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以学取道,民以义取节,天下何其幸焉。

天外飞青
踟躇二个月有余,方才读完。对春秋战国历史是有补益的,在之前许多典故是知道的,时间顺序上却是模糊的。但在历史时间的进程上,本书也是多概括带过,毕竟只是以人物典故为串线。当战国时代落幕,可值一提的人物传奇逐渐从书本舞台谢幕,大秦帝国在萧杀的孤独里建立,却又在二行字里带过消亡。呜呼,多少风流逸俊,多少心机妄算,随着书本的阖上都成为历史中的幻象。但我不能轻易忘记,春秋战国这段在中华文化上最星河灿烂的时期,一个以人物点亮历史的阶段。
   国篇:
  周朝伊始分茅之制,天下土地分封给以姬姓为主的子嗣,姜姓的功臣,子姓的前朝贵胄。诸侯其下的卿大夫也是根据周朝礼法世袭罔替,井田制规划百姓耕作,看似一种非常合理安定的制度,只相对内部环境而言。但同时也制约了人才思想的更新,国力风气就会萎靡。当外部环境影响到之后,旧秩序的崩溃那么自然而然,这类现象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所以东周列国志,所概述的就是这个阶段,一个从体制到思想变化的过程。当周王室失去地位之后,早已失去的欲望重新萌动,一下就替代周王室是做不到的,那么就创造伯业(称霸)。伯,诸侯之伯,王室之靠也。一种微微的儹越之心,春秋篇...
显示全文
踟躇二个月有余,方才读完。对春秋战国历史是有补益的,在之前许多典故是知道的,时间顺序上却是模糊的。但在历史时间的进程上,本书也是多概括带过,毕竟只是以人物典故为串线。当战国时代落幕,可值一提的人物传奇逐渐从书本舞台谢幕,大秦帝国在萧杀的孤独里建立,却又在二行字里带过消亡。呜呼,多少风流逸俊,多少心机妄算,随着书本的阖上都成为历史中的幻象。但我不能轻易忘记,春秋战国这段在中华文化上最星河灿烂的时期,一个以人物点亮历史的阶段。
   国篇:
  周朝伊始分茅之制,天下土地分封给以姬姓为主的子嗣,姜姓的功臣,子姓的前朝贵胄。诸侯其下的卿大夫也是根据周朝礼法世袭罔替,井田制规划百姓耕作,看似一种非常合理安定的制度,只相对内部环境而言。但同时也制约了人才思想的更新,国力风气就会萎靡。当外部环境影响到之后,旧秩序的崩溃那么自然而然,这类现象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所以东周列国志,所概述的就是这个阶段,一个从体制到思想变化的过程。当周王室失去地位之后,早已失去的欲望重新萌动,一下就替代周王室是做不到的,那么就创造伯业(称霸)。伯,诸侯之伯,王室之靠也。一种微微的儹越之心,春秋篇围绕这个想法而展开绘卷。而有实力做到的不外乎几个版图大国,鱼盐之利的齐,黄土高原的晋,江淮流域千里的楚。后起之秀秦,吴,越。称霸需要国家实力,兴国要改变旧弊,改变就需要新思想,孕育人才的环境土壤已经齐备,于是历史上的诸子百家出现了。依靠出色人才的治理,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各自走出了新的格局,而新贵又不断与旧贵产生矛盾。矛盾的根基在于土地封邑是有限的,而人臣的欲望则要远远超过。势必走向另一个阶段战国,兼并他国的土地。这是件受到礼法约束的事,因为天下是周分封的,如果只为了称伯,那么君主就必须要在礼法上尊重与周。弱小的公候非常愿意称臣纳贡,只要不收去他们的土地。这个认识的过程是尴尬且痛苦的,一心想要兼并他国,却不得不故作大方的帮他们复国。其中的最高的戏剧性出现在吴国与中原诸侯的盟会,早已儹礼称王的吴王,为了满足一点虚荣,宁愿降低身份为公候,跟他们一起玩这套定盟的游戏。也正是因为要彰显伯业的仁厚,他没有收去土地的越国反而把他吴国灭了。意识到这点后,廉耻之心逐渐被抛弃,兼并成为战国的绘卷。孟子篇:“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魇。”正是历史的写照。田氏代齐,三家分晋,武王问鼎,新旧取代之势已成。战国诸侯逐渐对称伯不感兴趣了,换上了称帝的想法。天下是周王朝建立的,那么重新合聚天下取而代之的思想业已经成熟。国家一统的愿望,终被军事实力强盛的秦实现了。
   兵篇:
   周取代商的战争在封神演义里描述非常虚拟了,我们只知道不堪重负的奴隶反叛了商纣。周开创了一种礼仪式的战争方式,即以车乘为战,一乘名为75人,实际上除了车乘三五人员本身,其余的扈从都是领地上的农夫,并不具备多少战斗力。实际作战的是士大夫本身,因为他们从小除了接受文化也必须学会操纵车马弓矢,称之为君子六艺。战斗多以野外布阵,车乘上用弓矢和长戈,往来搦战。出战的车乘数量决定军势重寡,因为农民进取心的不足,攻城则是一件艰苦的事情。所幸春秋战事只以兵势声讨对方的罪过,并没有兼并的想法,所以大多时候都是城下定盟,一方认输了而已。国家的军事实力体现于士大夫数量的多寡,但士大夫是一种极大的负担,因为他们不劳作生活腐败又要封地养活,子嗣众多争权夺势。而且家族势大的更有许多私兵,轻易发动政变。所以这种军事结构,极不可靠。受害者就是晋,制定了六军,而刘军的统帅家族最后推翻了晋。
   取代这套仪仗车战的国家,则逐渐取得了军事上的领先。吴起训练的魏武卒,历史上第一支职业军人,以区区魏地,征战四方所向无敌。孙武训练的吴兵,因地制宜的发展了短兵战术,以弯刀弓矢为作战手段,挡者披靡。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赵四战之地民素习战,改革之后的赵国一度有吞秦的想法。秦国在向西兼并西戎的时候就学会了骑战,又素以民风强悍能苦战著称,到商鞅变法之后以首级进爵激发了士兵的进取心,更是势不可挡。从这过程看到,作战单位本身的改变,士大夫不在是中坚军事力量。占数量多数的农民阶层成为了战力本身,改革者莫不是意识到了这点。所以从春秋时期出五百乘,千乘堪称云集的场面,到战国后期动辄二十万,六十万倾国之兵。战争已经从仪式转变成为真正的以死相搏了。
  军事指挥的变化,在真正的战斗之前,车乘战时代不需要什么兵法。双方越好日期列阵对战,偷袭被视为非君子所为。兵道顶多认识到是凶道,不可久用。士兵都是农民,久用了没人耕作,损失国力。真正意识到兵者诡道也,才算真正进入战争的理解,如世人熟知的孙武子,其后当然也有很多赫赫有名的名将不一一列举了。但并非所有人都意识到这点,战争发生时找个人拜为将,领兵出战。而这个人本身是不是知兵,是不是懂得战争指挥之道,全凭偶然。这个偶然的最好举证就是名将赵奢,因为懂得国家大义被平原君举荐为将。赢的后世留名,败者冢中枯骨。真正知兵的,首先从治兵开始。代守李牧,被赵王罢免后,代兵皆走,是因为他们尊重服从李牧。军事指挥将领,逐渐从贵族阶层,转变为知兵者任之。不服从这点的,后世如宋,军事实力最弱的王朝。
   才篇:
   东周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因为环境的需要,使得许多人脱颖而出,在历史的舞台上崭露头角。从阶级层面上分析,公卿大族以宽仁礼贤下士为重,世家子弟以武功政治见长,民间布衣则以身取义,换来名节。更有一种游说之客,春秋舞台提供了一种人才交流的机会,让他们得以靠舌辩智谋周游列国,希望得到赏识拜为卿相。这四种人在春秋时代形成一个良好的激励进取。
    卫鞅成为最成功的人臣,大概是因为他有一个最信任的君主,嬴渠梁。相对于其他诸侯的改革,没有一个能真正触及到国家被氏族垄断的根本。比如吴起就被旧贵们射死。苏秦和张仪都是聪明人,在那种消息闭塞的时代,他们懂得如何用口舌来掌握谈判高度。
   但随着进程,小国无望与称霸,大国公族式微,人才的选拔就不那么迫切了,公候们从礼贤下士转变为追求宫殿享乐。也对游说之客的口舌厌倦了,他们多是一些传递虚假信息的家伙。然后孔子就出现了,他的学说真是应对世风奢靡,诚信的缺失。可惜孔学只能治国不能真正的强国,所以也得不到重视。
   四君子是战国后期最后的亮点。但就像孔夫子一样,几个人挽救不了时代的颓丧。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的收拢人才,但这些良莠不齐的人才绝少能为君主国家所用。四君子只是开创了一种养士的谦卑慷慨的风气,并且为后世效仿。战国后期的士大夫莫不已黄金为追求,而这刚好落入秦王的彀中。秦嬴政以兵威征讨诸侯,以万金贿列国之臣卖国求荣,真乃绝世高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周列国志(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周列国志(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