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条路 第三条路 评价人数不足

二人的第三条路

Javen

实际上,袁运甫、袁运生的调子差别十分大, 分明算是两条路,但是在历史背景下,袁佐将二位的对既有程式的突破概括为第三条路。

既有的程式为:自五十年代以来的,1.延续民族传统和2.推崇苏式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且不管这样的划分的概括性可信度,袁佐列举了多种“第三条路”探索的画家,作为:继承中国为画传统、吸收现代文明精髓。

阿城的文章写袁运甫用高丽纸的突破,乏善可陈。

袁运生1982年发表的《魂兮归来——西北之行感怀》表达了对霍去病墓石刻以及敦煌北魏塑像艺术的感慨,开启了民族化、精神化的启迪和探索。

袁运甫的部门呈现了60年代到21世纪的过程,袁运生的则聚焦于最近的21世纪之后的创作。袁运甫似乎注重平涂的油画形式(更细节的不动),且未有较大变动。袁运生因为对民族题材、媒介的逐渐重视,语言变化大,油画也转为水墨、笔墨。在灵动快速挥洒中,偶有上乘之作。及至老年,似乎更近化境。

显示全文

实际上,袁运甫、袁运生的调子差别十分大, 分明算是两条路,但是在历史背景下,袁佐将二位的对既有程式的突破概括为第三条路。

既有的程式为:自五十年代以来的,1.延续民族传统和2.推崇苏式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且不管这样的划分的概括性可信度,袁佐列举了多种“第三条路”探索的画家,作为:继承中国为画传统、吸收现代文明精髓。

阿城的文章写袁运甫用高丽纸的突破,乏善可陈。

袁运生1982年发表的《魂兮归来——西北之行感怀》表达了对霍去病墓石刻以及敦煌北魏塑像艺术的感慨,开启了民族化、精神化的启迪和探索。

袁运甫的部门呈现了60年代到21世纪的过程,袁运生的则聚焦于最近的21世纪之后的创作。袁运甫似乎注重平涂的油画形式(更细节的不动),且未有较大变动。袁运生因为对民族题材、媒介的逐渐重视,语言变化大,油画也转为水墨、笔墨。在灵动快速挥洒中,偶有上乘之作。及至老年,似乎更近化境。

袁运生2012

袁运生2013

袁运甫,大上海,1973

袁运甫,井,1972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