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之道 小米之道 7.1分

“互联网预言家”克莱·舍基如何看待小米模式

Skye
2017-11-09 13:22:26
作为一名来自美国的互联网思想家,克莱·舍基在中国被广泛熟知是在2011年之后,当时,一向低调的马化腾公开为克莱·舍基的《认知盈余》作序推荐:“克莱·舍基的每一次发现,其实都是在提示我们,未来人类世界的一个全新的发展维度。”
早在数年前社交媒体刚兴起时,克莱·舍基便在《人人时代》中前瞻性地提出了“人人都是自媒体”等一系列观点。的确,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快速发展,人人都在享受分享所带来的“红利”,这一切均能证明舍基的预言已大范围实现。
《认知盈余》则观察人类的联网如何让我们将自由时间看待成一种共享的全球性资源,并通过设计新的参与及分享方式来利用它们。作为最坚定的“共享主义”倡导者,舍基认为,人们该学会建设性地利用自由时间,从事创造性活动而不仅仅是消费。舍基在这本书里相关预测也在Airbnb, Uber,滴滴、共享单车等项目中不断得到验证。
虽然未来很难预测,但克莱·舍基的观察到这儿还远没有结束。
这个严谨的学院派又将关注点聚焦到了中国,聚焦到了风口上的小米。
当被问到“中国科技有很多面向可以书写,为什么选择小米为切入口”时,克莱·舍基回答说:“对西方人而言,小米崛起不只是一条新闻快报,他们需要知




...
显示全文
作为一名来自美国的互联网思想家,克莱·舍基在中国被广泛熟知是在2011年之后,当时,一向低调的马化腾公开为克莱·舍基的《认知盈余》作序推荐:“克莱·舍基的每一次发现,其实都是在提示我们,未来人类世界的一个全新的发展维度。”
早在数年前社交媒体刚兴起时,克莱·舍基便在《人人时代》中前瞻性地提出了“人人都是自媒体”等一系列观点。的确,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快速发展,人人都在享受分享所带来的“红利”,这一切均能证明舍基的预言已大范围实现。
《认知盈余》则观察人类的联网如何让我们将自由时间看待成一种共享的全球性资源,并通过设计新的参与及分享方式来利用它们。作为最坚定的“共享主义”倡导者,舍基认为,人们该学会建设性地利用自由时间,从事创造性活动而不仅仅是消费。舍基在这本书里相关预测也在Airbnb, Uber,滴滴、共享单车等项目中不断得到验证。
虽然未来很难预测,但克莱·舍基的观察到这儿还远没有结束。
这个严谨的学院派又将关注点聚焦到了中国,聚焦到了风口上的小米。
当被问到“中国科技有很多面向可以书写,为什么选择小米为切入口”时,克莱·舍基回答说:“对西方人而言,小米崛起不只是一条新闻快报,他们需要知道小米代表的意义。”
“当美国人谈论起中国,有些朋友总会说中国在这些、那些领域落后,但我常回应,中国的改变以两种方式呈现:变化来得晚,但说变就变。小米就是一个代表。”

克莱·舍基从来不是拿着望远镜观察中国互联网,而是成为了深度用户、成为了参与者,并且他对中国互联网业界的前景相当乐观。
2014年下半年,舍基带着一家人移居上海,到上海纽约大学教授媒体研究。有一次他在地铁站迷失了方向,在人口是纽约三倍的上海,舍基自嘲自己就是个乡巴佬。下错了站的舍基穿梭在令人晕眩的大片商店和走廊里,环顾四周,他很快注意到了“一部非常别致的手机,全黑、流线型、非常有风格,手机上的logo是Mi3”。

从此,舍基开始关注小米科技,他的观察从小米作为一家改变全球制造业的代表出发,同时透视中国手机品牌向外出走的挑战。通过对小米复杂商业模式的抽丝剥茧,他梳理出了小米崛起背后的逻辑,用通俗的话总结来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小米崛起的双重风口
一是新国货趋势。中国中产阶级的规模越来越大,他们要求产品在便宜、实用的同时,也要求手机能凸显自身身份。小米正是以此为基础,成功地推出了小米手机等爆品,制造了一种流行时尚。
二是物联网趋势。克莱·舍基认为这是一个逐渐变“软”的世界,未来所有复杂物体都会被设计得像软件。小米投资人刘德显然也认同舍基的观察,所以才有自信说:“我们从不在乎卖出多少手机,我们在乎的是用户转化率。”因此,创业之初的小米没有像微软一样和其他手机厂商合作,直接获取利润,而是以MIUI为切入点,介入到了手机的制造。此后,又在软件带来的庞大用户流基础上,将商业模式转化为硬件+互联网+新零售,保持着十足的开放性。

地利——头号生产者和头号消费者
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规模,这不但提供了极为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同时也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可以说中国已然成为了世界工厂的头号生产者和头号消费者。而这种环境为打造世界级企业提供了天然的优势,小米等本土企业可以先在国内市场这个温床上快速成长,然后突破国界去世界市场攻城略地。
雷军的野心是让小米成为盛田昭夫麾下的索尼,盛田昭夫希望将“日本制造”从廉价制品变成优质产品的代名词。这也意味着强调产品的中国声誉。现在,小米在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乌克兰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角逐国际市场将是中国手机行业的第三波风口。

人和——“先导性用户创新”
在发布第一款手机之前,小米就主动要求深度用户每周提供对MIUI的测评,直至今天。小米发烧粉这样的深度用户通常非常了解产品,甚至甚于设计者自己,他们对产品的修改和调整也经常被添加到产品标准当中。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埃里克·冯·希贝尔(Ericvon Hippel)把这种用户参与称为“先导型用户创新”。
小米这种将消费者变为协同者与营销者的做法,与当时大洋彼岸克莱·舍基推崇的“大量的热爱型用户点滴输出可以汇聚出巨大的价值”的观念不谋而合。
在克莱·舍基后来的实地观察中,小米公司的成功很大程度上的确来自于和用户做朋友,不低估用户的力量。从技术完善到口碑营销,小米借助用户协同带来的巨大力量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跨越。

当然,克莱·舍基也注意到了中国安卓智能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
如同苹果、三星等拓荒者普及了智能市场,而后来者小米在高端、低端之间创造出了中产阶层的需求市场;现在,迅速模仿并跟进学习小米的“友商们”,把小米手机又挤到了一隅。小米教会了国内外的竞争对手如何满足用户需求,而自己则陷入了华为、VIVO、OPPO等友商技术和线下渠道的双重夹击。
雷军开始摇旗呐喊“硬件+互联网+新零售”的小米模式,但在大众眼里,变成“杂货铺”的小米真的太不专注了。小米的转型到底是坑,还是桥,也有待于时间的检验。

但是,纵观中国互联网发展史,小米依然是名副其实的新物种、创新者。和其他引入国外商业模式,进而强化本土化构筑壁垒的企业相比,小米走的是相反的路线:依托中国的内在优势诞生,却创造出了可以向世界扩散的全新商业模式。

如果说《人人时代》阐述的是现代互联网经济下无组织的组织力量,《认知盈余》探讨的是无组织的时间力量如何影响这个世界的经济和商业。
那么,克莱·舍基这位“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现在则通过《小米之道》意欲传达给中西方一个事实:
小米的快速崛起代表了一种中国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的新模式,在万物有“芯”的大趋势下,小米模式是全世界每一家企业、每一个产品都必须学习的标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米之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米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