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样化的《红楼梦》

阿汤哥
就我多次阅读脂抄本和程高本《红楼梦》的直接体验来看,当然脂本更好看,更精彩,有对人性的深入透视,读起来过瘾,文本质量更高,叙述风格文言化,文化内涵更为厚重。程乙本的语言明显女性化、过于情感化,人物性格改变了,宝玉变得更加“娘炮”化,叙述风格口语化,有时感觉很恶心,突兀,很不习惯,简直不堪卒读。
《红楼梦》和程高本的作者肯定不止一个人,有曹雪芹的亲人或朋友,但是脂本是曹雪芹所作。
我有个疑问,如何解释脂本里面的大汉族主义?
近年来,周汝昌走的是一个极端,凡脂必佳,忽视程高本和后40回的价值,脂本越古越好的“返祖”论。相反,近年来程甲本的地位在上升,程甲本是“新新红学”的最好切入点,有欧阳健,还有曲沐、陈林等人的“程前脂后说”的另一个极端,认为全部“脂本”都是后人作伪。也有一般的拥程派,包括一些文化名人,如林语堂、钱钟书、白先勇。
冯其庸算是走中道,前80回肯定是脂本(庚辰本),但也没有忽视程高本。这个我还是比较认同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