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vard Square Harvard Square 评价人数不足

Aciman真的不会讲故事

Santorini
Andre Aciman在cmbyn之后写的又一本第一人称小说。哈佛文学系埃及犹太人高才生(就是作者本人)暑假独自留校,空虚郁闷,在咖啡馆巧遇阿拉伯出租车司机大叔,结为莫逆之交,从此开始天天在咖啡馆吹水,讲法语,讨论女人和性。这是本糟糕的小说,Aciman真的不会讲故事。他塑造的人物一如既往地扁平、不可理喻。对白强抖机灵,生硬尴尬如同春晚小品,举个例子,男主和司机第一次见面:

“您是穆斯林?”我回道。
“您可真是个十足的犹太人,老是用问句来回答问题。”
“您也可真是个十足的穆斯林,老是回答错误的问题。”

这种互相配合的调情式的对白太过刻意,就像我在对cmbyn的评论里说过的,所有的对话后,你都听得到是作者的那同一副声音。

这本书的主题是很明显的,而且通过作者的刻意设计呈现在文中:异乡人的身份,对美国文化的抗拒或融合,阿拉伯和犹太的对立,前法国殖民地人民之间的共同体情感。但在那个夏日咖啡馆之外,现实只是很隐约地透了点进来,全书就像充满(没有逻辑的)观点,但缺乏论据的作文,不管作者如何煽情,我都难以被感动。Aciman面对生活,有一种恒久不移的高度近视,他沉溺于自己中产阶级欧洲犹太知识分子的玻璃球...
显示全文
Andre Aciman在cmbyn之后写的又一本第一人称小说。哈佛文学系埃及犹太人高才生(就是作者本人)暑假独自留校,空虚郁闷,在咖啡馆巧遇阿拉伯出租车司机大叔,结为莫逆之交,从此开始天天在咖啡馆吹水,讲法语,讨论女人和性。这是本糟糕的小说,Aciman真的不会讲故事。他塑造的人物一如既往地扁平、不可理喻。对白强抖机灵,生硬尴尬如同春晚小品,举个例子,男主和司机第一次见面:

“您是穆斯林?”我回道。
“您可真是个十足的犹太人,老是用问句来回答问题。”
“您也可真是个十足的穆斯林,老是回答错误的问题。”

这种互相配合的调情式的对白太过刻意,就像我在对cmbyn的评论里说过的,所有的对话后,你都听得到是作者的那同一副声音。

这本书的主题是很明显的,而且通过作者的刻意设计呈现在文中:异乡人的身份,对美国文化的抗拒或融合,阿拉伯和犹太的对立,前法国殖民地人民之间的共同体情感。但在那个夏日咖啡馆之外,现实只是很隐约地透了点进来,全书就像充满(没有逻辑的)观点,但缺乏论据的作文,不管作者如何煽情,我都难以被感动。Aciman面对生活,有一种恒久不移的高度近视,他沉溺于自己中产阶级欧洲犹太知识分子的玻璃球里,从来没有踩在过地上。

考虑到这本书和写过《半轮黄日》的作者、尼日利亚作家阿迪契那本题材相近的《美国佬》(Americanah)同年出版,这两者不被拿来做比较是肯定不可能的。和《美国佬》相比, Harvard Square显得做作,单薄,几乎不堪卒读。同样是写漂泊美国的异乡人,阿迪契的文字真是敏锐,机智,而且有一股不屈不挠的强大活力,写到一针见血处,令人拍案叫绝,虽然她也是市场营销成功的作者。这本书应该很快要出中译本了,强推。阿迪契不像Aciman在学术圈浸淫多年,但她的写作技法真是浑然天成的巧妙。

相比之下,安德烈大叔只会一种写法:开头简要描写一下现实环境,然后马上开始倒叙。倒叙完成90之后开始回到现实,然后用大概三页纸洋洋洒洒表达怀旧之情:那个夏日再也回不来了。43号房搬走了,我原来的宿舍住了别的人。我知道他会在地中海沿岸的某处。我知道我会在那里找到他,我会跟他一起唱那首法语歌,然后谈论那个他为了绿卡而娶的女人。然后我会听到他那姗姗来迟的,传递给我的信息:感谢上帝你找到了我。我很好。我有了两个女儿。我有美好的记忆。我爱你。

是的,这差不多就是这本直男主角的书的最后一段。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