的主线只占整部小说的三成,读完这部分相当于读完小说。

再以托尔斯泰的另一部巨作《战争与和平》作为例子,里面有很多托尔斯泰关于战争哲学,历史哲学的思考描写,大多数与故事没有直接关联。19世纪的俄国作家热衷于小说载道,如果对那些哲学部分没有兴趣,完全是可以跳读的,不影响情节。

再例如,《红楼梦》120回,后面40回曹雪芹所作,觉得浪费时间可以停止阅读。

抓取故事的主线,精华考验读者功夫,需要有训练地阅读不可。


叔本华批评过安逸的阅读,安逸的阅读我理解是不使用大脑的阅读,盲人摸象。“读书是使人思考。”但是为什么很多人读书后,依然没有任何改变,谈吐生活,工作做事依旧?

我想是因为他们把阅读取代了思考与行动。阅读只是把种子洒下到心田的土壤下,还需要大脑的思考,肢体的行动犹如水分的灌溉、阳光的温煦,最后才得以长成一片“贤者森林”,而这个就是作者阅读的终极目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深阅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深阅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