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的幸运

powerlaw

我这人“吃商”很低,既不懂得吃,更不会自己做着吃。但看完这本汪曾祺的写家常小菜、地方风味和民间小食的散文集后,我突然对人世间的种种清香有了期待,更多了一份耐心,至少我已经能区分出门口几家干果店谁家的炒板栗最好吃了。

但这书除了谈吃,谈风俗、礼仪,谈情怀外,更多的是谈汪曾祺的一种人生态度,一种对尘世间幸福的个人体验。他欣赏的是“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杨恽语),他喜好的是“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他提倡的是“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他说:“一个一年到头吃大白菜的人是没有口福的”。在菜市场中,“看看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他感到了生之喜悦。在下放到张家口沙岭子劳动时,他白天画马铃薯,晚上读书,画完薯块就放到牛粪火里烤了吃掉,“日子过得非常悠闲”。老了回忆这段下乡劳作的岁月,汪老还能洋洋自得的写到:“我敢说,像我一样吃过那么多品种的马铃薯的,全国盖无二人。”真乃吃货的典范...

显示全文

我这人“吃商”很低,既不懂得吃,更不会自己做着吃。但看完这本汪曾祺的写家常小菜、地方风味和民间小食的散文集后,我突然对人世间的种种清香有了期待,更多了一份耐心,至少我已经能区分出门口几家干果店谁家的炒板栗最好吃了。

但这书除了谈吃,谈风俗、礼仪,谈情怀外,更多的是谈汪曾祺的一种人生态度,一种对尘世间幸福的个人体验。他欣赏的是“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杨恽语),他喜好的是“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他提倡的是“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他说:“一个一年到头吃大白菜的人是没有口福的”。在菜市场中,“看看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他感到了生之喜悦。在下放到张家口沙岭子劳动时,他白天画马铃薯,晚上读书,画完薯块就放到牛粪火里烤了吃掉,“日子过得非常悠闲”。老了回忆这段下乡劳作的岁月,汪老还能洋洋自得的写到:“我敢说,像我一样吃过那么多品种的马铃薯的,全国盖无二人。”真乃吃货的典范、生活的神仙。

自从一张写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火了之后,这样任性的生活观开始在新时代的网友中流传。但我想问,看看之后呢?有人会说看看就等于生活了,那人总不可能一辈子在路上吧。

如果说这种想要四处看看代表的是网络一代见识世界宽度的渴望,那么汪曾祺则提供了探索生活深度的另一种选择:生活的质量不一定在于里程几何,也可以取决于人生的纵深。当你真的热爱生活时,不需要远走塞班巴厘夏威夷,拌菠菜煮干丝皆可见禅意。

孙悟空在没得到定海神针前苦恼的是没有一件得心应手的兵器,有了定海神针连天宫都闹的了。这就是我们人生的隐喻:很多人的困境就在于没有找到一项定海神针般的爱好(当然也包括事业)。于是浑浑噩噩随波逐流,曾不知老之将至。在这点上其实汪曾祺说的明白活的更明白,探索生活便是探索自我。不管写字还是画画,他的态度都是“自怡悦”。他说做菜的人一般吃菜很少,最大的乐趣是看桌上的客人吃的高兴,进而汪老总结出:“愿意做菜给别人吃的人是比较不自私的”。这或许就是生活中的物化。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汪曾祺那么幸运,早早找到人生乐趣所在。按照乔布斯说的,这时候我们要keep looking,don't settle。但总得有那么个标准吧。我想,当你做一件事不需要替它编织宏观而又伟大的意义时,就坚持做下去吧。更简单点,当你在做与不做间掷硬币,如果掷到不做时你有了迟疑,想再来一次,那就不要犹豫勇敢的去做吧。

事业如是,爱情亦如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种种清香,好想尝尝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