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 城堡 8.6分

浅析《城堡》的开放式结尾

止语

《城堡》是卡夫卡最重要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最能体现卡夫卡的创作风格和特征,但是这部小说和其他两篇长篇小说一样没有写完。很多读者对于这部没有结尾的作品持有疑惑,卡夫卡这样安排的寓意何在?K与城堡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他最终能走进城堡吗?本文主要从传统小说与新小说、卡夫卡自身的问题、K与城堡这三个方面来进行分析这部小说的开放式结尾。 一、传统小说与新小说 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对悲剧所下的定义是“悲剧是对于一个完整而具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模仿(一件事可能完整而缺乏长度)。所谓‘完整’,指事之有头,有身,有尾。”我们可以认为传统的小说就是对这种观点的继承,即小说要有开头、中间和结尾,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小说不仅要有完整的情节、人物、主题,还要有一个清楚的结尾作为结束。因为“我们在‘理解’世界的过程中,似乎仍然会感到一种需要,一种由于与日俱增的怀疑心而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难获得满足的需要,即对体验开头、中间和结尾之间和谐关系的需要。”传统小说之所以有头,有身,有尾,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读者的这种需要。

弗兰克·克默德在《结尾的意义》中则说:“我们就像神学家看待世界末日那样,认为结尾是无处不在的,...

显示全文

《城堡》是卡夫卡最重要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最能体现卡夫卡的创作风格和特征,但是这部小说和其他两篇长篇小说一样没有写完。很多读者对于这部没有结尾的作品持有疑惑,卡夫卡这样安排的寓意何在?K与城堡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他最终能走进城堡吗?本文主要从传统小说与新小说、卡夫卡自身的问题、K与城堡这三个方面来进行分析这部小说的开放式结尾。 一、传统小说与新小说 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对悲剧所下的定义是“悲剧是对于一个完整而具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模仿(一件事可能完整而缺乏长度)。所谓‘完整’,指事之有头,有身,有尾。”我们可以认为传统的小说就是对这种观点的继承,即小说要有开头、中间和结尾,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小说不仅要有完整的情节、人物、主题,还要有一个清楚的结尾作为结束。因为“我们在‘理解’世界的过程中,似乎仍然会感到一种需要,一种由于与日俱增的怀疑心而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难获得满足的需要,即对体验开头、中间和结尾之间和谐关系的需要。”传统小说之所以有头,有身,有尾,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读者的这种需要。

弗兰克·克默德在《结尾的意义》中则说:“我们就像神学家看待世界末日那样,认为结尾是无处不在的,而不是即将发生的。”“一个平铺直叙,结尾明显的故事似乎更像是神话,而不是小说或戏剧。”在这一方面,新小说可以说是对传统小说的反叛,它不再有意迎合读者的传统思维模式,而是将读者的注意力转移到文本之外。因此,小说的情节,人物思想,主题等变得非常模糊和不确定,读者在其中根本就找不到他们能在虚假的暂存性、虚假的因果性、貌似确凿的描写、脉络清楚的故事中所能找到的那种满足。这种新小说“重复自己,分裂自己,修改自己,反对自己,甚至也不去积累足够数量的事件以构筑一个过去——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故事’”。它给予读者的不是舒适和满足,而是一种催人参与创作的挑战。

如果像这样无视一切传统的期待,这些书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这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首先卡夫卡摒弃了传统的开头和结尾,我们便不能知道他对主人公K究竟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是对K努力不懈的赞誉,又或是对他不自量力与权威反抗的讽刺?这引导我们去主动地思考,这时K已经不仅仅是《城堡》这部小说里的K了,他代表了现代人的精神危机,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其次,这使得小说的时间、地点变得不确定,人们就不太容易提出这种通常会被提出的观点,说这部小说确实有关奥匈帝国统治下的问题。而是更关注造成K无法走进城堡的多种因素,对其进行多种解读。

二、卡夫卡自身的问题 “卡夫卡思考的问题是20世纪以来最重要的问题,诸如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身份问题、语言问题、现代性问题等,而这其中最为严峻的就是人自身出了问题。卡夫卡的问题是整个20世纪的问题,也是人类永恒的问题。”所以卡夫卡的这些问题引发了整个世界的兴趣和思考。 很显然,凡是关于人类永恒的问题都是无解,即使是政治家或社会学家也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之道。作为文学家的卡夫卡当然也不能在他的小说中给出确切的答案,他所提供给我们的只是一种思考问题和揭露问题的方式。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就不难理解卡夫卡的三部长篇小说《城堡》以及《美国》、《诉讼》全都是未完成的原因了。卡夫卡认为,世界上“没有最终的东西,按照亚伯拉罕·林肯的观点,只要没有取得公正的解决,就不能说是最终解决。”假若世界上的事不可能有最终的解决,小说自然也不可能有结尾了。 此外,卡夫卡在叙述故事时还喜欢使用一些不确定的词汇,如好像、看来、似乎、然而等,来加强或突出小说意义的不确定性。比如小说中奥尔加的一段话:“巴纳巴斯早上说他要到城堡去,我听了很伤心。这说不定是条冤枉路,这说不定是白过的一天,这说不定是一场落空的希望。”加缪曾评论道:“‘说不定’——卡夫卡的全部作品也就是这个调调。”很显然,当一个作者对自己小说的主题、形象、情节、和叙述者的感情都是不确定的时候,他(她)是不可能写出一个令读者满意的结尾的。有的作者为了遵循小说创作的原则,就草草了事地随便弄出个结尾,以满足读者的好奇与期待;而卡夫卡则是让小说无限地延伸,使小说本身就无法结束。这也与卡夫卡自身的性格有关,他曾说:“我写的和我说的不同,我说的和我想的不同,我想的和我应该想的不同,如此下去,则是无底的黑洞。”卡夫卡本身是一个孤独的作家,他在世的时候,无论是他的家人还是朋友都没有真正理解他。他孤独地活着,孤独地写作,而又写作孤独,并将这永远也走不出的孤独怪圈反映到他的小说中。这体现在K无论如何也走不进城堡,官司永远也达不到最高的法院,小说本身也无法结束。 三、K与城堡 关于《城堡》的开放式结尾,还可以从主人公K与城堡的关系来解读。小说中K一次次地试图进入城堡,但又一次次无功而返。城堡象征着什么,什么地方才能找到进入城堡的钥匙?木心在《文学回忆录》曾说:“城堡的永久意义,即所谓的真理、自由、法律,应该都是存在的。可是荒诞的世界总是设置重重障碍,永远达不到。想尽办法,以为得到一点点可能,结果又有障碍,永远达不到。”

K不正是如此吗?初到城堡附近的村子时,他执着且坚持,想尽各种办法接近城堡,为了接近城堡的官员克拉姆,他主动接近克拉姆的情人弗丽达,并向巴纳巴斯一家打探城堡的情况,使自己置身于各种复杂的环境中,受到旅馆老板娘的冷落与鄙视等等。每次他都以为得到了一点点接近城堡的可能,实际上城堡官员,旅店老板,村长,甚至两个来历不明的助手带给他的都只是通往城堡路上的障碍。

如木心所说,城堡的永久意义是真理、自由、法律,K的奋斗是为了追寻这些。可是,无论是真理,还是自由、平等、法律,凭借一己之力都是难以获得的。一个人只能无限接近真理却不能得到真理,自由、平等、公正、法律亦是如此,它们只是建立在社会基础之上相对存在的一种理念。所以,K的整个追寻是荒诞和无望的,他只能在不断地接近、远离又接近之间来回往复,却不能真正得到。这种文本上的未完成也象征了现代人的精神危机,人永远处在精神流浪的旅途中,永远在追寻、反抗、等待…… 参考文献: (1)《卡夫卡的眼睛》,曾艳兵著,商务印书馆,2012年7月 (2)《结尾的意义——虚构理论研究》,弗兰克·克默德著,刘建华译,辽宁教育出版社 牛津大学出版社,2000年3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城堡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