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摘录

随便吧啊

摘录了自己觉得读着很酣畅淋漓的部分,不过我好像错过了最精彩的最后一篇,emmm﹉改天去图书馆看完

《狂人回忆》 我诅咒我最珍贵的梦想,诅咒我在创造的极限上默默花去的时间。 孩童时,我梦想爱情;年轻时,我梦想荣誉;成人后,我梦想坟墓——那些不再有这种爱情的人的最后恋情。 是的,我正在死去,因为活着就是看过去如奔向大海的水流,看现在如樊笼,视将来如裹尸布吗? 你曾经认为,你是以灼热疯狂的激情在恋爱,就像你在书里读过的那样,然而你在心的表皮上只有一道轻微的抓痕,那是被人称作情欲的那只铁爪抓的,你竭尽全力想象,吹旺勉强燃烧的小火。 这微小的情火,只不过是冷了的灰烬。

从欢乐走向忧愁,从希望奔向厌倦,莫名其妙的沮丧之后,就是疯狂的躁动不安。

您因此被迫学习,以你的汗水为代价学习所有无用的东西,你出生之前是奴隶,活着之前就不幸。谁对你说这些光明的世界后面还有别的世界。

灰尘的伟大,虚无的尊严。 没有爱情...

显示全文

摘录了自己觉得读着很酣畅淋漓的部分,不过我好像错过了最精彩的最后一篇,emmm﹉改天去图书馆看完

《狂人回忆》 我诅咒我最珍贵的梦想,诅咒我在创造的极限上默默花去的时间。 孩童时,我梦想爱情;年轻时,我梦想荣誉;成人后,我梦想坟墓——那些不再有这种爱情的人的最后恋情。 是的,我正在死去,因为活着就是看过去如奔向大海的水流,看现在如樊笼,视将来如裹尸布吗? 你曾经认为,你是以灼热疯狂的激情在恋爱,就像你在书里读过的那样,然而你在心的表皮上只有一道轻微的抓痕,那是被人称作情欲的那只铁爪抓的,你竭尽全力想象,吹旺勉强燃烧的小火。 这微小的情火,只不过是冷了的灰烬。

从欢乐走向忧愁,从希望奔向厌倦,莫名其妙的沮丧之后,就是疯狂的躁动不安。

您因此被迫学习,以你的汗水为代价学习所有无用的东西,你出生之前是奴隶,活着之前就不幸。谁对你说这些光明的世界后面还有别的世界。

灰尘的伟大,虚无的尊严。 没有爱情,没有欲望,被孩童的虚荣心,被傲慢的念头所驱使,为了不再因生活放荡而脸红,为了在狂饮乱舞中泰然自若。 曾经爱过,梦想过天空,见过灵魂中最纯洁、最崇高的东西,后来却把自己束缚在肉欲的沉重锁链之中,束缚在疲惫的身体里! 人,连同他的天才和艺术,只不过是某种更加有教养的可悲的猴子。 如果万一他们醒了,看见人们在孝幔上装饰的泪滴,孝幔覆盖着干枯的尸体,看见人们泣不成声,还看见装模作样的哀悼已经结束,他们就会讨厌那个自己哭泣着离开的人生,很快回到虚无里,那里如此安静,如此实在。 《秋之韵》 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好像活了几个世纪似的,我的体内容纳了已逝千载生涯的种种雪泥鸿爪。 我甚至看不到有什么东西值得去希冀,去追求;也许正是我的虚荣心使得我凌驾于一般人的虚荣心之上,也许我的冷淡只不过是一种极度的贪婪,永远不会得到满足。我好像是那种新的建筑物:还没有完全竣工,就已经长出了苔藓。 在虔诚者眼里,我是一个犬儒主义者;在浪荡子眼里,我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因此,两方面都不欢迎我。 我觉得自己内心是空虚的,但是,这种空虚是一道深渊,声色是填不满的。 愁苦的人愿使自己更加愁苦,于是在绝望中极易溺于寻欢作乐,如同在一条平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其实,心里满是泪水,只想痛哭一场。我常常想成为一个赤贫汉,穿着褴褛的衣衫,受着饥饿的煎熬,觉得伤口在流血,满怀憎恨,寻求报复。 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比昨天更加可怜,却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我深感自己日趋贫寒,到来的每一个小时都要从我这里攫走某些东西,使我惊异的只是心中依然留着痛苦的位置;确实,人心是永不枯竭的忧伤之源:一两件幸福就能将它装得满满的,而人类的一切苦难都能在那里汇合,像主人一样长久地居住在那儿。 所有的情感全都涌进我心里,却无法散发出去,只好拥挤不堪地聚在那里,像被同心镜照着那样,相互辉映:我虚怀若谷,却又十分骄傲;我过着淡泊宁静的生活,却又渴望着荣华富贵;我离群索居,却又一心想着出入社交界,尽显风流;我洁身自好,却又在白天黑夜的梦境里,沉溺于最无节制的奢华中,最为放纵的声色犬马中。这种自我抑制的生命力在我心里收缩着,将心束得紧紧的,连气都透不过来。 有时,我支持不住了,无尽的情感使我焦虑不安,炽热的熔岩自我心里滚滚流出,疯狂地爱着无以名之的事物,惋惜美梦逝去了无痕迹,为思想中的种种嗜欲所诱惑,渴望着诗情画意、良辰美景,不堪心灵和自尊的重负,终于精疲力竭地跌入痛苦的深渊,鲜血拍打着我的脸,动脉使我神志不清,胸膛似乎已裂……我成了个醉酒之人,我成了个疯狂之人,想象自己是个伟大的人物,想象自己是个神灵的化身,其启示将会使人世大惊,其痛苦全为我怀在心中,我所过的生活,甚至就是神的生活。 编织绮梦比干苦力活更加累人,一个完整的自然界,寂然不动,从不显形,暗暗地存在于我的生活中;我是一个沉睡着的混沌世界,有着成千上万的丰富本原,但却不知道怎样体现出来,也不知道怎样运用,它们一直在寻找适宜于它们的形状,一直在期待适宜于它们的模式。 我总是这样以上智之人自许始,以下愚之人自许终…… 悲痛中我只是一具涂着防腐香料的木乃伊。 我怀着满腔无名的怒火,仇恨着生活,仇恨着人类,仇恨着一切。我把种种温情藏在心底,变得比猛虎还要凶恶;我想毁灭芸芸众生,与之一同在无限的虚无中长眠,直到熊熊燃烧的城市的火光将我唤醒!我想听烈焰烧得人骨噼里啪啦的战栗声,我想横渡尸体漂浮的河流,我想在匍匐伏地的百姓身上策马疾驰,让马的四只铁蹄将他们踏成肉酱…… 我越是狂热和自鸣得意,也就越是闭门不出和想入非非。好久以来,我的心灵就已经干涸,什么新东西都不再进入其中,它像尸体已经枯烂的坟墓一样空虚。 ……我生活在永久的暮色之中。 ……人,不管他怎么议论死亡,总是怀着迫切的心情,爱着死亡的。……他身上有着死亡的苗子,心里有着死亡的念头。 我总是回到我的出发点,在无法逾越的圈子里打旋,希望自己能进入更宽广的天地,却只是在它里面徒劳地撞破头颅。 这不再是撕裂人心的痛苦,而是窒息人心的难受。 ……找到一颗与众不同、为我而生的心来。 美酒像毒药一样使人命归黄泉,毒药像美酒一样醇味诱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颗简单的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颗简单的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