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独居的一年》有感

vernon
2017-11-08 11:39:00

“不想发出声音时发出的声音。”这句话是《独居的一年》里绝妙的一句话。我们在生活里会有多少次面对各种事情时,竭力想装着视而不见,不想发出声音,但是你越是不想发出声音,越能发出一种“不想发出声音时发出的声音。” 在这部作品里,每个人的态度都是裸呈相见的。约翰•欧文的笔端里没有太多对已发生事情的评价。他只是很冷静低描写场景,烘托氛围,让读者自己去体会作为当事人的心态和心理历程。比如约翰•欧文总爱描述露丝有一对漂亮的乳房。他的描写手法是不同人面对露丝胸部时表现的不同反应,这些都是外围描写,并不涉及故事主角的情绪或者故事发展方向。但就是在这些陌生人或者身边人的貌似无关的目光里,它们逐渐汇成对露丝来说“不想发出声音的声音”,慢慢渗透进露丝的生活感受里,影响着她的一些情绪变化。爱的声音是什么?它不是单纯一句能说出口的“我爱你”。这不是爱的声音。它是不论刻意或者不刻意间都能发出的一种能被听见的声音。父亲特德失去了儿子们,无法安抚妻子的伤心,如今最爱的女儿也受了伤,他简直不能原谅自己,这是他埋在心底的不想发出的声音,但最终以死亡的方式发了出来。埃迪呐喊自己的心声,表达作为一个未成年

...
显示全文

“不想发出声音时发出的声音。”这句话是《独居的一年》里绝妙的一句话。我们在生活里会有多少次面对各种事情时,竭力想装着视而不见,不想发出声音,但是你越是不想发出声音,越能发出一种“不想发出声音时发出的声音。” 在这部作品里,每个人的态度都是裸呈相见的。约翰•欧文的笔端里没有太多对已发生事情的评价。他只是很冷静低描写场景,烘托氛围,让读者自己去体会作为当事人的心态和心理历程。比如约翰•欧文总爱描述露丝有一对漂亮的乳房。他的描写手法是不同人面对露丝胸部时表现的不同反应,这些都是外围描写,并不涉及故事主角的情绪或者故事发展方向。但就是在这些陌生人或者身边人的貌似无关的目光里,它们逐渐汇成对露丝来说“不想发出声音的声音”,慢慢渗透进露丝的生活感受里,影响着她的一些情绪变化。爱的声音是什么?它不是单纯一句能说出口的“我爱你”。这不是爱的声音。它是不论刻意或者不刻意间都能发出的一种能被听见的声音。父亲特德失去了儿子们,无法安抚妻子的伤心,如今最爱的女儿也受了伤,他简直不能原谅自己,这是他埋在心底的不想发出的声音,但最终以死亡的方式发了出来。埃迪呐喊自己的心声,表达作为一个未成年人对这种对他来讲无比神圣无比重要的事情,而他只能以棋子的方式被安排和被拒绝的痛苦。在玛丽恩离开后他所有对玛丽恩的追忆追寻、他所有对玛丽恩想发而发不出声音的声音,就只有倾注在对年长女人的关爱与迷恋里。露丝四岁时做了个梦,醒来后觉得那个声音还能听到。可能是某个她想爱上的男人,想听到一种声音。但到最后,你会恍然,其实这种声音的名字叫---爱,是爱你时润无声的感受。不想发出声音时发出的声音最后都还是以各种方式发了出来。那是因为,爱有了归属,不需要再掩盖和压抑,也就没了不想发出的声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