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现 昨日重现 9.2分

那些时光消逝去何方,但它们就这样又回到我身旁

流水
据说,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瘟疫、饥荒和战争已经被攻克。当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日益成熟时,人类将长生不死、幸福快乐、化身为神。这是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为我们描绘的未来景象。和《未来简史》如出一辙,在张寒寺的《昨日重现》结尾,人类伟大的新时代拉开了序幕——人类将长生不死、化身为神,却并非幸福快乐,因为“曾经的深情果敢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贪婪,和无情”。
    这不仅仅是巧合。《未来简史》和《昨日重现》构成了一种奇妙的对仗:面对同一种可能降临的未来,展开了两种不同的判断。人类所拥有的两种无限的力量,科技的理性力量和情感的感性力量,究竟哪一种力量赋予人类存在的意义?
    在我们的时代,这两种力量似乎构成一种冲突,因而在《昨日重现》这本小说中的所有人物,也顺理成章的化为两个阵营。一方是黄言邦、欧阳昭震、申东年——掌握着巨大权力的科技企业头目,用科技和权力推动人类进化,迎接伟大时代的来临;一方是李声讯和郁慕龙,怀着对死去的女人的爱,始终缅怀着过去的时光。
   他们斗争的最终的战场,在意识...
显示全文
据说,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瘟疫、饥荒和战争已经被攻克。当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日益成熟时,人类将长生不死、幸福快乐、化身为神。这是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为我们描绘的未来景象。和《未来简史》如出一辙,在张寒寺的《昨日重现》结尾,人类伟大的新时代拉开了序幕——人类将长生不死、化身为神,却并非幸福快乐,因为“曾经的深情果敢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贪婪,和无情”。
    这不仅仅是巧合。《未来简史》和《昨日重现》构成了一种奇妙的对仗:面对同一种可能降临的未来,展开了两种不同的判断。人类所拥有的两种无限的力量,科技的理性力量和情感的感性力量,究竟哪一种力量赋予人类存在的意义?
    在我们的时代,这两种力量似乎构成一种冲突,因而在《昨日重现》这本小说中的所有人物,也顺理成章的化为两个阵营。一方是黄言邦、欧阳昭震、申东年——掌握着巨大权力的科技企业头目,用科技和权力推动人类进化,迎接伟大时代的来临;一方是李声讯和郁慕龙,怀着对死去的女人的爱,始终缅怀着过去的时光。
   他们斗争的最终的战场,在意识的深处。
   从故事的结果而言,这个故事是关于黄言邦、欧阳昭震、申东年取得成功的故事,他们的计划、欲望和野心毫无例外地实现了;但从故事的展开过程而言,这是关于李声讯和郁慕龙自我认识的故事,在失败的行动中,他们认识到自己对死去的女人的爱。
    在对心爱的女人唐心酒之死因的深入调查中,李声讯发现他心爱的女人只是一系列阴谋中微不足道的棋子,为实现一个残酷的计划被无情地抹去了。她死的那么无辜、那么可怜、那么微不足道。但正是在发现对于时代而言,那个女人是多么渺小的历程中,他发现了自己有多么的爱她。
    拥有切除他人记忆的神奇能力的郁慕龙,通过切除他人的痛苦记忆来寻找安慰,却堕入痛苦的深渊。因为他发现所有的这些自我欺骗,只是为了遗忘关于死去的妹妹的痛苦记忆。在意识的最深处,他发现他并没有遗忘,因为他无法遗忘,即使她已死亡,即使他拥有神奇的能力,即使科技有无限的力量,对心爱的女人的爱仍然把她保存在记忆中。
    在这个故事中,究竟是哪一种力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究竟哪一种力量使得人成为不朽的存在?当在意识的最深处,卡朋特的《yesterday once more》响起时,意识从最深处把答案呈现给了我们:

    当歌曲吟唱时,我独自歌唱,
    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那些时光多么幸福,并且一点也不遥远。
    我多么想知道,
    那些时光消逝去何方,
    但它们就这样又回到我身旁。

    这是不朽的时光,我们所爱的人作为被感恩的存在,铭记和保存了下来,成为不朽的事物。而在另一种不朽中——科技力量的不朽——保存着黄言邦的意识,这意识中只有不朽的知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存在。通过这种力量获得不朽的,是知识,而并非人的存在。
    故事最终作出了终极的判断:人无法通过科学技术获得不朽,保存着人的是在可能遗忘的危险历程中,缓慢成熟的感性力量。就像另一首歌中所唱:

    想为你做件事,
    让你更快乐的事,
    好让你的心中,
    埋下我的名字。
    求时间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
    悄悄地把种子,酿成果实。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昨日重现的更多书评

推荐昨日重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