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生命的挣扎都是一场炮火连天的战乱

仲北
我深觉,没人能忘却封面上那笔短句。无论读前读后。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闹地生长。”而这场生长大戏,又何尝不是那段硝烟的独白?
1911年的南威尔士,煤矿是比利的整个世界,就像1914年艾瑟尔躺在泰-温格的栀子花套房里奉献出自己的初夜。也许一切早已注定---既然肮脏的灰尘永远无法染指圣洁的殿堂,那么就让它毁灭吧,去入侵金制的高贵肺部,使其害上致命的痨病。即便是进步如茉黛也始料不及。就像碧从不去想多年后的某个八月,那些低贱的农奴之子会突破圣彼得堡坚不可摧的防线,和格雷戈里一样去追随列宁的行步,最终走下抵达波兰的车厢。但茉黛始终比艾瑟尔幸运得多,艾瑟尔不再相信爱情,而她纵然与亲爱的沃尔特将成为敌对---“我们相互间的仇恨会持续多久?一年,十年,还是永远。”上苍总还是赐予他们一夜夫妻的光阴与劫后余生的相守---“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哪里。”或许只有格斯明白,只有彼此相爱才是最重要的。而艾瑟尔唯有和比利一起,走过破败的国家,走过阴暗的天堂,走过宁静的地狱......
这终究是国家间的一场荒唐的闹剧,上演着无数男男女女的生命史诗,在每一次的序幕里散场。所谓巨人,无非就是旧世界里的...
显示全文
我深觉,没人能忘却封面上那笔短句。无论读前读后。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闹地生长。”而这场生长大戏,又何尝不是那段硝烟的独白?
1911年的南威尔士,煤矿是比利的整个世界,就像1914年艾瑟尔躺在泰-温格的栀子花套房里奉献出自己的初夜。也许一切早已注定---既然肮脏的灰尘永远无法染指圣洁的殿堂,那么就让它毁灭吧,去入侵金制的高贵肺部,使其害上致命的痨病。即便是进步如茉黛也始料不及。就像碧从不去想多年后的某个八月,那些低贱的农奴之子会突破圣彼得堡坚不可摧的防线,和格雷戈里一样去追随列宁的行步,最终走下抵达波兰的车厢。但茉黛始终比艾瑟尔幸运得多,艾瑟尔不再相信爱情,而她纵然与亲爱的沃尔特将成为敌对---“我们相互间的仇恨会持续多久?一年,十年,还是永远。”上苍总还是赐予他们一夜夫妻的光阴与劫后余生的相守---“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哪里。”或许只有格斯明白,只有彼此相爱才是最重要的。而艾瑟尔唯有和比利一起,走过破败的国家,走过阴暗的天堂,走过宁静的地狱......
这终究是国家间的一场荒唐的闹剧,上演着无数男男女女的生命史诗,在每一次的序幕里散场。所谓巨人,无非就是旧世界里的小小角色罢了,他们挣扎在新世界的顶端,等着再次变旧,陨落成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