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人自叹,无非是夏虫不可语冰

Neverland
首先,我想说,希特勒的崛起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他是乱世枭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身上有做领袖的气质,他也的确有强烈的个人魅力,只是他把他的天赋没用在正道上。虽然我不欣赏他做的事,但是我很欣赏他身上的一些优点,但但是我一点都不敬佩他这个人。
第一,是勇敢。他在慕尼黑接受审判时说:“我一个人负全部责任但是我并不因此而成了罪犯。如果我今天以一个革命者的身份站在这里,我是一个反对革命的革命者。反对1918年的卖国贼,是根本谈不上叛国罪的。” 不论是否是出于政治作秀,希特勒的这句话无疑是霸气侧漏。当然,胆小的人是根本玩不了政治的。
第二,是口才。请允许我在此完整的引用一段他的答辩,因为太精彩以至于我竟不忍心改动一个字:
“小人的眼界是多么狭窄!请相信我,我认为谋得一个部长官职并不是什么值得努力争取的目标。我认为以部长身份载入历史,并不是值得一个伟大人物努力争取的事。假使真是如此,你很有同其他部长葬在一起的危险。我的目标从一开始起就比做部长高出1000倍。我要做马克思主义的摧毁者。我要完成这个任务,一旦我完成了这个任务,部长头衔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荒唐的称号罢了。
当我第一次站在理查德。冯。瓦格纳男爵...
显示全文
首先,我想说,希特勒的崛起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他是乱世枭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身上有做领袖的气质,他也的确有强烈的个人魅力,只是他把他的天赋没用在正道上。虽然我不欣赏他做的事,但是我很欣赏他身上的一些优点,但但是我一点都不敬佩他这个人。
第一,是勇敢。他在慕尼黑接受审判时说:“我一个人负全部责任但是我并不因此而成了罪犯。如果我今天以一个革命者的身份站在这里,我是一个反对革命的革命者。反对1918年的卖国贼,是根本谈不上叛国罪的。” 不论是否是出于政治作秀,希特勒的这句话无疑是霸气侧漏。当然,胆小的人是根本玩不了政治的。
第二,是口才。请允许我在此完整的引用一段他的答辩,因为太精彩以至于我竟不忍心改动一个字:
“小人的眼界是多么狭窄!请相信我,我认为谋得一个部长官职并不是什么值得努力争取的目标。我认为以部长身份载入历史,并不是值得一个伟大人物努力争取的事。假使真是如此,你很有同其他部长葬在一起的危险。我的目标从一开始起就比做部长高出1000倍。我要做马克思主义的摧毁者。我要完成这个任务,一旦我完成了这个任务,部长头衔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荒唐的称号罢了。
当我第一次站在理查德。冯。瓦格纳男爵阁下之墓”。我尊敬他,因为他和德国历史上许多别的人都对历史贡献了他们的名字而不愿有任何头衔。我在那些日子里愿意充当一名鼓手并不是出于谦虚。这是最高的愿望——其余都是微不足道的。
天生要做独裁者的人不是被迫的。他的愿望就是如此。他不是被别人驱使向前的,而是自己驱使向前的。这并没有什么骄傲自大的地方。难道一个努力从事繁重劳动的工人是骄傲的吗?难道一个有着思想家的大脑,夜夜思考,为世界发明创造的人是自大的吗?凡是觉得自己有天赋义务治理一国人民的人没有权利这么说,“如蒙召唤,我愿从命。”不!他应该责无旁贷地站出来。”
可以毫不避讳自己的野心,将自己在众人面前剖析,甚至是借着审判为自己赢得支持,为自己做宣传,宣传话语还是如此有煽动性,不得不说,希特勒是有两把刷子的。
第三,是格局。当然,这格局也有可能是政治家为利益需要所表现出来的格局。不论在什么时候,希特勒总是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做,他从来不会为以前的事停留太多时间。从政之初,德国陆军并不支持他,他依旧不计前嫌,“我相信,时候总会来到,今天在街上站在卍字旗下的群众到那时就会同向他们开过枪的人团结在一起......我听说开枪的是绿衣警察,不禁感到高兴,因为玷污清白历史的不是国防军;国防军仍一如既往,白璧无瑕。总有一天,国防军不分官兵,都将站在我们一边。”
第四,是脸皮。希特勒的脸皮着实太厚了,就像很多政客一样,希特勒真是让我佩服: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那么血腥的事情,依旧可以说的道义凛然,人无耻真是就无敌了。援引如下:
“因为可以审判我们的不是你们诸君。审判我们的应该是永恒的历史法庭。你们会做出什么判决,我是完全知道的。但是那个法庭不会问我们:“你们到底犯了叛国罪,还是没有犯叛国罪?”那个法庭会判定我们,前陆军军需总监,他的官兵,都是一心为了他们的同胞和祖国,愿意奋斗牺牲的德国人。你们可以不只千次地宣布我们有罪,但是永恒的历史法庭的女神会一笑了之,把邦检察官的诉状和这个法庭的判决书撕得粉碎。因为她会宣判我们无罪。”
看这本书的时候,我恰好在看《大明王朝1566》的剧。现在,我想谈谈我对政治的一些看法。大概在上高中的时候,我曾经非常迷恋政治,我那时候一心想做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绪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人。我高中在我们学校的文科实验班,我们班叫“北辰班”。“北辰”二字,出自《论语•为政篇》:“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而这,也的确就是我的人生理想。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我开始对我的人生理想产生怀疑。首先第一点,我发现,在成为一名政治家以前,我需要先成为一名政客,我才有机会实现我的政治抱负。我需要有极深的城府,需要圆滑,需要去站队,可是我天性清高,我做不到。第二点,我发现我不能在该狠心的时候狠下心来。搞政治,不管是政治家还是政客,心狠都是必须的,可是我做不到。
现在我也不讨厌政治家,这个社会需要农民,工人,商人,科学家,就一定需要政治家。当然,我以下讨论的“政治家”,指的还是我心中那个为万事开太平的政治家,是褒义词。首先我以为,在必要的时候,政治家会舍弃一部分人的利益来保全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也无可厚非。有一个著名的例子是,一列火车行驶在铁轨上,因前方铁轨出故障需要更换车道,但是另一个车道上有一个玩耍的孩子。如果更换车道,孩子必死无疑,如果不更换车道,整列火车上的人都得死。孩子是无辜的,火车上的人也是无辜的,政治家可能会选择将损失减到最小,因此会舍弃孩子的生命。这不得不说是很残忍的选择,但是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第二,政治家有时会为了一个长远的目标做一些牺牲。“政治”二字,亦“正”亦“反”,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大明王朝1566》中,徐阶、高拱、张居正为了扳倒严党,索性想让东南乱掉,激起民变,张居正自己也说,“东南就是一块疮,只有剜掉它才能长出新肉来。”我个人对张居正是很崇敬的,我十分佩服他推行万历新政的魄力,但是换做我是他,我是不忍心让东南百姓受苦的。第三,我觉得一个政治家必须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强烈的责任感,否则他只能被称为“政客”。我理想中的政治家,应该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他们决定了整个国家的前进方向,他们必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引领一国人民前行,而且他们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哪怕这种负责是被动的,他们也没有选择的机会。
我佩服有才能,有胆量,有魄力,有担当的政治家,但我早早认清了自己所不能突破的极限,我只希望,尽人事听天命,把我所能做的做到最好,我的价值也就实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