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与刀 8.6分

文化民族

cocktail

对于个人的认识和理解必须从个人的经历和成长历程上去寻找,但是作为群体来讲这么做的话收获将会十分有限,文化是一个很好的媒介,她由历史提炼,不仅影响当下还会反映未来。

日本自从明治维新后,逐步走上了强国道路,二战末期,协约国也对战后处置轴心国的问题搬上了日程,但是如果一味按照自身的价值观念来判断他们的话,会对经历长期战争后的世界产生计划外的事件,所以对于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稳妥处置是很有必要的,特别是日本。德意两国在文化上和欧洲都同出一体,相对于日本来讲比较容易,参照英法就可以了。唯独日本这样一个岛国,形成了自身的文化体系,很多事并非理性思考就可以得以解释完全的,因此深入日常小事细节得出文化倾向是非常有必要的,处理不当将会给这个疲劳的世界又添一砝码。

日本的一大特点就是对天皇的敬重。无论战时或和平时代,国民上下都展现了这一特征。幕府时代的将军或许不把天皇放在眼里,或许自命不凡,但就没有下手废除天皇,这里的缘由恐怕是值得探讨的。中国的春秋时代,周王朝分封而治,早期周王朝相安无事,各个封主大王还都进贡确保自身地位。但到了后期,不济的小国都遭到了灭国,强大起...

显示全文

对于个人的认识和理解必须从个人的经历和成长历程上去寻找,但是作为群体来讲这么做的话收获将会十分有限,文化是一个很好的媒介,她由历史提炼,不仅影响当下还会反映未来。

日本自从明治维新后,逐步走上了强国道路,二战末期,协约国也对战后处置轴心国的问题搬上了日程,但是如果一味按照自身的价值观念来判断他们的话,会对经历长期战争后的世界产生计划外的事件,所以对于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稳妥处置是很有必要的,特别是日本。德意两国在文化上和欧洲都同出一体,相对于日本来讲比较容易,参照英法就可以了。唯独日本这样一个岛国,形成了自身的文化体系,很多事并非理性思考就可以得以解释完全的,因此深入日常小事细节得出文化倾向是非常有必要的,处理不当将会给这个疲劳的世界又添一砝码。

日本的一大特点就是对天皇的敬重。无论战时或和平时代,国民上下都展现了这一特征。幕府时代的将军或许不把天皇放在眼里,或许自命不凡,但就没有下手废除天皇,这里的缘由恐怕是值得探讨的。中国的春秋时代,周王朝分封而治,早期周王朝相安无事,各个封主大王还都进贡确保自身地位。但到了后期,不济的小国都遭到了灭国,强大起来的七国挤压了周王朝的空间,使得一个象征意义的天子成为了累赘,于是秦昭襄王灭了周室。如果参照这段历史,那么日本在幕府时代各大名的势力还算平衡,所谓圆桌会议就是大将军也没法说什么是什么,达不到指鹿为马的状态,没有绝对的权力也只可能出现对天皇的敬意被视为背叛,一切都还算仁慈。这一切都可能归咎于人口数量,谁都无法召集足够的军队去武统整个日本,加上日本社会无论什么时候都十分讲究等级制,所以很不认同什么人都能参军,“玩一把”。这一点也许延续了中国古代的社会制度,在唐朝科举制度建立之前,贵族等上流社会都是世袭制的,但不同的是,中国古代整个社会是上下关联的,最明显的是战争,军队的建立和招募都是全国动员,日本则相反,国之名的活动都是受限于社会等级,普通百姓是不得参与,也就形成了他们的战争往往在兵力很少的情况下进行的(比较当时的日本人口),那么所谓的大将军取天皇以待之则有点天方夜谭了,动天皇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给自己挖了个坑。百姓没有社会地位升迁的希望,那么即使天皇是虚的存在也不能因此磨灭掉,有点像导火索,不去点燃就不会集中爆发矛盾而使幕府处于动摇的环境中。如此说来,日本整个政治抽离于社会而独自高挂上层都是有赖等级制,无论怎么更迭,都是上层的游戏,下层的百姓还是照样。也许有了这样的历史传统,在日后的“脱亚入欧”全面西化的政策下,日本政府在法制建设上引入和运用就显得阻力不大,没有太多的事需要以历史的身份来解决,本身整个幕府就是脱离于社会基层而存在的,干涉具体民生问题上也就不会是个问题,反而在文明化上走了捷径,这个社会是已经不能再放大了的,丑陋也到此为止。

等级制的思想全面印刻在了日本整个社会中,在整个二战中也有展现。《菊与刀》中阐述的二战中的日本是要将等级制教授给亚洲的其他国家,好让自己处于他们的上级,接受他们印象中的尊敬,实质上是文化的输出。但我个人在《日本帝国衰亡史》中并没有看到战争初期有这么明显的迹象,尤其是在汪伪政府建立之前。当时的日本军方在内阁的话语权不占多数的情况下,下级兵士都较为不满,就有了“下克上”行为,内阁的态度还是很受国际舆论的影响,显得谨慎很多,军人则在日本强大后,没有真正有机会打败一个自己仰视了很久的国家而感到焦虑,因此在小团体中实施各种计划。这里的矛盾就是等级制难道就不起作用了吗?天皇作为日本国的象征是军方远征他国的精神支持,那种号召就会感觉来自神一样,个体的战斗力就有了显著的提升。下级兵士跃跃欲试地要去报销天皇,这是一种“神职”,是一种“义务”,是一种“荣誉”。在这种想法的支持下,只要是为了日本能谋取利益,一切都是值得干的,“下克上”的行为是直接自我认为是对天皇的负责,也就出现了违背上级军官的命令,同时上级军官也认为下级兵士的做法于日本于天皇并没有不妥,即使知情也放之任之。“下克上“并没有颠覆等级制,只不过是换了种方式呈现而已。在本书的洗刷污名一章中,也有提到情绪自我攻击的模式,社会原因则是知识分子的过剩在原有等级制中不稳定,我理解为,整体社会的组成人在社会尤其是明治维新后,有了很大程度上的提升,原本的佃农是不再满足原本的佃农等级,知识的获取至少让他们觉得现有环境没有满足感,导致自我的迷失,一个佃农已经不是在想每年的收成,而是如何满足自我的心理需求,为天皇效忠。曾经在一个网络的历史课堂上听到说,日本的明治维新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新制度给了农民出人头地的机会,但是就我个人接触的感觉而言,等级制还是很牢固的印在了大众的心中,他们绝不会消除这个与他们文化交织在一起的烙印,因为这是他们族群的安全感的存在,唯有各级别需要证明自身对神的义务和义理。撇开理论化的说辞,在《日本帝国衰亡史》中很多书信和文档都很清楚地表现了这点。

中国和日本在发展上有许多类似,所以即使拿来做比较也不为过。同样的维新,同样的闭关…但思维方式的不同,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记得在日本出差期间,神奈川县有一个很普通的公园叫“佩里公园”。完全是用来纪念日本的“黑船事件”,佩里用舰炮打开了日本的国门,让日本幕府认识到了世界的宽广,从而一路走来踏上强国之路。中国在鸦片战争之后,依旧寻找着自己的道路,打不醒还是不愿醒来……这个拿时间是证明了的。我倒是蛮佩服日本的精神,一种相对坦诚的作风,就如同他们不会觉得身体享受是一种罪一样,面对强大敌人的时候也能坦诚学习,而不是抱怨或者怀揣着口号,这非常了不起,也正因为也许这也正是进步的主因之一吧。《菊与刀》展现的是对一个民族的理解和对一个民族的认识,这不能拿着放大镜,这是历史,这是宏观,这也是文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