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篇书评,只是一篇实在很想大放的厥词

trortd茶黄绿红

我向来对西方的哲学、文化、社会,以及这些词汇组合所代表的学术方向的研究保留意见。因为我相信哲学存在的必要已经失去了,而且社会学还处在类似经院哲学或巫术的阶段。

读了《羞耻与必然性》的前言和序言,我知道了本书的作者拥有很高的学术地位。他的特点被形容为专业素质的过硬和某种跨界的能力。当开始读第一章的正文,逐渐地,我又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于是忍不住要大放厥词了。(这不是一篇书评)

首先,我应该先去看荷马史诗和古希腊悲剧。

其次,从作者的言辞里,我发现他的确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家伙。不像以李银河李老师为代表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乏味学者,本书作者的语言表现出来难得的生活质感。但是,我难以否认自己的核心体会:他对这些历史、哲学、文化的专业研究的批评,只是在用我不明觉厉的努力,指出其实在是一片乌烟瘴气的废话。

我实在不能对这样一段文字持有另外的看法:第一章第11页

“对希腊人和我们之间关系的哲学兴趣构建了一种有关希腊人的历史论述,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另一种更加宏大的研究和这些兴趣相关,也就是关于把我们同希腊人联系起来的历史的研究。但这并不是我的论题,要从事这一研究,牵涉到或者精...

显示全文

我向来对西方的哲学、文化、社会,以及这些词汇组合所代表的学术方向的研究保留意见。因为我相信哲学存在的必要已经失去了,而且社会学还处在类似经院哲学或巫术的阶段。

读了《羞耻与必然性》的前言和序言,我知道了本书的作者拥有很高的学术地位。他的特点被形容为专业素质的过硬和某种跨界的能力。当开始读第一章的正文,逐渐地,我又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于是忍不住要大放厥词了。(这不是一篇书评)

首先,我应该先去看荷马史诗和古希腊悲剧。

其次,从作者的言辞里,我发现他的确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家伙。不像以李银河李老师为代表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乏味学者,本书作者的语言表现出来难得的生活质感。但是,我难以否认自己的核心体会:他对这些历史、哲学、文化的专业研究的批评,只是在用我不明觉厉的努力,指出其实在是一片乌烟瘴气的废话。

我实在不能对这样一段文字持有另外的看法:第一章第11页

“对希腊人和我们之间关系的哲学兴趣构建了一种有关希腊人的历史论述,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另一种更加宏大的研究和这些兴趣相关,也就是关于把我们同希腊人联系起来的历史的研究。但这并不是我的论题,要从事这一研究,牵涉到或者精通或者忽视几乎整部西方世界思想史。”

这段话的意思大概是说,对于一个事物,文科生可以从很多“层面”去研究,而且每一“层面”的研究都是巨大、复杂、困难得难以想象。我强烈地想要说,物理学家的工作是怎样进行的呢?全部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工作是怎样进行的呢?

我当然知道人是活的,所有研究人的行为很困难。但问题的关键是你研究人的什么?你对人提出了什么“问题”?这一段文字很典型地表面,文科生总是对人提出一些不着调的问题。什么是思想?你什么时候在生活在见到了思想?你什么时候发觉社会的运转需要思想?你在街上和某人不小心磕碰、踩脚的时候,你和对方以及停下来或不停下来的路人,谁使用思想来做出行动?你有思想吗?你的思想被谁写在了什么地方吗?假如你觉得你有思想,你觉得别人能说出你的思想吗?四舍五入一百次,你同意你和你身边的人有某种一致的思想吗?只要这句高度浓缩的概括不是一句废话的话。再四舍五入一次,你认为可以,那么与你居住的城市比邻的那个地方呢?他们四舍五入一百零一次以后浓缩出的那句思想和你们的一样吗?

这就是我认为的全部西方哲学、文化、社会、历史研究的最大问题,他们总是提出一些压根不存在的问题。爱丁顿爵士说的好:“存在”在字典上的示意是‘大写的‘是’’,那么“我存在”的意思就是“我是”,我是……然后呢?

爱丁顿爵士干脆假设“存在”与“不存在”为宇宙模型的最基本的量子的两个量子状态,然后计算得出了确立在它之上的全部的量子状态的数量。我也效仿他一次,小小地效仿他一次。

1

我认为不存在偶然和必然的区分。因为世界是决定论的。因为我相信物理研究,物理研究告诉我们宇宙是决定论的,你否认这一点只能说明你还不够理解物理。既然是决定论的,就没有所谓的偶然,一切都是必然。也就没必要区分二者。偶然这个概念是人的局限性造成的,我们终究不能体察、理解、预测太多(相对于宇宙的体量来讲),所以我们就把所有没能引起我们注意的、不容易解释的称为偶然。“偶然”是要有统计学条件的。不足够复杂、大量的事件集合无从谈到“偶然”。

然后,我们不能做任何对于历史的假设。因为真相只有一个。我们还在对历史提出假设,只是因为我们还相信偶然。

2

我们可以对两个事物或人进行比较,但不能只关注它们的不同之处。过多地强调不同,会让所有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这些不同比相同多,这些不同比相同重要。我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太多的人表现得极其需要这样行事。有些人仿佛只要向自己证明“人是最特殊的,是其他一切无法比拟和替代的、超越的”就够了。这简直是一种病态!

3

取消高中的文理分班,取消大专院校的哲学学院。哲学从今以后只能作为一种兴趣,给予其与小说同等的地位。诗的地位凌驾于小说、哲学至上,而且小说、哲学的著作同样也可以凭借其卓越的文字而被称为是诗。

其实我还有牢骚,只是不愿意费劲了。

啊,想起来艾柯,在读到第一章第12页的时候我饶有兴味地想起来艾柯的那“白痴、傻子、蠢货、疯子”的四分法。本书作者就是那种最昂贵的蠢货。“或许借助于一种不同于我们的逻辑体系,我们的愚蠢就会成为他们的智慧。全部的逻辑史就在于确定一种能为蠢货接纳的基本理念。太无边无际了。任何伟大的思想家都是另一个思想家眼中的蠢货。……一种思想的愚蠢是另一种思想的无条理的表现。”

多么贴切!精准!生动!

“全部的逻辑史就在于确定一种能为蠢货接纳的基本理念。”

只有文科生用得着逻辑学!

果真胜任逻辑的人不需要逻辑学,倒是应该去学学计算机编程。

附:艾柯《傅科摆》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时不时地成为白痴、傻子、蠢货或是疯子。这么说吧,正常人就是合理地将所有这些成分、这些理想类型混合在一起的人。 ……白痴是话都不会说的那种人,他流着口水,身体有点痉挛,他会把冰淇淋扔到额头上去,因为他缺乏协调能力。他进旋转门会误入反方向。……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总有办法。所以说他是白痴。我们对他不感兴趣,您可以立即识别出他来…… ……傻子就比较复杂了。这是一种社会表现行为。傻子就是那种说话不着边际的人。……这种人想说杯子里的东西,可不知怎么的,他说的却是杯子外的事。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用一个通用名词来表达,就是那种不识相的人,他会向刚刚被妻子抛弃的人问候‘您那漂亮的夫人好吗’,……傻子还是很招人喜欢的,特别是在上流社会。他会使所有人都陷入尴尬境地,但是之后他又给人们提供了许多谈资。就其正面讲,他变成了外交家。当其他人不识相时,他不着边际的谈话反而可以岔开话题。……傻子不会说猫在汪汪叫,只是当别人谈论狗时,他却说到猫。他弄错交谈的规则,而当错得好时,就妙极了。我认为这一类正在走向灭绝,她们是资产阶级崇高美德的持有者。需要一个维尔迪兰沙龙,或者甚至盖尔芒特之家。 ……蠢货不会在行为中出错,他会错在理性思维中。蠢货会说所有的狗都是家畜,所有的狗都会汪汪叫,而猫也是家畜,因此猫也会汪汪叫。……蠢货也能说对一件事,但那是出于错误的思维。……蠢货是非常狡诈的。傻子您能立即识别出来(更不用说白痴了),而蠢货却几乎会同您一样思考,虽然有一点极微小的差别。蠢货可称得上是谬论推理大师。出版社的编辑对这种人毫无办法,需要花费无穷无尽的时间和精力与其纠缠。我们出版了很多蠢货的书籍,因为他们一开始便使我们信服了。出版社的编辑不会被要求能识别蠢货。难道这不是科学院的责任吗?为什么出版社应当做这种事呢?……我们处于蠢货的包围之中。……唉,对呀,我们总是被蠢货围困。或许借助于一种不同于我们的逻辑体系,我们的愚蠢就会成为他们的智慧。全部的逻辑史就在于确定一种能为蠢货接纳的基本理念。太无边无际了。任何伟大的思想家都是另一个思想家眼中的蠢货。……一种思想的愚蠢是另一种思想的无条理的表现。 ……疯子立刻就能分辨出来。他是不知诡计为何物的蠢货。蠢货也有自己的逻辑,尽管是歪逻辑,但他企图用它来证明自己的论点。但疯子却不在乎逻辑,他脑子是短路的。对他来说,一切可以证明一切。疯子的想法很顽固,他能找到的所有东西对他都适用,都可以作为论据。疯子可以从他对待证明的随便态度和轻松找到感悟与启迪这点中识别出来。】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羞耻与必然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