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故事 美国故事 8.0分

一些书摘

Neverland
好像自己早早就知天命了,预见到自己将要有吉普赛式的一生。

我突然不知该往哪儿走。城市一半被白天带走,一半让夜晚窝藏着呢。我呢,在两个一半的中间。不再是惯常多风的芝加哥,风没了,空气中有种不幸。

据说婚姻能办到许多事情,包括根除那些病一样缠人的,不三不四的情愫。

如泡这类傻人往往有种不与世道一般见识的超脱表情,这表情往往是快乐的,而泡却不是,泡是个最不快乐的傻人。泡明白自己是傻子,就像狗明白自己是狗。而狗乐意做狗,泡做傻子是不乐意的,不得已的,他只是尽心尽力地做这个傻子;因为他知道除了做傻子,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泡甚至明白傻子的意义,其中之首就是傻子不能有女人。

“你不那么傻。说不定哪天就有个女人肯做你老婆。”
泡抬脸问:“哪天呢?”

得信的时候,海云赶紧双手把脸捂住,不让人看见她没哭。

凌晨三点,我放弃了哄自己入睡的全部温存和耐性,离开了床。

你到最拥挤的地铁上看看,每张脸都被孤独弄得一模一样。

原来连孤独自身都不是孤立的,总有一分对称、相伴的孤独。

或许天赋是必须死的东西,它的死换来了多种多样的生。

他眼神雾掉了,说,有...
显示全文
好像自己早早就知天命了,预见到自己将要有吉普赛式的一生。

我突然不知该往哪儿走。城市一半被白天带走,一半让夜晚窝藏着呢。我呢,在两个一半的中间。不再是惯常多风的芝加哥,风没了,空气中有种不幸。

据说婚姻能办到许多事情,包括根除那些病一样缠人的,不三不四的情愫。

如泡这类傻人往往有种不与世道一般见识的超脱表情,这表情往往是快乐的,而泡却不是,泡是个最不快乐的傻人。泡明白自己是傻子,就像狗明白自己是狗。而狗乐意做狗,泡做傻子是不乐意的,不得已的,他只是尽心尽力地做这个傻子;因为他知道除了做傻子,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泡甚至明白傻子的意义,其中之首就是傻子不能有女人。

“你不那么傻。说不定哪天就有个女人肯做你老婆。”
泡抬脸问:“哪天呢?”

得信的时候,海云赶紧双手把脸捂住,不让人看见她没哭。

凌晨三点,我放弃了哄自己入睡的全部温存和耐性,离开了床。

你到最拥挤的地铁上看看,每张脸都被孤独弄得一模一样。

原来连孤独自身都不是孤立的,总有一分对称、相伴的孤独。

或许天赋是必须死的东西,它的死换来了多种多样的生。

他眼神雾掉了,说,有时的孤独真那么厚、那么稠。

睡眠,在夜里是个岛,人得渡到那儿去寻求安全。渡不过去的,譬如我,就在夜里成了所有人的异类。

信也没有,睡眠也没有,什么来切割每一天呢?

地方很潮湿,潮渍在墙上画了地图。

能感到心脏的饥饿。

这儿看上去是很戏剧性;我们那类住宅区的安泰,那些看电视吃冰淇淋的寡淡夜晚是对这夜晚的矫枉过正。正因为这里太过饱满的欲望和生命力,才把我们逼得缩在我们太平的地盘上,庆幸我们的本分、我们的乏趣和单调。

诺大个客厅被我俩相互谦让给了对方,从而荒凉下去,偶尔走入,便会惊动在那儿静静滋长的灰尘。稀薄的沙漠在那里渐渐形成,并在向我们的生活蔓延过来。我尽量控制的脚步与动作还是成了这稀薄沙漠的风暴。刹那间,那道斜阳中充满慌乱窜动的尘粒,我惊讶它们有如此的密度。

熟人在这视力中都是半熟的了。

清淡的香豆,静悄悄的香豆,却有如此壮阔的死亡气息。

她也和一切女孩一样,在陌生人面前总有些失态的活跃。

在一边看稀罕的北斗,用右手上余出的那根手指挖鼻孔,听了梅老板这话,手指忘在鼻孔里。

不错过是不可能的,但这失之交臂的过程最好是缓缓的......

对于雌狗露丝,整个空气都充满了彼得。

所有进取、发达都是恨在催动,“恨”是桩正经事,而“爱”只需开心, 一种消磨。

过往的车“刷”的一下,“刷”的一下,跟沥青路面发出的摩擦声听着像从皮肤上飞快揭下橡皮膏。

璐不在听任何人说话,六神无主地自我消磨着。

卧室里淤积了一夜他俩的气味,此时已成厚厚沉淀,被她的动作搅起一股股风。不仅仅是妻子一个人在响,她只是整个主流社会响动的一个细节。主流社会的每一分子都在同时间,不同空间做着完全统一的一套集体动作。这套动作是程序化的,机械的,因而是极为靠得住的。主流社会成员们在各自小格局里弄出响动其实是遥相呼应的,是被一根无形指挥棒指挥着。

他马上为自己犀利的洞察得意,紧接着他为自己有了如此的窥视癖好而恐惧。

家务常是积存起来,在韩淼眼皮下做,这样不显得他那么游手好闲。转而又想,一个大男人要把家务做给老婆看,以证明自己并非无用,他心里出现个要哭出来的笑意。

别人生活的残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国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国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