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时代的眺望

南山翁

李约瑟是个文献学家,是个历史学家。他在文章中提到中国的科学文化发展不是逻辑基础上面的,而是史学上的(p228)。史学总是向后看,从经验中寻找道路,从理性中寻找平衡,总是想找到榜样来类比自己的不足和成绩。他在此书中显然也充满了对比,而不是预言。

假如现在的我们拥有了一切技术和科学发展所需要的表观因素:制度,积累,商业伦理,时间的维度,我们会不会成功?我们能不能在未来的时间里定义新科学和新技术,就如同我们在一百年被定义的一样?如果不能,那是为甚么?

我们是不是能够改变我们实践的习惯?那些在实践中,面对非理性和太理性的部分,我们有信心改变过去所有莽撞急功近利虚假的依据是什么。我们能否踏实的看待过去和未来,保持一颗好学和谦卑的心。

相对于我们的父辈,我们更相信时间是线性的。这一点上,李约瑟的判断是准确的(p274)。但是线条也还是有长短的。如何将这种线性的趋势让人触摸得到,之后人们可以欣喜的感到个人的努力和回报,家庭的传承,国家的积累,都可以在一个持之以恒和前后一致的基础上看到结果。只有将未来变成一种信仰甚至一种宗教,我们才能保有信心,科技的发展也才会有真正的动力。

我们切莫把科...

显示全文

李约瑟是个文献学家,是个历史学家。他在文章中提到中国的科学文化发展不是逻辑基础上面的,而是史学上的(p228)。史学总是向后看,从经验中寻找道路,从理性中寻找平衡,总是想找到榜样来类比自己的不足和成绩。他在此书中显然也充满了对比,而不是预言。

假如现在的我们拥有了一切技术和科学发展所需要的表观因素:制度,积累,商业伦理,时间的维度,我们会不会成功?我们能不能在未来的时间里定义新科学和新技术,就如同我们在一百年被定义的一样?如果不能,那是为甚么?

我们是不是能够改变我们实践的习惯?那些在实践中,面对非理性和太理性的部分,我们有信心改变过去所有莽撞急功近利虚假的依据是什么。我们能否踏实的看待过去和未来,保持一颗好学和谦卑的心。

相对于我们的父辈,我们更相信时间是线性的。这一点上,李约瑟的判断是准确的(p274)。但是线条也还是有长短的。如何将这种线性的趋势让人触摸得到,之后人们可以欣喜的感到个人的努力和回报,家庭的传承,国家的积累,都可以在一个持之以恒和前后一致的基础上看到结果。只有将未来变成一种信仰甚至一种宗教,我们才能保有信心,科技的发展也才会有真正的动力。

我们切莫把科技发展和个人成功划等号。这个时代的很多人的成功来自于对固有模式和惯常思维的突破,新科技点的产生和发展固然需要这种跳跃的模式,而更需要的是李约瑟书中提到的理想模式下的不计功利。财富的直接产生方式来自于商业上的成功,更多归于业务模式的更新,而不是技术的开拓。相对比于古代单一模式的商业,现代的商业模式创造了一个无比柔软和遥远的缓冲层,于是技术对最终产生效益的影响也渐趋薄弱。李约瑟提高的商业对技术发展的影响,会有滞缓的趋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明的滴定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滴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