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volution of Beauty The Evolution of Beauty 评价人数不足

进化在自然选择之外

于凡

这本书重新发现和深化了达尔文的性选择进化论,指出雌性对于求偶者的审美是导致动物进化的核心力量,先于自然选择的拣选和淘汰。

达尔文认为雌性动物具有审美的本能,而雄性动物竭力通过展示魅力来取悦其性交对家。雌性动物确立了作为其种类的“美的标准”,具有符合这一标准之特质的雄性动物可以获得更多交配机会,其特质也可以遗传给雌性后代,并由此导致了两性的共同进化。在所有的动物种类中,鸟类的审美能力是人类之外最出色的,因此鸟类的色彩和歌喉构成了大自然之美的半壁江山。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之后,由于各种制度因素,女性成为主要审美对象,其“性自主”也长期受到制度性压抑。普鲁姆支持女性主义,他认为女性主义的核心在于确立女性的“性自主”,当前人类社会其实正朝这个方向发展。

英国诗人济慈说过,“美即是真,真即是美”。在普鲁姆看来,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美是一个独立的范畴,不能也没有必要和“真”混为一谈。审美不是人类独有的能力,更不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远在人类出现之前,梁元帝萧绎所描述的“绮縠纷披,宫徵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的美之创造和美之体验就已经广泛存在于动物世界,尤其是鸟类...

显示全文

这本书重新发现和深化了达尔文的性选择进化论,指出雌性对于求偶者的审美是导致动物进化的核心力量,先于自然选择的拣选和淘汰。

达尔文认为雌性动物具有审美的本能,而雄性动物竭力通过展示魅力来取悦其性交对家。雌性动物确立了作为其种类的“美的标准”,具有符合这一标准之特质的雄性动物可以获得更多交配机会,其特质也可以遗传给雌性后代,并由此导致了两性的共同进化。在所有的动物种类中,鸟类的审美能力是人类之外最出色的,因此鸟类的色彩和歌喉构成了大自然之美的半壁江山。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之后,由于各种制度因素,女性成为主要审美对象,其“性自主”也长期受到制度性压抑。普鲁姆支持女性主义,他认为女性主义的核心在于确立女性的“性自主”,当前人类社会其实正朝这个方向发展。

英国诗人济慈说过,“美即是真,真即是美”。在普鲁姆看来,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美是一个独立的范畴,不能也没有必要和“真”混为一谈。审美不是人类独有的能力,更不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远在人类出现之前,梁元帝萧绎所描述的“绮縠纷披,宫徵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的美之创造和美之体验就已经广泛存在于动物世界,尤其是鸟类世界之中。地球原本是一个单调沉闷的星球,与其它空旷的行星没有太多不同。正是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美”发生了。普鲁姆对达尔文进化论2.0版本的重新发现和深化,不仅为进化生物学提供了全新视角,也为美学研究带来极具创意的启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