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张悦然的小说

把噗

张悦然是和韩寒、郭敬明一起开始阅读的。初中的时候,“新概念作文大赛”出来的青年作家写的书非常流行,几乎人手一本。痴迷的同学每天晚上还会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偷偷阅读,胆子更大的,甚至在上课的时候也敢在桌底下拿本书遮掩着偷偷地翻看。当然,这么大胆的行为被发现是时有发生的,结果自然免不了一顿训斥。但类似的冒险举动,从未终止过。

我自然是没这种胆量的,我一般都是周末拿回家看。记得看的第一本张悦然的书是她的一部长篇,叫《誓鸟》,还是我在县城里的新华书店买的。当时看得特别激动,觉得写得真好,有强烈的共鸣。里面有一句话是“记忆如此之美,值得为之粉身碎骨”,我还非常做作地把它抄在了教室的黑板上。现在想来,实在是一件相当丢脸的事。怎么会做出这般无语的举动,现在想来是有点不明白的。

后来,我专心投入学习,小说也看得少了,张悦然淡出了视野。直到大学上了中文系,又开始系统地看大量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其中免不了也会去看看张悦然新出的小说。这时看的心态完全与当年消遣的心理不同了,立马看出了书里矫饰的无病呻吟。基本上读了几十页就看不下去了,疑惑自己当初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小说。

当然,也得说句真话,张...

显示全文

张悦然是和韩寒、郭敬明一起开始阅读的。初中的时候,“新概念作文大赛”出来的青年作家写的书非常流行,几乎人手一本。痴迷的同学每天晚上还会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偷偷阅读,胆子更大的,甚至在上课的时候也敢在桌底下拿本书遮掩着偷偷地翻看。当然,这么大胆的行为被发现是时有发生的,结果自然免不了一顿训斥。但类似的冒险举动,从未终止过。

我自然是没这种胆量的,我一般都是周末拿回家看。记得看的第一本张悦然的书是她的一部长篇,叫《誓鸟》,还是我在县城里的新华书店买的。当时看得特别激动,觉得写得真好,有强烈的共鸣。里面有一句话是“记忆如此之美,值得为之粉身碎骨”,我还非常做作地把它抄在了教室的黑板上。现在想来,实在是一件相当丢脸的事。怎么会做出这般无语的举动,现在想来是有点不明白的。

后来,我专心投入学习,小说也看得少了,张悦然淡出了视野。直到大学上了中文系,又开始系统地看大量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其中免不了也会去看看张悦然新出的小说。这时看的心态完全与当年消遣的心理不同了,立马看出了书里矫饰的无病呻吟。基本上读了几十页就看不下去了,疑惑自己当初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小说。

当然,也得说句真话,张悦然是那批“新概念”作家中少有的、一直在认真创作严肃小说的作家之一。她去人民大学教授创意写作这件事就能看出来,她的心中还是有着真正的文学梦。与她同时期的韩寒和郭敬明这两位大名鼎鼎的80后文学骑手,基本上已经废弃了满身的文学才华,还将自己的写作框线在青春文学的模式中。

张悦然最近的几部作品如《茧》和《我循着火光而来》等,是有其水准的,与她早年的作品大异其趣,而有卡佛、耶茨的风范。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写作方式有一种模式化的倾向,乃是一种美式创意写作的流毒。如果张悦然无法从中解脱出来,去向那些伟大的小说家取经,而不是只写些很好复制的浅薄经验,她的创作只会停步不前。

3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循着火光而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循着火光而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