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物语 一月物语 7.0分

现场听平野启一郎和徐则臣的对谈

2017-11-07 15:26:25

今年的上海书展又去了。去书展并不是为了买书,我也没有特别的嗜好,并非冷门书不读,所以普通的书店就能满足我,特别是家里已经买了很多很多的书未读,附近还有市图书馆。

去书展是因为可以参与很多活动,回头想一想也就是傻傻的坐在台下听台上的嘉宾侃侃而谈,现场感而已,认真研读他们的著作应该比听一场讲座更好,但是现场还是有现场的好。

如果不是因为到了现场,我不会接触到平野启一郎的书。当然去听他的现场也是时间刚好。

八月份正好在无锡有十天的业务培训。假公济私,我带着儿子去了,他在周边城市转转,无锡苏州上海。我拣了休息日也赶去上海,一天去上海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百物展,一天上海书展。这天下午正好在展馆听完林真理子的座谈,那场有止庵和毛尖老师。接着进场赶上这一场,因为儿子学日语的,对日本作家更关注一点。平野启一郎和徐则臣老师的对谈,中日七零后作家的对谈。查了下资料 ,徐则臣老师是东海人呢。

至于平野启一郎还真不知道,看到本尊,在感叹,哎,没有伊坂幸太郎帅哦。当然随着对谈的深入,觉得平野先生另有一股帅气。徐老师感叹平野老师比他大三岁,但看起来小十岁不止。很不厚道的赞同徐老师。修身的衬衫,

...
显示全文

今年的上海书展又去了。去书展并不是为了买书,我也没有特别的嗜好,并非冷门书不读,所以普通的书店就能满足我,特别是家里已经买了很多很多的书未读,附近还有市图书馆。

去书展是因为可以参与很多活动,回头想一想也就是傻傻的坐在台下听台上的嘉宾侃侃而谈,现场感而已,认真研读他们的著作应该比听一场讲座更好,但是现场还是有现场的好。

如果不是因为到了现场,我不会接触到平野启一郎的书。当然去听他的现场也是时间刚好。

八月份正好在无锡有十天的业务培训。假公济私,我带着儿子去了,他在周边城市转转,无锡苏州上海。我拣了休息日也赶去上海,一天去上海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百物展,一天上海书展。这天下午正好在展馆听完林真理子的座谈,那场有止庵和毛尖老师。接着进场赶上这一场,因为儿子学日语的,对日本作家更关注一点。平野启一郎和徐则臣老师的对谈,中日七零后作家的对谈。查了下资料 ,徐则臣老师是东海人呢。

至于平野启一郎还真不知道,看到本尊,在感叹,哎,没有伊坂幸太郎帅哦。当然随着对谈的深入,觉得平野先生另有一股帅气。徐老师感叹平野老师比他大三岁,但看起来小十岁不止。很不厚道的赞同徐老师。修身的衬衫,静心修剪过的乱发。两位老师都是侃侃而谈,支持人抛出一个话题,两人都能滔滔不绝的谈上半小时,然后抛回对方,听起来感觉到底是作家,连草稿都不用起的,现在已经有点忘记他们到底谈些什么了。只要回顾他们之间的渊源,平野回忆自己的小时候,为什么走上文学之路,徐老师也说起自己的小时候,觉得卡车司机最帅,可以到处去,他自己班上的同学只有他还在做文字工作。

现场买了两本平野启一郎的签名书。也在感叹,除了这些活动卖书,还有谁专门去找他的书买吗?可惜虽然是对谈,现场并没有卖徐老师的书。回来后在家里这边的大众书局倒看到了,却失去购买的兴致。签名售书是销售的一种手段啊。虽然只不过是与作者在同一空间,但是好像和作者有了默契,后来读熊培云老师的《西风东土》里提到平野启一郎也觉得亲切很多。他真的是很有想法的人呢。

这本《一月物语》 日本明治三十年(1897),一位生活在东京的青年诗人井原真拆为了排解忧郁症而踏上旅途,在旅途中,因为迷于蝴蝶而误入深山被毒蛇咬伤,幸得到住在山中的僧人所救。养伤期间每日做着相同的梦魇。此后井原下山,在旅馆里得知了梦魇的秘密,并揭开了当地十几年前一段可悲却奇幻的往事……故事是如此,他讲起来一步一步深入,像进入梦 魇 ,不知是真是幻有点象看一个现代日本人怎么说书生角度的聊斋故事。当时我在感冒,下午读完本书,吓得一把把书仍在在床上,感觉冷汗直流。

书里引用了一些中国古诗文,我都没听说过,有评价说他是文体家,可惜不懂日语感受不到。有文化的日本人吧。

书只一百页出头,一天可以读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月物语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月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