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炯集笺注 杨炯集笺注 评价人数不足

筆記

右文
2017-11-06 看过

卷二《奉和上元酺宴應詔》“襄城非牧豎”,注引《世說新語》山簡襄陽高陽池事,謂“非是山簡狂飲襄陽,乃酺宴醉酒”云云。按,當引《莊子·徐無鬼》:“黃帝將見大隗乎具茨之山……至於襄城之野,七聖皆迷,無所問涂。適遇牧馬童子,問涂焉。” 卷四《大唐益州大都督府新都縣學先聖廟堂碑文》“四子乘風,來聽中和之曲”,注以為指商山四皓,謂“四皓嘗輔佐漢高祖太子,此以周王為益州大都督,故及之,言其鎮蜀有方”云云。按,王子淵《四子講德論》:“ 褒既為益州刺史王襄作中和樂職宣布之詩,又作傳,名曰《四子講德》,以明其意焉。”“四子”謂此。 《遂州長江縣先聖孔子廟堂碑》“都市三言,終有山君之暴”注以“三言”為“再三告知市民”,“山君”引《晉書·郭璞傳》以為指驢山君鼠。按,《戰國策·魏策二》:“龐葱與太子質於邯鄲,謂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否。’‘二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疑之矣。’‘三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信之矣。’龐葱曰:‘夫市之無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今邯鄲去大梁也远於市,而議臣者过於三人矣。愿王察之矣。’”“都市三言”謂此。又,《說文·虎部》:“虎,山獸之君。”《駢雅·釋獸》:“山君,虎也。” “按東海之金刀”,注以為“當指越王勾踐獻吳王之寶劍,東海乃勾踐自報之籍貫”。按,《西京雜記》卷三:“有東海人黃公,少昔为术,能制蛇禦虎;佩赤金刀,以絳繒束髮,立興雲霧,坐成山河。”“東海金刀”謂此。 “蜀門荷戟”,注引陸士衡《豪士賦序》“袨服荷戟立乎廟門之下”語,以為“喻楊令在蜀為官守土,蜀有劍門,故有如廟門荷戟之士”。按,《晉書·羊祜傳》:“蜀之為國,非不險也,高山尋雲霓,深谷肆無景,束馬懸車,然後得濟,皆言‘一夫荷戟,千人莫當。’” 卷六《後周青州刺史齊貞公宇文公神道碑》“公少丁外艱,州黨稱其孝,齊武皇帝見而歎曰:‘可謂吾家曾閔。’”,注前引《南齊書·高祖十二王傳·蕭映傳》,以為映長子子晉梁初謀反,兄弟并伏誅,墓主宇文彪父平樂侯乃子晉之弟,當亦在伏誅之列,遂以此處丁外艱為梁初時事。按,既云梁初,齊武帝寧及見之?按此處文意,平樂侯必亡於永明中。 “尚書武庫,抑有前聞。侍中重席,曾何足云”,注於上二句以“尚書武庫”為少府尚書所管武庫,復引《漢書·周勃傳》趙涉說周亞夫抵雒陽入武庫事,以為“謂周亞夫‘從天而下’之故事,曾聞名於前”。於下二句但引《禮記》及《藝文類聚》語注“重席”。按,《晉書·杜預傳》:“數年,復拜度支尚書……預在内七年,損益萬機,不可勝數,朝野稱美,號曰‘杜武庫’,言其無所不有也。”《後漢書·儒林傳·戴憑傳》:“正旦朝賀,百僚畢會,帝令群臣能說經者更相難詰,義有不通,輒奪其席以益通者,憑遂重坐五十餘席。故京师為之語曰:‘解經不窮戴侍中。’”此以墓主嘗官五兵尚書、侍中,故引杜預、戴憑事比附爾。 卷七《唐恒州刺史建昌公王公神道碑》“既導德而齊禮”,注引《晉書·唐彬傳》“彬道德齊禮”語。按,《論語·為政》:“道之以德,齊之以礼,有耻且格。” “無笑客之美人”,注引《世說新語》王敦食澡豆為婢所笑事。按,《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平原君家樓臨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樓上,臨見,大笑之。” 卷十《梓州官僚贊·參軍事太原王令嗣字復贊》“夷吾器小”,注引《晉書·郤詵傳》詵對策“夷吾淪於小器”語。按,《論語·八佾》:“子曰:‘管仲之器小哉!’”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杨炯集笺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