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长河中的爱恨

savo家的卡皇

高中那会儿看的。刚开始在天涯追,后来买实体书。前前后后看了快十遍。 看到最后那一句「他走向了那棵树」,甚至有点想哭的冲动。 确实,现在再回去看这本书,会觉得很多地方想当然了,即便作者不想「想当然」,但感情到那个点上了,刹不住了,他也就跟着往那个方向上走了。 往不好的地方说,就是所谓的「不客观」,于治史而言,不仅是不冷静,甚至近乎亵渎了。 可往好的方面讲,是「爱」。爱那段历史,历史里的人,以及从「人」之中看到的成长、挣扎、向上或沉沦、光明或黑暗或混沌,等等。 其实看过得人应该都记得,当年明月从一开始就说了,他的这本书,即不算是历史,也不算是小说,是什么他也没办法确定。这也导致后来对他的批评,都围绕在这一点上了。 虽然在写的时候,他经常的提醒读者,比如这里是用了哪些材料,这里是不是他的个人猜测,这里可能有别的可能,等等,但还是会让人诟病。 可就像当年评价梁启超的「新文体」时,正统观念视为「野狐禅」,但也不得不承认「偏偏有一种魔力」。 在我看来,《明朝那些事儿》就算这类书。亦正亦邪。但好看。过分执着于客观与否反而显得迂了。为什么不把这本书当作一个门槛,一级阶梯呢? 就像你看过王小波,你会试...

显示全文

高中那会儿看的。刚开始在天涯追,后来买实体书。前前后后看了快十遍。 看到最后那一句「他走向了那棵树」,甚至有点想哭的冲动。 确实,现在再回去看这本书,会觉得很多地方想当然了,即便作者不想「想当然」,但感情到那个点上了,刹不住了,他也就跟着往那个方向上走了。 往不好的地方说,就是所谓的「不客观」,于治史而言,不仅是不冷静,甚至近乎亵渎了。 可往好的方面讲,是「爱」。爱那段历史,历史里的人,以及从「人」之中看到的成长、挣扎、向上或沉沦、光明或黑暗或混沌,等等。 其实看过得人应该都记得,当年明月从一开始就说了,他的这本书,即不算是历史,也不算是小说,是什么他也没办法确定。这也导致后来对他的批评,都围绕在这一点上了。 虽然在写的时候,他经常的提醒读者,比如这里是用了哪些材料,这里是不是他的个人猜测,这里可能有别的可能,等等,但还是会让人诟病。 可就像当年评价梁启超的「新文体」时,正统观念视为「野狐禅」,但也不得不承认「偏偏有一种魔力」。 在我看来,《明朝那些事儿》就算这类书。亦正亦邪。但好看。过分执着于客观与否反而显得迂了。为什么不把这本书当作一个门槛,一级阶梯呢? 就像你看过王小波,你会试着去看卡尔维诺和莫迪阿诺,去翻翻老一辈翻译家的作品。 好的作品不仅只提供你所能看到的那么多,还能让你想看到更多。 起码于我而言,在看过《明朝那些事儿》后,我去看了《传习录》,开始知道心学,乃至后面的新儒家,等等,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而历史真的可以无限逼近、彻底客观么? 不敢说不可能,但太难。 所以对于那些皓首穷经,爬梳出许多细节,还原出许多真相的学者,我很尊敬。 但对于那些一样花了很多功夫学习历史,并用自己的眼光去解读历史的人,我一样喜欢。 两者一样稀少、难得。 《明朝那些事儿》后,仿作层出不穷,就像当初《三国志通俗演义》出来后,有人说演义史的规模可以和正史并驾齐驱了一般。可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内容、语言,还是作者的用心、情怀上,能超过《明朝那些事儿》的有多少呢? 而当初,当年明月只是顺德的一个小小公务员,每天下班后,什么事也不做,就坐在电脑前,翻资料,敲字,还要不断翻网友的跟贴指正,回过头去考证、修订。 就像他取的这个名字一样: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历史到底如何,只有月亮知道(嗯,还有太阳)。 历史里的他们,你们,我们,不过是在彼此的打量里,慢慢认识该有的模样。 就像辛弃疾说的: 我见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用一份通达的态度去看待这些作品,用更宽泛的学习去超越这些作品带给你的认知。我觉得这才是看历史、学历史最大的乐趣所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朝那些事儿(陆)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朝那些事儿(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